search
伊朗,一次別離

伊朗,一次別離

伊朗之於我,三個印象,足球、石油、伊斯蘭!

其實,有時候對於一個陌生的國家時,用電影去試著了解這個國家,我覺得是一個不錯的形式!有信仰的人除了太極端的一類,大部分都比較善良,宗教的力量無形確足夠強大!

《納德和西敏:一次別離》是阿斯哈·法哈蒂導演的一部電影。導演用冷靜、客觀又充滿關切的鏡頭風格,展現了當代伊朗人在親情和宗教生活方面的糾結,影射批判了伊朗等級分明社會現狀。

劇情沒有強烈的衝突,故事慢慢展開,確把我的心拽了進去,導演對每一個人物並沒有交代性格之類的鋪墊,也沒有所謂的主角,但是每一個角色都是必不可少的。

女主人西敏應該是再也忍受不了這樣的生活,不是對丈夫失望,而是對社會失望,她想讓女兒得到更好的教育,在更好的環境成長,於是她選擇離開。

在這件事上丈夫納德不能和她達成共識,如果是其他的決定,有分歧也不算什麼,可是移民,關乎離開,達不成共識,就只能選擇分開。

老年痴獃的父親是納德最放不下的事情,他沒有選擇,西敏似乎也沒有給他選擇!西敏離開家時,痴獃的老人張嘴叫了幾聲西敏,西敏,這能看出她對老人也是盡了孝心的。

接著,一樁又一樁事突然襲來......



電影前半部分的很多情節,在後半部分都得到了很好的呼應,保姆詢問家庭教師婦產科醫生的電話到後來的家教出來作證,老父親每天詢問的報紙到他自己出門到報紙攤,每個情節發生的都那麼自然,又很必要,沒給人帶來突兀或不合時宜的感覺。

但值得注意的是,導演故意省略了兩個片段,一個是保姆去找父親時發生了什麼,另一個是納德把保姆推出門外,保姆到底摔在了哪裡?

我估計導演是把這兩個問題丟給了觀眾,讓觀眾透過影片的敘述,通過對這兩個角色的理解來自己做一個定奪。

保姆是善良的,她雖然貧窮,但是對主隊孩子對丈夫極其忠誠,對那位痴獃的老人所做的一切也體現了她善良的一面。

納德是善良的,他愛他得妻子,愛他得孩子,對他得父親不離不棄,在他起訴保姆照顧老人不當導致老人受傷時,選擇了誠實面對。

沒錯,他撒謊了,他知道保姆懷孕,在女兒第一次質疑他得時候他沒承認,那出自西敏對他得了解。

第二次,他卻自己暴露了,他懷疑到保姆在被推倒之前去看醫生可能就是胎兒已經出了問題。

這一次,女兒自己發現了證據,她再次與納德對話,這回納德承認了,他的解釋也似乎合情合理,撒謊,好像變成了人得本能......

電影完了,我像最後鏡頭裡的納德夫婦,傻坐了好久好久。我在想,這種片子,若是的電影人,會如何拍?

會不會像電視欄目《今是說法》?《法制與社會》?還是《尋情記》?

總之,一定會拍得新聞不像新聞,故事不像故事。主題無論怎麼升華,都甩不掉偏執、做作和小家子氣的烙痕,原諒我說出了我真實的想法。

如果你不同意我的觀點,沒有關係,請你去看看這部影片,看完后,或許你對伊朗已經產生了莫名的嚮往。

當然,光憑一部電影了解這個國家是不夠的;那麼,不妨在國慶期間,讓我們一同走進這個國度,去波斯帝國揭開它的神秘面紗吧!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