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不養娃,不知道自己有多「惡毒」

不養娃,不知道自己有多「惡毒」

1

先說上周日的經歷:

我帶小妞兒上音樂課,一個大教室,老師在中間彈鋼琴,十二個小朋友圍繞在老師周圍,家長們一一坐在小朋友身後。

自從上課開始,左邊的媽媽就不停地在提醒孩子:

——「看老師,注意看老師」

——「別老弄裙子,抬頭」

——「認真聽,好好回答問題」

——「哎呀,你幹什麼呀,我說話你聽到沒有」

雖然她覺得自己聲音很小,只是趴在孩子的背後說,但是,我的聽力實在是太好了,一字不差都聽進去了。當時我那個煩躁呀,真想給她一巴掌,問問她:

「你家孩子能來上音樂課,肯定不傻吧,用得著你這麼提醒嘛」

「你像只蚊子一樣嗡嗡不停,還讓孩子聽老師的,她能聽到嘛」

「你有沒有真正看見孩子,感受下孩子為什麼不看老師。如果你看到她裙子有一點不工整,她特別著急地用小手想把裙擺弄好,你幫助她一下,不就解決了嘛」

右邊的媽媽就更有過之而無不及!老師提了一個問題,讓小朋們舉手上台回答,全場12個小朋友,3個沒有舉手,一個小男生,一個是右邊那位小姑娘,還有就是我家妞兒。說實話,當時那個情形,我第一反應也有點兒著急,心想不應該呀,我家小妞兒應該很積極呀!

好在我立刻觀察到了自己的情緒,停頓了一秒,仔細一想,其實我是虛榮心作祟,覺得我的孩子沒上去,我很沒面子。於是,閉嘴!再看我家小妞兒,很開心地看著其他小朋友在上面表演呢,做個觀眾,不也挺好嘛!

但是,重點來了,右邊出事了。那位媽媽一看自家小孩沒舉手,不高興了,拉著臉開始說教:

——「你怎麼沒舉手呀?為什麼呢?」

——「你看看其他小朋友,都上台回答問題了,多好呀,多勇敢呀!」

——「媽媽帶你來上課,花了錢,為了什麼呢?你不上台回答問題,多可惜呀,你能學會嘛?」

這位媽媽越說越激動,越說越覺得自己有道理,腦袋往前伸著,像一隻鬥雞,卻唯獨沒有看到,自己的孩子明明開心地看著表演,卻被她反覆地數落、打擾而眼睛漸漸失去光彩,直到低下頭,小聲哭泣。媽媽更有性格,看到孩子哭了,又訓斥了孩子一句,扭頭兒出教室了,孩子頓時大哭起來。

2

再說我當時的感受:

那一瞬間,我的心隱隱作痛。四五歲的小姑娘,被媽媽那麼說教、嘮叨、指責,內心得有多失望,多難過啊!舉手也好,不舉手也罷,都是孩子的問題,讓她自己選擇就好,本身一次單純的事件很快就可以過去,但是經過這位媽媽親自導演的一場發怒戲而徹底變味兒了。

我看到孩子眼中的委屈,憋紅的小臉,緊緊攥著的小拳頭,使勁兒捶打自己的腿,但是這一切卻敵不過她那位「盲人」媽媽的一顆麻木的心。

一節課,兩位媽媽與孩子的互動,讓我深受刺激!我寧願相信,這兩位媽媽都是愛孩子的,但是這樣的溝通,真的是在表達我們對孩子的愛嘛?為什麼我作為一個旁觀者,只看到了緊張、憤怒、悲傷、甚至絕望,卻絲毫看不到愛呢?到底是回答問題重要、表現重要、滿足媽媽的需求重要,還是讓孩子在學習中體會音樂帶給她的快樂,帶給她的美好,帶給她和媽媽在一起的經歷重要呢?

我們絕大部分的父母都高喊著愛孩子。的確,我們花錢上培訓班,聽各種育兒課,又讀書又記筆記。也捨得給孩子花錢,各種高大上的活動安排著,各種高級衣服穿著,各種健康食譜備著,真是物質和精神同步,兩手抓兩手都要硬!

我也一度這樣欺騙自己,一直做著「盲人」媽媽,只顧著聽專家的、聽經典理論的,卻從未真正看見自己,看見孩子,因為我的心是不自由的,有很多束縛,很多壓抑,已經慢慢感受不到自由和快樂了。

3

我自己是如何做的呢?

我每天一起床,腦子就開始運作,小朋友的一天該如何安排,什麼時候起床、洗臉刷牙、上幼稚園,晚上回來都有什麼活動,何時講故事,何時洗臉刷牙、睡覺。就像電腦程序一樣,它已經徹底植入大腦,讓你感覺不到它的存在了。而這些,無處不在的都是時間、習慣、管理,說白了就是「控制」。

我會在送小朋友去幼稚園的時候,順便給她講講道理。比如:到了幼稚園要和老師打招呼呀,在幼稚園和小朋友要好好相處呀,懂得分享呀。中午要好好午睡,這樣才能長得高呀。要多吃青菜呀,不能挑食呀……貌似和善的背後,依然體現著我的控制,想塑造一個與我想象中一樣的乖乖女,因為我的母親也是這樣教育我的。

正如李雪老師在《當我遇見一個人》中寫道的,「早期我們和父母的關係,內化成我們的性格,決定了命運。人的一生,就是在一遍遍輪迴童年的幸與不幸。童年經歷如木馬程序一般寫進每個人的潛意識,精準控制著人生輪迴。」

每天晚上下班回家,我都貌似在陪孩子。但是,當我統計一下自己看手機的頻次和時間,也嚇了一跳,原來我不是在陪孩子,而是在陪手機呢。我也每天都給她閱讀時光,陪她讀很多本書,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內心經常是急躁的,想趕緊給她講完,趕緊讓她睡覺,這樣我才能繼續做我自己的事情。

在我所謂的愛孩子的背後,隱藏了我尚未解決的自己的問題。這樣看來,我對她的愛,依然是有條件的,而不是無條件的,全然的接納。

我和小妞兒會產生衝突,甚至比較激烈,我會很大聲吼她,企圖用我的聲音壓倒她,其實是我的內心在恐懼。我是媽媽,我代表著權威,代表著正確的經驗,代表著智慧,代表著最崇高的三觀。我不教育你,豈不讓別人笑話;我不說你,豈不等於看著你走向墮落;我不批評你,豈不代表著我對你的驕縱和溺愛!

以上這些,時常在我的腦子中盤旋,因為都是我媽媽經常對我說的,也是我的很多長輩對我說的,更是我的很多朋友對我說的。我聽了所有人的話,卻唯獨沒有聽到我的寶貝的聲音,這個唯一經由我而來,最自然、最真實、最能夠救贖我的這個小生命的聲音。每次在發脾氣的那個時刻,我的大腦就進入低進程模式,此時我和一隻原始動物毫無區別。而每次,那個弱小的聲音,那對渴望的眼睛,那雙張開想擁抱我,企圖與我和解的小手,常常被我刻意地忽視、無情地推開。

甚至到氣急了的時候,我心裡還會痛斥她幾句,誰讓她不聽我的,就要讓她吃吃苦頭。敲下這段,真是讓我心驚肉跳,我的內心居然有這麼惡毒的一面,天哪,我是個多麼恐怖的媽媽!

我還會經常用表面的和善,偽裝的技巧,假裝的溫柔去安撫我的女兒,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這一切的背後,都有我的動機,希望她配合我,服從我,追隨我。

我也會經常義正言辭地教育她、苦口婆心地開導她、甚至情緒激昂地打動她,但是,也只有我自己知道,這一切的背後,都有我的目的,希望她可以符合我的預期,希望她可以符合社會公認的所謂正確的價值觀、希望她可以過上別人眼中艷羨的美好生活。

4

然而,這些是孩子想要的嘛?

她註定一出生就要背負我們這麼沉重的期望嘛?我們的父母,在我們出生時,應該也是具有同樣的期待吧?結果呢?我們快樂嗎?每一個被父母精準控制、經常說教、嚴厲批評和處罰的孩子,都有感受到父母的愛了嗎?現在的你,發自內心地感謝那些挨打、挨罵、被說教的經歷嘛?還是更被那些與父母間溫暖、有愛的回憶所觸動?

孩子的生命到底該由他自己去體驗和經歷,還是該由我們來引導和操控?

我不由得想到享譽世界的心靈導師克里希納穆提在《教育就是解放心靈》這本書中提到的:「我們日常生活中的訓練、方法、體系造成了一種習慣模式,一種重複活動,因此造就了一個機械的心。知識的持續運動,無論它是多麼的專業,都會使心陷入陳規,陷入一種狹隘的生活方式。學會去觀察和理解知識的整個結構,就是喚醒智慧的開始」,「接受和服從都是傳統的組成部分。文化越是古老,心就越是被過去束縛,越是活在過去。」

是啊,我們做父母的卑微就在於,我們無法拋棄自身的局限,卻又總用我們覺得經典的、所謂正確的知識和經驗,去讓我們的孩子被動地接受與服從,結果就只能是束縛了他們的心靈,扼殺了他們的自由。這樣看來,我們都是多麼惡毒的人啊!

如果你發現了自己的「惡」,那麼恭喜你,覺知是第一步,請大膽開啟自我的覺知之旅吧!

如果你發現了自己的「善」,那麼更加恭喜你,請繼續帶著這份善去照亮和溫暖你的孩子吧!

願全天下的孩子都可以被這世界溫柔相待!

作者姜姜

公號「未發現的自己「

對外經貿大學小碩畢業

央企物流運營管理總監

美國正面管教家長講師

琳洛特親授鼓勵諮詢師

三課父母育兒讀書會導讀師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