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河南林州:從羊腸板到盤底村

河南林州:從羊腸板到盤底村

原創 :世一 我曾是戰士

已經好久未寫過遊記了。不寫不等於沒有遊走,不寫不等於人生沒有經歷,不寫也不等於沒有記憶,游的是心情,記的是感受。不寫是因為沒有等到合適的契機吧。

十年前還很年輕,玩心重重地加入登山出遊的行列,拿著相機登上太行最大的感悟就是把大山踩在腳下后征服自然的一種痛快。多年後,已近不惑,當我再翻看那些曾經的老照片時,感受中更多的是多了一份對大自然的敬畏之心。時光真是個讓您讓愛又恨的東西,匆匆中,它就從你的懈怠稍縱中溜走,想拾起的只有那留在你記憶中的回憶片斷。

十年後,這個契機終於來了。

這是多年以後的首次隨著登山隊登山。起點是從壺關橋上鄉十八盤下面的羊腸板經葦則水村到盤底村。全程不到10公里,對於很久沒有跟著大部隊爬山的我還是有點想法的。不過山裡人家老哥說的好,「你這兩條 腿正常的還走不過人家曹仙瘸腿的嗎」?(因隱私關係,文中出現人名全為網名,敬請朋友諒解!)仙是我的一個老色友,既拍片又登山還有個愛好是好酒,喝酒還挺能喝,起了個仙的雅號。其實仙腿不瘸,只不過是近期腿不得勁,登山不快罷了。聽說我想去,又有顧慮,他熱情地說,啥都不用帶,飯,豬頭肉他都包了。話都說成這樣了,去。重新爬爬山,為了健康,為了自已。

8點發車,9點24分到達登山始發點。滿滿四大客車的登山隊員們聚成了壯觀的登山隊伍。

這是個群山環繞中的小山谷。山中有山,山外有山來形容它是最貼切不過了。

初春時節,山還是灰色的主色調,溪水也還在悄悄地流淌著。只有五顏六色的人給靜靜的山帶來了生機,其實游的是心情,用不了幾天,春天的風就會喚醒山川大地萬物的,到時候定是另一番天地。

走著走著我又落到了一百多人隊伍的最後面。不是體力跟不上,而是太行的氣勢吸引著我。走進自然,世間萬物讓我靜靜地仰視。

轉回頭,隊伍似一字長蛇,順著不知何年何月何人修砌的石階小路,依山勢斗折盤旋而上。

登山的隊伍素質畢竟是參差不齊的,不多時我又跑到了隊伍中間,轉過來把他們放入我的鏡頭前景中。

一個小時后,我們已登上半山腰一座破落的小廟,我坐到了水泥打制的護牆上。仙給我用手機來一張。

坐在護牆上,東望過去,太行山川連綿起伏,三四個小尖尖狀的山峰冒了出來,不由讓我想起那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的詩句來。

休息幾分鐘再往上走,就是成片成片的落葉松林,我想這應該是多年前的飛播造林的產物吧。

行走不過半個鐘頭,我們終於登上了太行山頂。雖然是陰天,但山頂之上,梯田縱橫,溝壑千重,青山黃土之上,太行山上依然充滿生命氣息。

陰沉的天色下,兩棵孤零零的樹挺立在重重山田中央。看著它們多像一對夫妻,戀人,不離不棄,生命不息,抗爭不止。

走在這樣的山頂道路上,即使背負十多斤器材也不感覺到累,有時候活著的確是一種心態。

把登山隊員納入我的前景里,如果天好,再過十多天的話,應該景色更美。

老李頭和此次的領隊,十年前就是在他的組織下登山,這可是林州登山界的元老級人物了。

走不時,遠遠地看到了山頂上的一個小村,這就是葦則水了。從百度可知:葦則水村位於壺關縣東南部74公里處。版圖面積2.7平方公里,全村現有38戶,150口人。全村林業面積2774畝,耕地面積139.75畝。主要農作物玉米、土豆。

中午就是在這裡休息吃飯了,還是先村中轉一轉吧。

這裡的民居特色與林州山區最大的不同還是屋脊房頂的用料不同,牆體大多用石,磚,外抹黃泥。

這是一處有點年頭的老房子,可惜房門緊鎖,只能在外邊拍下它的歷史滄桑了。

牆面上斑駁的老標語真正道出了太行山上土地的貧瘠與人類與自然抗爭的精神。

這是一戶人家石頭徹成的石頭房的窗戶造型。

又是一處房門緊鎖,這樣的山村,也僅僅見到了十餘戶人家有人,大多數都是這樣的情形,他們都下山去打工了吧。

這樣的物件山西多見,是盛玉米用的,林州見不到。

在轉悠中,遇到村中的一位老人,他要去村外邊維修受損的山路。

我們的到來,給山村帶來了活力。隨著時代發展,山裡人的頭腦也在改變,原來不值錢的山貨也成了香餑餑。這位大嫂一會就把一布袋的山核桃賣個乾淨。

一戶家院內冒出了炊煙,12點多了,到飯點了。

一戶人家中,正在吃中午飯的一家人,孩子跟著老人過,沒有細問,猜想她的父母應該在山外打工吧。整個村中沒見幾個孩子,打聽后得知,現在子上國小都要去縣城上了,鄉裡邊都沒有,上個學不容易,是真的嗎?至少在咱這裡,想在本村上學已成歷史,都要跑到鄉里鎮上,甚至市區上學了。

坐在村高處,吃過飯的一位老人坦然的看著我的鏡頭,隨後的交談中得知,山裡時常見到我們這樣的登山觀光客,然而村中的人卻大多數都出去了。大山隨著時代的變化也在靜靜地改變。

又是一家人飯後坐在自家院子里。看到我的鏡頭自然的笑對,連家中的狗也配合的扭過臉來看向我。

繞了一圈走到村東頭,熱情和我聊著天的鄉親。

這就是我和仙的午餐。來時,準備了火腿腸,果汁,熱開水,配上熱乎乎的大米飯炒青椒絲,席地而坐,一番登山消耗體力后吃起來真是香甜的很,席間旁邊樂樂還把他做的米飯舀了些來,喝了曾經家屬院里老熟人的勁酒,更有不認識的女士送過來飯菜,這種感覺很溫馨。

看一看旁邊的美味,登山隊組成了一個大家子,你帶冷盤,我帶米,大家圍坐一團,共亨登山之樂,健康生活。

吃過飯,稍事休息,上路。

途中很多這樣的松針林,鋪滿松針葉子的山路走起來很舒服。

長長的隊伍,行走在太行山林里。

前往盤底的途中僅僅看到了三五座民房,從側面看,房子完好如新。

轉到前邊,卻是斷壁殘垣,房頂漏風。

風吹草動,遍地黃。

這曾是一個自然村吧,村前有一大片一人多高的蘆葦叢,風吹草動,寫滿荒涼。是的,太行山上很多這樣的場景,人去屋空了。

走吧,又翻上一道山樑,忽然視線開闊了起來。

太行山川就在眼前,雖然天色陰沉,風雨將至,此時的灰色調給大山揮上了一層厚重的色調,黃色的野草,青色的山。

這就是我們下山的路了,它就在前邊,雨點已打下來了,註定這是一次洗禮,洗掉大山冬季的灰塵,迎新2017年的春天。

小心地走,慢慢地下。

風雨中,孤山就在那兒。關於它的傳說自不多言,但就其形就讓人震驚於大自然的牛氣呀,此種山勢,八百里太行獨一無二的風景。

雨忽大忽小,山路難行,小心再小心,行走間不忘記錄下隊伍的軌跡。

這樣的路如果上的話,應該是比較累的,因為單下山就讓你精神集中無他,一路下行,緩衝地帶極少,對腳是個考驗。

這是此次途中唯一拍到的女隊員。仙是老驢了,見誰都拍,慫恿著我拍,其實我不會拍人像,怕拍不好呀。

雨不知何時已停了,這時我已走到山下,走到了孤山的旁邊,可以近距離仰望孤山。

這就是盤底村了,與我映像中有了太多的偏差。它的古在哪裡呢?它的億萬年前的魚化石,他那孤山山頂上的墓冢,晏子墓。傳說這是春秋末齊國大夫晏嬰的墓冢。又在哪裡呢?時間不等人啊,客車已在停車場等候,雖然才剛剛下午三點呀,看著一個個疲憊的身影,直奔車子,我想註定此次要留下遺憾了。其實人生中總是充滿著遺憾的,正因為有了遺憾,才更珍惜眼前,更讓我們為了不留下人生的遺憾而努力向前。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