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月入20萬? 中國網路女主播驚動了BBC!不少背後的故事出現在鏡頭前…

月入20萬? 中國網路女主播驚動了BBC!不少背後的故事出現在鏡頭前…

FM93交通之聲綜合自英國那些事兒(hereinuk)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繫

之前BBC寫過的海外代購們。這次,它們的目光又聚集到一個當下在很火的群體——網路女主播

這一次,為了幫助BBC的觀眾們了解女主播這個行業,他們一共拍了3個小短片

第一集:年入45萬美元的「網路女神」

片子一開始,BBC表示:直播在已經成了一項龐大的生意,網友們支付數以億計的金錢去觀看各種主播的直播。

通過在直播平台收到的虛擬禮物,主播們積累著自己的財富。有的主播直播表演,有的直播賣東西,有的直播吃飯……但是這一切都有一個紅線:裸體或者公然談論性,在直播平台上都是被明確禁止的。

這一條短片的主角是樂樂淘。 她今年24歲,來自成都,在直播平台上擁有超過100萬的冬粉,其中以年輕男性為主。

在她的直播上,她會唱歌,會跟冬粉聊天,也會打遊戲。她是上海一家主播經紀公司旗下的一名女主播。在網友面前,她開朗,樂觀,總是樂呵呵得笑著。

私下的她又是怎樣的呢?BBC走進了她住的地方...

2012年,我就進入到直播了。通過這樣一個平台,一台電腦,一個麥克風,一個音效卡,一個視頻,就可以傳遞自己喜歡的東西。」

在BBC的鏡頭面前,當時樂樂淘還沒有化妝..「我從來沒有素顏出現在鏡頭面前,真的可以嘛?我很怕掉粉誒」。

說到整容,她表示:「我不排斥整容,不過,做直播其實沒有那麼多講究,化妝就可以改變自己。化妝可以開眼角,鼻子打些側影,看起來就會比較立體。這樣上鏡就會非常的好看。所以不需要整容。」

現在每個月,BBC表示她能賺到3.7萬美元,約合人民幣24萬多…

雖然樂樂淘直播的背景像是在家,但她並不是在自家卧室進行直播。她隸屬於一家主播經紀公司。

「現在很多人都以為我做直播,是不是在那裡唱唱歌,坐在那裡就可以賺錢了,其實不是,其實直播還是需要有很多內容的」。

直播9小時之前,樂樂要參加一堂訓練課。

公司的經紀人表示:「我們每天下午都會安排一節舞蹈課和其他音樂培訓課。

有些新主播會過來參加培訓,有些老主播也會過來培訓提高自己。」

「每個主播想要做的好的話,都要不斷去學習。所以做主播這行,有時候真的是壓力很大很辛苦」。

「剛開始的時候,我每天要花2-3個小時做準備」,「學歌要學一個小時,再一個小時去找熱點新聞,後面一個小時會找一些段子」

一切準備就緒后,樂樂進入了直播室…「hello hello 歡迎來到主播間,我是樂樂淘,歡迎一下我們瑞哥,歡迎所有兄弟們」

5個小時后,晚上9點,她吃了今天第一頓飯,一些香辣雞塊。

第二集:女主播背後的男人

雖然樂樂每個月能賺20多萬,但是她賺的錢,不是只歸她…她在網上的一舉一動,都有幕後的老闆... Max現在是樂樂的老闆,他在2012年發掘了樂樂…

「我記得她剛來我們這邊的時候,一個月大概賺兩三萬,一直到她做到整個平台的第一名」

Max會拿走主播們很大一部分的收入。現在,他希望樂樂能簽一份新合同。

因為這份新合同,Max和樂樂吵了一架…

「你每次都這樣忽悠我」

「我忽悠你什麼?我抽你一分錢沒有」

「沒有啊,你之前答應我…」

「我答應你,你答應我的呢?」

但是,兩人的矛盾很快進一步升級…

Max跟著樂樂來到她的直播室,

兩人進行了一場閉門談話后,Max沖了出來,然後關閉了樂樂的頻道。這天,樂樂哭著回家...

這次爭吵的主要是因為新合同。「樂樂的一份新合同,她沒有更新,我們希望今天她能更新掉」。

這份為期8年的新合同,將會使得經紀公司從樂樂的收入中抽成50%。並且控制她的生活,比如禁止她去游泳之類的。

在這8年裡,如果樂樂想要中止這份合同,她需要支付最高達120萬美元違約金。

第三集,網路女主播:一段特殊的愛慕。

就在樂樂跟經紀公司鬧得很僵的時候,她找了一個人傾訴,就是下面這位,樂樂的頭號冬粉,傻哥。

「遇到點事,不開心了,會打個電話給我聊一聊」傻哥是樂樂的忠實冬粉,過去4年多,他幾乎每天都會看樂樂的直播。

「她在我人生中的地位,就相當於家人,沒有別的想法」

對於傻哥這種鐵杆冬粉,Max表示:我們給主播培訓的時候,我們就會說,要把你的整個冬粉團當作你的家人,傻哥可能就是她這個家人裡面最老的一個成員,他可能會把樂樂淘當做一個妹妹來看待。這樣她們以後在直播平台上遇到主播之間對抗的時候,傻哥這種冬粉領袖人物,就能起到關鍵作用。

傻哥:「給她刷錢應該刷了十來萬,感覺她在我心中就是一個明星,我想跟她合照」。

然後半個月之後,我們加了彼此的好友,「我們也不是經常打電話,怎麼說呢,網路上這些關係,也比較脆弱,都是利益之間的關係,覺得能相信一個人不容易,我覺得她挺相信我的,有的話可以跟我說一下,幫她分享一下煩惱」,

這一次去上海,傻哥就是去見樂樂的...這次見面安排在外灘…00:30 傻哥帶著記者來到外灘,給樂樂打電話…

但是,樂樂還在直播...於是,他們去了樂樂公司。「我想了很多話,但是估計等會我見到她的時候,一句話都不會說了」

他們選了附近一家咖啡館見面…一般主播和冬粉很少在私下裡見面…傻哥以為自己不會緊張,但是真正見到樂樂時,還是很緊張。

第二天一早,傻哥坐車回家了..

樂樂照例在第二天直播...

最後樂樂表示:我不知道我還能直播多久,以前直播用了太多時間,也沒有好好陪陪家人朋友,也沒有機會去認識新的男生,其實還蠻想嘗試著去談一場戀愛的,想感受一下戀愛是什麼感覺。

如果小編開直播,有沒有冬粉會看啊?會看的請點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