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傾聽者」劉士余:「鐵腕」治市「掉羽毛」又何妨!

「傾聽者」劉士余:「鐵腕」治市「掉羽毛」又何妨!

如果要為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下稱「證監會」)主席劉士余畫一幅肖像,他一定有兩種性格,首先是謙遜與包容,另一面是嚴厲與堅持。

如果要為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下稱「證監會」)主席劉士余畫一幅肖像,他一定有兩種性格,首先是謙遜與包容,另一面是嚴厲與堅持。一年過去,劉士余已從上任之初的「證券新人」成為今天投資者口中的「白話主席」——無論是「珍珠項鏈」還是「資本大鱷」,劉士余都在放低姿態儘可能與市場充分溝通。

「請你會後跟我聊聊」,「你可以給我提一些建議」,「歡迎你們提建議」……在剛剛閉幕的全國兩會期間,劉士余再次以傾聽者的姿態出現在各個場合,無論是對學者、企業家,還是對記者,他都在試圖獲得更多的智慧,得到更多的理解,為制度改革與市場監管贏得更大的彈性。

對於自己過去一年的工作,劉士余曾用三個字概括,即「穩、嚴、進」。穩是情勢所至,嚴是監管選擇,而進是最終方向。

「白話」主席

去年底以來,劉士餘一直以「語錄達人」的形象出現的媒體上。

「金句」主要來自三個場合,一是2016年12月3日,在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第二屆會員代表大會上,劉士余說「希望資產管理人,不當奢淫無度的土豪、不做興風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二是2017年2月10日在今年的證券期貨監管工作會議上,劉士余說「資本市場不允許大鱷呼風喚雨,對散戶扒皮吸血」、「要有計劃地把一批資本大鱷逮回來」。

第三次則是全國兩會開幕之前,證監會在國新辦舉行的專場記者會上,劉士余說,「我到證監會工作后,花了較長時間來了解資本市場的各種亂象,感到很震動。我看到這些亂象,就想找些比較簡單、貼切、大家都能懂的詞,來給每一個亂象貼上一個標籤,這不是我創造的」。

談及「野蠻人」、「妖精」、「害人精」、「大鱷」這些用詞,劉士余暗示,這些人的行為往往是披著合法的外衣,打著制度的擦邊球,在資本市場上巧取豪奪,侵蝕著廣大中小投資者的合法權益。他進一步說,在金融市場上,金錢的誘惑是巨大的。「天使」和「魔鬼」就在一念之差,資本市場上的金融家和「金融大鱷」只有半步之遙。

而為了懲治違法行為,他表示本身也可能會「因為某件事兒掉幾根羽毛」,不過把市場秩序維護好,掉下去的那幾根「羽毛」還會長出來的。

在會上他還「就地取材」,以女記者的珍珠項鏈為例,來比喻公司上市以及對上市公司的監管。稱要以高質量的線、串高質量的珍珠、用鎖頭鎖住,才能串出好的珍珠項鏈。同理,要形成高質量的上市公司,同時配以穩定的改革方向和運行制度,並進行嚴格的監管,只有這樣資本市場才能穩定健康發展。

但是,一年前上任之初的劉士余,給公眾的可不是今天這樣「生動活潑」的形象。

2016年2月20日,股災未平又遇連續熔斷,股市基礎脆弱不堪之際,劉士余「臨危受命」出任證監會主席一職。從銀行家到證券市場監管者,劉士余的角色發生了180度大逆轉。

證監會主席一直以來都是最受關注也最受爭議的角色,時刻面臨平衡改革與波動之間的關係,面臨市場各方主體的利益博弈,還要面臨出手行政監管與尊重市場規律之間的選擇。這些選擇時刻考驗著決策者的智慧。

他從銀行轉身跨入證券市場時,是緊張的、焦慮的,對能否穩住市場,讓投資者重拾信心,也是充滿未知的。這一點從他去年在全國兩會期間專場記者會上的表現就可見一斑。

2016年3月12日,在銀、證、保三會的聯合記者會上,上任僅22天的劉士余首次公開亮相,並回應市場的關切。第一財經記者在現場看到,與其他兩位主席不同,劉士余手上拿了一疊材料,回答記者提問時,不時低頭翻看,顯然是做了充分準備而來。當另外兩位主席回答記者提問時,劉士余總是側耳傾聽,並不時做些記錄。

在上述記者會之前,劉士余並未進行公開露面。甚至面對媒體在兩會期間的圍追堵截,他也鮮有發言,直到那時,他才公開吐露心聲。「我到證監會上任22天,還沒滿月,但我深感責任重大,而且越來越重。」劉士余用他獨特的口音、緩慢的語速,表達了自己對證監會主席這一職位的理解,「我一直奉行少說多做的理念,但資本市場是要求公開透明的,所以作為證監會主席,該說的還是要說」。

註冊制、股市異常波動、救市、熔斷機制……對於市場普遍關注的問題,劉士余沒有選擇用模稜兩可的「官話」尋求過關,而是給出了清晰的評價、明確的結論,以及通透的邏輯闡述。

從謹言慎行到主動溝通,可以看到隨著市場趨於穩定、發展方向漸明,這位監管者的自信也在明顯提升。

回顧過去一年,從三個角度來看,劉士余監管的證券市場都發生了非常明顯的變化。

首先,久懸難解的IPO「堰塞湖」正有消融之勢。證監會2016年全年共審核275家IPO申請,通過247家,其中11、12月份就審核了97家,通過84家,月審核數量從上半年的10~20家上升到了年底的30~60家。2016年全年證監會共核發IPO批文280家,11月份以來核發速度從每月兩批提速到每周一批,月核發批文家數從上半年的10~20家上升到了年底的50家。

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3月9日,證監會受理首發企業665家,其中已過會37家,未過會628家。未過會企業中正常待審企業590家,中止審查企業38家。雖然總量仍維持在600多家的高位,主要是企業上市申報熱情不減。可以看到,發行速度正快速提升,上市周期也在大幅縮短。

IPO「堰塞湖」一直是新股發行體制改革的一大難題,理順上市入口,對重塑市場生態,改變以「炒新」、「炒概念」為特徵的A股市場具有前置意義。

第二個變化是各種「炒作」降溫,股票估值回歸,「擠泡沫」效果明顯。第三個變化是強監管常態化,稽查執法「雷霆之勢」持續,大案要案不斷。

「忽悠」終結者

通過併購重組進行價值重估,是過去多年來投資機構及上市公司慣用的手法。監管多年,但成效不顯。「忽悠式」重組、「偽市值管理」,一度成為市場各方心照不宣的秘密邏輯。

劉士余對這種現象下了狠手。上周五證監會宣布將處罰一起案件,在這起案件當中,浙江九好集團通過虛增收入2.6億元、虛構銀行存款3億元等方式,將自己包裝成價值37.1億元的「優良」資產,與鞍重股份聯手進行「忽悠式」重組,以期達到借殼上市之目的。

由於稽查執法力量的及時介入,此單「忽悠式」重組被遏止在信息披露違法階段,沒有最終得逞,避免了有毒資產流入A股市場。證監會決定對相關違法主體進行頂格處罰,並採取不同時限的市場禁入措施。

第一財經記者獲悉,這一案件是由群眾舉報而獲得的線索,證監會收到舉報后,會高層領導迅速作出批示,並成立專項調查小組,前後進場人數多達70餘人。

這並非單一個例。近期披露細節的唐漢博跨境操縱案、鮮言操縱匹凸匹等案件,證監會都迅速成立專門調查組,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完成了調查及定案。

「一年來,我們堅持依法監管、全面監管、從嚴監管。」劉士余在2月26日專場記者會上,就曾明確說過,對於資本市場的亂象,證監會「及時亮劍」、「堅決亮劍」,該盯住的線索盯住不放,該立案的及時立案,該徹查的及時徹查。

證監會數據顯示,2016年證監會系統共受理違法違規有效線索603件,啟動調查551件;新增立案案件302件,比前三年平均數量增長23%;新增涉外案件178件,同比增長24%;辦結立案案件233件,累計對393名涉案當事人採取限制出境措施,凍結涉案資金20.64億元;55起案件移送公安機關追究刑事責任,公安機關已對其中45起立案偵查。

其中,作為傳統類型案件的信息披露違法、內幕交易、操縱市場立案案件共計182件,占案件總量的63%,上述類型案件分別佔比為24%、21%、15%,居於案發數量前三位。新增「老鼠倉」立案案件28起,同比增長87%。查辦14起新三板領域違法案件,佔新增立案案件總量的5%,涵蓋財務造假及信息披露違法、操縱股價等多種違法行為;查辦13家私募機構的違法行為。

值得注意的是,稽查執法越來越常態化,自查、現場檢查、專項檢查等方式相互配合。在2015年「證監法網」行動基礎上,證監會又分別於2016年5月13日、10月21日、11月25日、12月23日,專門部署查辦4類違法案件,劍指審計評估機構執業違法行為,IPO欺詐發行及信息披露違法行為,市場操縱違法行為以及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違法犯罪行為。

證監會方面表示,2017年還將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要求,按照專項執法行動與常規案件辦理協調推進、大要案件與普通案件統籌兼顧的工作原則,嚴厲打擊各類證券期貨違法犯罪活動,全面提升證監稽查執法效能,切實防範化解市場風險,有效遏制關鍵領域違法苗頭。

一邊是嚴防死守,一邊是「亡羊補牢」。對於容易出現尋租、利益輸送問題的環節,證監會也抓緊彌補漏洞。一方面,「打鐵還需自身硬」,在IPO審核、發審委員見面等制度環節上,做出嚴格限制,在稽查辦案的鏈條上也建立第三方監督機制;另一方面,完善併購重組、再融資以及大股東減持等規定。

今年2月17日,證監會專門宣布修訂了再融資規則,以抑制上市公司過度融資,引導資金去往實體經濟最需要的地方,避免資金「脫實向虛」。長期以來上市公司「金融化」特徵明顯,再融資規模快速膨脹,其中不乏編項目、炒概念過度融資的案例。據第一財經記者統計,2016年滬深兩市再融資總規模達到1.79萬億,是同期IPO融資規模的近13倍。

「鐵腕」治市,不怕「掉羽毛」

看上去風風火火,背後卻幾多坎坷。過去的一年,劉士余的「鐵腕」治市頻頻遭遇挑戰。

「在監管的過程當中,可能大家會有一些不同的認識。我也非常關注媒體對我去年12月3日在基金業協會那個倡導之後的報道和評論。」劉士余「妖精論」傳播開之後,表示他本人也在思考自己用語的妥當性。

他總結,評論大體分為三類,有質疑的、有批評的、有贊同的。

「不管哪一類,我認為都是出於對資本市場穩定健康發展的關心,出於對我本人、對證監會工作的關心。『忠言逆耳利於行』,甚至有可能在某一個特定的時點、特定的案件、特定的場合,證監會黨委和我本人會因為某件事兒掉幾根羽毛。」劉士余說,同保護廣大中小投資者合法權益這一天大的事比,掉幾根羽毛算什麼呢?

在他看來,只要把投資者合法權益保護好了,把市場的「三公」秩序維護好了,掉下去的那幾根羽毛還會長出來的。

就算「掉毛」,也不能坐視不管,劉士余選擇迎難而上。但反對的力量不只來自於評價,也不只來自於不理解。

第一財經記者從證監會相關負責人處獲悉,證監會在打擊違法案件、處罰違法主體的同時,也在法庭上當了40餘次被告。

2016年證監系統共辦理行政複議案件201件,辦理行政訴訟應訴案件171件,案件類型涉及證監會行政許可、行政檢查、信息公開、信訪投訴以及行政處罰等行政行為的案件類型各個方面。

具體而言,2016年辦結的164件案件中,共維持116件。其中,通過釋法說理、妥善化解矛盾糾紛,共計84件就此案結事了。而申請人對複議決定不服,提起訴訟的案件有32件。

「在訴訟中,證監會系統凝聚力量、多措並舉做好應訴工作,2016年全年共出庭約120次,涉及北京、上海、深圳、南京等19個城市的地方人民法院。」前述相關負責人表示,通過積極應訴,說清事實、闡明法理,法院作出的45件生效判決中,支持證監會44件,終審勝訴率為98%。

「特別是通過訴訟,證監會的有關監管政策、執法措施等,得到了相關當事人的理解、人民法院的支持和社會的贊同,增強了證券期貨相關執法工作的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該人士稱,行政複議不護短、不掩飾,也曾因複議審查發現證據不足而撤銷1件行政決定,基於適用法律依據不正確、違法所得計算錯誤而變更行政決定3件。

2017年證監會的監管思路十分明確,即「穩中求進」。劉士余此前在監管工作會上曾介紹稱,「穩」包括六個方面,一是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的改革方向不偏離,這是最大的穩;二是市場證明行之有效的監管政策和做法不動搖、不折騰,務求實效;三是資本市場運行要穩,這是改革發展措施的基礎;四是持續打擊資本市場違法違規行為,稽查執法力度只能加強,不能弱化;五是對市場運行中的各種問題和現象反應要靈、判斷要准、行動要迅速;六是應對風險的各種預案要全、責任要明、出手要果斷。

「進」也體現在六個方面:一是「四個意識」必須要增強;二是服務實體經濟和國家戰略的能力要提升;三是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改革要深化,市場基礎性功能要強化;四是資本市場生態環境要凈化,敢於亮劍,善於亮劍;五是證券期貨行業服務能力和國際競爭力要有所提升;六是開放要有新舉措,法制建設要有新成就。

不過,隨著「混業監管」越來越迫切,劉士余要面對的不僅是證券期貨市場,還要協調整個金融市場的「大監管」。金融「大監管」的第一步,就要邁向規模超60萬億的資管業務。

近日,由央行牽頭,「一行三會」(央行、銀監會、保監會、證監會)正共同制定資管業務統一監管辦法。第一財經記者梳理髮現,辦法主要從五個方面實現監管的統一。

一是讓產品與風險承擔能力匹配,完善投資者適當性制度,二是讓資本與其開展資產管理業務所承擔的實際風險相匹配,完善資本約束與風險準備金計提規則;三是統一槓桿要求,消除多層嵌套;四是充分共享信息,建立綜合統計制度,實現監管者對底層資產和最終投資者的穿透識別;五是明確監管權屬劃分,明確「監管部門」為風險處置第一責任人。

作為參與部門之一,證監會對此表示支持。「這是金融市場防範風險、健康發展必須要做的一件大事。」劉士余此前曾回應稱,證監會正積極配合,共同努力。

事實上,證監會在完善投資者適當性方面已經開始行動。3月13日,證監會舉辦《證券期貨投資者適當性管理辦法》實施培訓會議。據證監會主席助理黃煒透露,該辦法是2016年12月12日由劉士余簽發主席令,正式發布的文件。這是資本市場首部專門規範適當性管理的行政規章,是統領市場適當性管理制度的「母法」性質的文件,該辦法自7月1日起正式實施。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