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是性無能還是愛無能,為什麼有的人愛著愛著就不愛了?

是性無能還是愛無能,為什麼有的人愛著愛著就不愛了?

唯有對自己、對他人、對普遍的人性有足夠的了解,我們才能毫無顧忌地去稀里糊塗地愛一場。

明明沒發生啥,

好好地談著戀愛,

有些人突然愛著愛著就不愛了?

by 好謝翔

因為「葉公好龍」。

所謂葉公好龍,就是對自己喜歡的對象缺乏了解,對自己的這份「喜歡」缺乏了解。這種情況若是經常發生,這樣的人必定也缺少一份自知。

我有個朋友,每次談戀愛都是在交往初期對對方充滿好感,而一旦兩人關係更近一步走入彼此的世界,她便感到破滅,覺得眼前這個曾被她寄託了某種美好想象的人諸般不順眼,不喜歡。然後一方面糾結於自己這麼快就改變心意的愧疚,一方面又越發討厭對方的「不達標」。

久而久之,她只能每次在即將開始一段關係的時候,就向對方表示「我們走一步算一步試試看吧」、「活在當下吧」、「即便以後不在一起也希望是一段美好的回憶吧」。

這些喪氣話對於剛剛走入戀愛關係的另一人而言,自然是猶如潑了一盆冷水。帶著這樣不樂觀的心態所建立的感情,也必定前景令人堪憂。於是,同樣的結局又再次上演。

最近大火的日劇《四重奏》,女主角那突然失蹤不見的丈夫,即是這樣一種典型。他的問題是,自己不是高山卻想遇見流水。一個普通人附庸風雅的愛情,這種人是最難愛到合適的人的。他們希望愛一個有才華而脫俗的人,可他們自身又沒有欣賞正兒八經才華的能力,因此「才華」二字對他們的吸引,僅僅是靠著那點難以捉摸的神秘感而存在,一個叫做「有才華」的刻板印象。想想看,如果一個人愛你的才華就像愛電視劇里某種對才子才女的想象那樣,是不是註定要破滅?因此,即便將一個閃耀的人放在他們面前,他們也未必有眼力能看清楚那些落在現實里的閃光品質,反倒隨著時間的推移,自認為看出了別人世俗平凡的一面,從而開始厭倦,又因這份厭倦想要逃離。在我看來,女主不感興趣他喜歡的電影和詩歌,主動放棄自己熱愛的音樂事業全心全意做主婦,並不能說明她是一個無才之人。個人的才華和有趣不在於能否吟詩作對琴棋書畫來兩發,這恰恰是附庸風雅者對才華的誤解。

不自欺,是一切真實情感的基礎。了解感情為何物,了解人性為何物,才能好好地用這份明明白白的自己去明明白白地愛另一個人。這是一種情感上的成熟,難為很多看上去身經百戰的成年人,在情感世界還是個沒長大的小兒。

都說成年人功利,其實小兒也有小兒的功利,小孩子不會無所求地去愛一個人,有喜愛必有需求,比如給個糖吃就親一下,就很實在。

米蘭·昆德拉說,如果我們沒有能力愛,也許正是因為我們總希望從別人那得到什麼,而不是無條件地投入其懷中並且只要他這個人的存在。

所謂「無條件地愛一個人」,並不是說你要偉大到一直單方面付出,不切實際。而是說喜歡一個人沒有明確所圖的心情,即昆德拉所說的「愛這個人的存在」。恰恰是這種看似沒來由的喜愛,才是愛最健康的形態。

情感關係里的「圖謀」,最構成問題的往往不是金錢利益上的圖謀,而是心靈上的圖謀。有的人通過愛別人想要更加愛自己(找自信來了),有的人想要從他人身上獲取某種生活的情趣(成年人的玩具),有的人從他人身上找到某種對生活的期許(找一個神?),大致都是從愛上一個人開始,就提出了要求,有了條件,一旦日後發現所求落空,感情也就土崩瓦解。

因此不自信的男人和太過自愛的女人,都不容易長久地愛別人。

前者總是想從另一半的身上獲得對自我的確認,將本應自己解決的生命難題拋給對方,這種自己的坑要別人來填的需求,其實是不可能夠被滿足的,到頭來反而很可能因為對方的存在而倍感壓力,使得自己感到更加不自信的痛苦從而將對方拋棄。

而太過自愛的女人往往需要一個愛別人的理由,這個理由也就成了條件,那個他必須是充滿魅力的、談吐得體的、才華橫溢的balabalabala……之所以懶得磊述,是因為她們開出的條件往往非常單薄,更像是一種刻板教條,卻少對人性的多面理解。古人云,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就是說具體的人能夠體現有血有肉的品德,而不是一種品德能夠像西服套裝似的套在人身上。當你以這樣的條件去愛別人的時候,你就像封建禮教去對待百姓一樣,美好的初衷只會帶來失望。

最後要談的,是對愛的不了解也會造成對愛的迷茫。

我自己就有過類似的經歷,交往了一個對象,覺得對方看上去人還不錯,隱隱約約期待著和對方的相處能夠給帶來些什麼,讓生活產生不同以往的化學反應。可真的相處下來,這種等待並沒有出現相應的結果,反倒在平凡的日常消磨中感到沮喪。

我曾經聽一個總是到處約炮的朋友說,他之所以頻繁更換炮友,並不是因為風流,而是因為失望。每一次赴約,對他來說都像是一次冒險,帶著好奇與興奮,然而每一次真的和別人發生了關係,又會覺得空虛,不過又是一次乏善可陳的體驗。

他的這個感覺和那些輕易就劃出一道拋物線的戀愛體驗一模一樣。遇見一個人,等待著一個未知的感覺到來,然後興奮感轉為落空感。你可以說這是性冷淡,也可以說是愛無能,總之,充滿了被動的意味。

然而愛,其實是需要主動性的。因此有人說,愛是需要想象力的。不正經一點的表述,愛其實有相當多YY的成分,是一種意淫,也是一種才能。《紅樓夢》里說賈寶玉是古今中外第一淫人,即是說明了其何以如此多情、深情。淫而不邪,謂之深情。

直男癌就不怎麼會愛,只能從實際之處考慮我需不需要另一個人,即是又落入了開條件講供需的關係,所以很多不懂感情者的婚姻,會急速轉入到一種彼此將就的狀態。雖說深情不壽,但對總是愛得清湯寡水半死不活的人而言,恰恰是值得思考借鑒的,能夠深情的人,又怎麼會空等著「對方能夠為我帶來些什麼」這麼虛無縹緲沒有保障的東西呢。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