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月光男孩——政治正確的勝利還是電影語言的成功?

月光男孩——政治正確的勝利還是電影語言的成功?

早在威尼斯電影節還如火如荼的進行時,遠在美國科羅拉多州的小鎮特柳賴德,一部名叫《月光男孩》的電影在此首映。

在場媒體無一例外的給出了滿分評價,《紐約時報》則在影評副標題中直接提問

「這會是今年最好的一部電影嗎?」

昨天落下帷幕的89屆奧斯卡,給出了最好的答案。

▲《月光男孩》劇照

直到現在,該片在爛番茄的新鮮度仍為100%,Metascore的分數更是高達恐怖的99分。

看近十年來的分數,只有《少年時代》的100分能夠與之相提並論,並略高一籌。

▲《月光男孩》海報

《月光男孩》是導演巴里·詹金斯的第二部長片,改編自戲劇《In Moonlight Black Look Blue》。

翻開的劇情簡介,整部電影所講的故事似乎並不是重點,但「黑人」和「同性戀」這兩個字眼似乎被自動加粗加下劃線的標註了出來。「政治正確」這個名詞又被提出、並拎出來批判了一番。

奇倫的母親寶拉吸毒成癮根本無心照顧孩子,奇倫從小在孤獨中長大,因為過於瘦小的身材而時常遭到周圍人的欺侮和作弄。一次偶然中,奇倫結識了毒販胡安,從此,胡安和其女友特蕾莎(加奈兒·夢奈 Janelle Monae 飾)的住處成為了奇倫的第二個家。 凱文是奇倫唯一的朋友,隨著時間的推移,兩人之間的感情漸漸超越了友誼。然而,為了隱藏自己的性取向,凱文不得不在同伴的慫恿下對奇倫大打出手,之後,兩人再也沒有見過面。一晃眼多年過去,奇倫忽然接到了凱文打來的電話,兩人終於決定正視各自心中真正的感情。 豆瓣

在這個凡事都要講政治正確,你唯一能侮辱的人只剩下「白人中年基督徒男性」的時代,政治正確似乎已經慢慢地變成了一種政治不正確。

殊不知《為奴十二載》捧得小金人那一年有多少人罵娘跳腳,大家關注的只是又一部黑人題材電影拿了獎,卻忽略了《為奴十二載》同樣精彩的導演手法和藝術表達。

這也就造成了《月光男孩》在英文互聯網上和中文互聯網上觀點的極大分歧,在可見的對這部電影的中文評價中,「政治正確」似乎成了一種低分的理由。

但事實上,這部電影真的像今年另一部黑人題材電影《一個國家的誕生》一樣除了黑人題材意外一無是處嗎?在我看來,真的不是。

▲ 爆年初聖丹斯的神作《一個國家的誕生》除了導演的醜聞,影片水準也讓人不可恭維

如果我們拋開「黑人」和「同性戀」這兩個標籤去看這部電影,它講的是一個男童成長為男孩,最後到男人的故事。從故事類型上,它是一部Coming-Of-Age電影,與之前提到的《少年時代》同屬同一類型,甚至連故事脈絡都幾近相同。

這才是《月光男孩》最有價值的地方,他的故事主角Chiron雖然是一名黑人,但它並沒有套用陳詞濫調的種族歧視情節來賺取觀眾眼淚;主角Chiron雖然是一名同性戀,但它也沒有涉及任何性向歧視,搞個平權鬥爭。

這兩個標籤是Chiron與生俱來帶有的,它就像男女,高矮,胖瘦一樣,只是每一個人的個體特徵而已。《月光男孩》更像是一部成長詩,它無關膚色,五官,形象,它講述的只是一個普通的內向小男孩的前半生故事。

▲《月光男孩》劇照

影片節選了黑人小男孩Chiron從7歲到25歲(大概估計,影片中並沒有提及)成長過程中童年期,青少年期以及成年期的三段故事,每一段獨立成章,分別講述。

不同於《少年時代》跟隨一個演員12年不間斷地拍攝,《月光男孩》在選角階段選擇了三個年齡不同的黑人演員來扮演主角Chiron。

雖然在長相上很難說這三名演員有神似之處,但影片聚焦於單個角色的拍法並不會讓觀眾有角色混淆的疑惑。影片海報也分別截取三名演員的一部分臉拼接而成。

▲《月光男孩》海報

我們第一次見到男主角Chiron,是瘦小無比的他在躲避他同齡人的追打,這樣的追打不是小孩子之間的打鬧,其他人的目的只是想要胖揍他一頓。

於是Chiron躲到了一處廢棄的房屋,殊不知這是當地有名的毒販Juan沒有上鎖的住處。隨後Chiron被Juan發現,並在其家中住了一晚。

Juan在某種意義上成為了他的養父,他住在Juan家中,Juan和他的女朋友視其為親生骨肉,但Juan毒販的這個身份卻為之後的故事埋下了伏筆:

Chiron的單身母親是一位吸毒者,且她的毒品之前都是從Juan手中所買。這樣冥冥之中的巧合讓Chiron的生活變得更加複雜。

▲《月光男孩》劇照

Chiron的母親幾乎是Chiron所有性格的成因。

她喜怒無常,正常時可以抱著Chiron說親昵的是「我愛你」;毒癮發作時則不惜以死相逼,也要從Chiron手中搶走午飯錢去買毒品。我們可以發現,Chiron身邊的人,基本都有天使和魔鬼的兩面。

Juan待他如同親生父親,卻是他母親染上毒癮的罪魁禍首。第二章中Chiron的朋友,也是他這一生可能是唯一給予過他愛的同齡人——Kevin,在某種程度上是他的男朋友,卻在他們兩人在月光下互相手淫之後的第二天就背叛了他。

這樣複雜的人格性作用在Chiron身上,也在某種程度上造就了他複雜、內向的性格。

但是在我看來,導演過於急切的想要塑造Chiron的身邊人的性格特徵,卻忽視了一定的合理性。缺乏情節鋪墊,使得這幾個角色都略顯站不住腳。

Kevin這個角色尤其突出,在海邊沙灘上的那場手淫戲(也是影片中唯一一個同性場景)雖然拍的極克制、極美,但回頭想想,還是有些來的太快,並不真實。

▲《月光男孩》劇照

當然,這部電影是Chiron這個角色的成長故事,是一部獨角戲。周邊人物的角色塑造雖略顯牽強,但也並非硬傷。在主角的塑造上,導演的任務完成的還是幾近完美。

我們跟隨Chiron從小到大,他就像每一個內向孤獨的幼小靈魂一樣,經歷過家庭的折磨,同齡人的凌辱,和自我認知的搖擺不定。這也讓影片第二段的結尾顯得極有煽動性。Chiron情緒上的爆發突如其來,對長時間受到的凌辱的反抗,讓觀眾措手不及,一個長鏡頭和幾個乾淨的碎剪,目的明確,執行到位。

這樣一個佳句也讓人對緊接著的第三章抱有更高的期待。但可惜的是在我看來,第三章的觀感相比於前兩章下降比較明顯。在這一章,Chiron已經從一個瘦小的黑人小孩成長為口戴金牙,肌肉線條壯實的黑人毒販。他是如何從一個痛恨毒品的懦弱靈魂成長到現在這樣,導演略而不提。

他將絕大部分的筆墨著手於Chiron和Kevin的重逢,但這段重逢戲拍的也太過含蓄於剋制,整個的影片和對話節奏相比於其他兩章都是一個極大的放緩,造成了非常大的脫戲感,讓人略為如坐針氈。

▲《月光男孩》劇照

這也是《月光男孩》的問題所在:它有佳句,卻在某些段落無法形成佳章。

在攝影風格上,由於導演對於王家衛的崇拜,某些橋段明顯能夠看出對王家衛的模仿,或者說是致敬。但這樣的風格混淆也就造成了在視聽風格上的間離感。

在這部電影中你可以看到極有靈感的長鏡頭美學,極具現實風格;同時還能看到霓虹色彩的慢鏡,甚至超現實的章節轉換。這樣的觀感變化讓人不禁懷疑導演是否真的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這也讓《月光男孩》距離Metascore幾近完美的99分評價,始終差一口氣。

但拋開視聽語言上的不統一,本片的攝影還是極具水準,這也得益於攝影指導James Laxton(《X射線營地》)的工作。

▲《月光男孩》劇照

我們回到影片主題,將「黑人」和「同性戀」兩個標籤放回來看就能發現,有關有色人種的LGBT題材電影是在是太少太少了,這一主題似乎被大眾所忽視。

導演巴里·詹金斯有勇氣拍出這部電影,並且將其中的同性戀情節拍攝的如此克制,不管怎樣,已經是一大成功。

▲《月光男孩》劇照

影片的結尾,我們看到成年的Chiron突然變成童年的他,小小的身體獨自站在海邊,藍紫色的月光灑在他的身上,這才是影片所要講述的:

永遠不要忘記,你是如何變成現在的你和你曾經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20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