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那些從不買單的研究生同學

我那些從不買單的研究生同學

我大學部的時候是國防生,畢業直接去了部隊工作。大學時候,我和同班同學強子關係特別好。因為要去部隊的原因,我沒能讀研,而強子因為學習成績優異,直接直博。

每次路過北京的時候,我都會去看看他,和他聚一聚。因為自己當年沒有讀研究所,其實心裡挺遺憾的,每次他都會帶我去他的實驗室轉轉,給我講講他最新的研究成果,我也打心眼裡替他高興。

因為我已經工作並且有工資,所以基本上每次都是我請客,有幾次他想付錢,都被我一把攔下。因為我知道,他挺不容易的。

強子雖然是博士,但補助很少,任務很多。我不太懂科研方面的事,但我從強子日益稀少的頭髮能看出,這幾年,他真的很累。和我們差不多年紀的同學基本上都已經結婚生娃,強子依舊靠著那微薄的補助在北京這個偌大的城市生活,人情往來是必不可少的,有時隨份子的錢就花掉了他半個月的生活費,他也不好意思伸手向家裡要錢,總是緊著自己。

其實,人總是在這個時候最可悲。想掙錢,又不能掙,要花錢的地方又特別多。研究所階段已經是要和這個世界較量的年紀,而他卻只能總守著微薄的補助來生活,確實很可憐。

我對強子說,「需要用錢就找我,我在部隊花不到什麼錢,以後你再還我,以後混好了別忘了兄弟就好。」

強子摸著他那沒剩幾撮毛的頭髮,不好意思的笑著。

02

如果說理科碩博生活拮据,那文科碩博生基本上就沒法生存了。我高中同學梅子,現在也是漢語言文學的博士了。每次高中同學聚會,這位女博士都是我們班的焦點。我們也很好奇,這個專業的博士會研究些什麼,以後又會有什麼發展。

梅子旁徵博引,講了一堆語法語句之類的學術用語,說得大家雲里霧裡,但還是覺得她挺牛的。

在閑聊中,我們也知道她目前的處境。她畢業想去大學當老師,但是現在畢業就是個問題,文科論文不比理解容易多少,加上自己還沒有男朋友,這一系列的煩心事讓梅子失去了往日的笑容。問到她是否有研究所補助時,梅子笑著說,「那是你們理科生的特權,我們文科老師項目少,就算有,資金也有限,根本分不到我們這裡。我現在是一邊當家教,一邊讀書。」

有很多人納悶,那就向家裡要些錢嘛,我身邊的研究所同學都活得挺舒服的啊。是啊,我也想說,那是你們家裡條件好,像我們這樣農村出來的學生,父母每年就靠著幾畝地生活,這麼多年供我們上學他們已經很不容易了,好不容易我們畢業要掙錢了,卻又選擇讀研,我們真的是不好意思張開那張嘴。

我們班的高中同學,幾乎都是從農村的鄉鎮考上來的,大家家裡條件也差不多。所以我們班定了個規矩,同學聚會,讀研的同學不用出錢。畢竟我們已經工作了,我們掙得錢能養活自己。而他們,卻活得那麼辛苦。

03

規矩定了是定了,但有一個人不肯接受。他是大林。大林學的是地質專業,構造地質學專業博士生。

這個專業的學生每年幾乎有一半的時間在野外中度過。大林也是如此。前年在小興安嶺,去年又去了新疆盆地,而今年就去了青藏高原。他是同學里和我們聯繫最少的,因為他經常出沒的地方沒有信號,但他和我們關係特別親,每年聚會的時候,大林是話最多的,也是最開心的。可能他們這個專業的人都有一個樂觀的態度吧。

他們專業苦是苦,但是補助也高,每年大林在野外工作,都能拿到一筆不小的勞務費用,加上導師項目組的補助,大林活的還比較滋潤。所以,每年聚會付錢的時候,即便還在讀書的他也硬是要搶著付錢。可這錢,我們是真的捨不得他花。

常年的風吹日晒,讓大林擁有了一身黝黑的皮膚。野外環境艱苦,有時還會有野獸出沒,大林曾經在興安嶺遭遇黑熊,也在西藏受到毒蛇的攻擊。他身上有好幾處傷疤都是在野外留下的。不過,最令人痛心的,是他的腰。去年在新疆工作的時候,在測量剖面的時候,上面滾下來一塊石頭,大林為了保護學弟,推開他之後,自己卻被石頭砸中了腰,在醫院休養了好長時間。

他掙得是錢,但豁出去的是命啊。我們心疼他,所以我們捨不得他花一分錢,因為我們知道,這筆錢他掙得有多麼不容易。

04

讀研讀博,是我的一個夢想,但因為種種限制我未能如願。而我的同學們也是因為種種原因,能夠走上讀研讀博的道路,我非常羨慕也替他們高興。

但他們心中的苦和那些所謂的糾結又有誰知道呢?曾經看到過一篇文章,不要在最好的時光里去想著掙錢。我對此不敢苟同,你不能了解我們的心酸,憑什麼站在旁觀者的角度教育我們呢。

如果有條件,我們也想踏踏實實的搞學問,但現實生活卻讓我的這些同學們捉襟見肘,活的委屈。

今年過年的時候,我們班畢業八周年聚會。作為曾經的班代,班導老師讓我說兩句。

我端起酒杯,「咱們都是從農村走出來的孩子,我們現在有的人能夠養家糊口,有的人事業蒸蒸日上,還有這些一直在學校里讀書的同學,我們每個人都在用心把日子過好,也在用力為這個國家和社會做著貢獻,但我真的佩服咱們班讀書深造的同學,有可能因為你們的研究成果就讓我們這個社會有那麼一點點的進步,而這個進步會讓我們生活的更好。你們是厚積薄發的社會改造者,我們是享受你們科研成果的實踐者,你們值得我們尊敬,我先干為敬!」

剛去部隊的時候,我覺得很苦很累,經常發一些牢騷,但現在我的心態逐漸趨於平和,有人說,你變了,你成熟了。

我確實變了,我打開了一名軍人的固有思維,但並不是因為我年紀大了,而是我經過一些事,見過一些人,認識了一個更複雜更具體的。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