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和八萬人嗨了3小時 差點沒把鳥巢拆了

我和八萬人嗨了3小時 差點沒把鳥巢拆了

當幾個月前,滾君聽說汪峰又要在鳥巢開唱時,我是懷疑的。

不是懷疑他的人氣或者票房,而是體力以及嗓音。

特別是圈內人告知這次要演三小時,40多首歌時,我的擔心更強烈了。

畢竟歲月不饒人,這次真的能順利演完?

而當昨天我和八萬人一起靜候開場,看到眼前精心準備的一切時,這些顧慮就馬上煙消雲散了。

除了期待,還是期待!

在南京到北京的路上,我一直在思考汪峰一步步走向成功的關鍵。

天賦與時運固然不可或缺,但最重要的還是他一直強烈表達著對生命的焦慮與希望。

這種焦慮和希望不僅在20年前、10年前,甚至現在,都是無數人既擺脫不了又解決不了問題,而且愈演愈烈。

所以現在他能把演唱會開到鳥巢。所以我來了,八萬觀眾也來了。

演唱會一開場,大家都被舞台的配置,尤其是傳說中的Xman給震撼到了。

官方說他是科技的體現,連接著現在與未來。而我卻更願意把它理解成我們每個人內心那個強大的自己。

它雙臂張開,凝視前方,肅穆莊嚴,現場配上史詩般的音樂,像是要帶著八萬觀眾來到另外一個世界。

在這個世界里,我們每個人都充滿無窮的力量。所有俗世的愛恨,所有時空的阻隔,都變得如此渺小。

《哭泣的拳頭》、《名利場》、《我真的需要》等一串勁爆的音樂開場后,第一首全場大合唱的音樂響起了——《怒放的生命》。

「全部,站起來!」汪峰向全場觀眾怒吼道。

誰不想擁有怒放的生命!汪峰通過音樂將無數人的激情點燃。

對於生活在都市壓力之下的我們,除了眼前的苟且,除了詩和遠方,還有當下的不甘與奮鬥。

這首唱罷,他特別介紹了三位來到場嘉賓。

一位是40年前教他拉小提琴的啟蒙老師,還有兩位是前鮑家街43號的成員杜詠和龍隆。

他說:「杜詠和龍隆你們好,知道你們在場下,我心裡是特別幸福,那些歲月是最美好的。」

《鮑家街43號》專輯封面

在來的路上,滾君甚至還在期待,汪峰會不會把鮑家街的成員請上台再次合作。雖然這個願望沒能實現,但一切都夠了。

在我看來,汪峰一直沒有變。特別是當他在演唱會後半段唱起《小鳥》的時候。

我記得他在上一輪巡演現場時說過,他每一次演唱會都要唱起這首歌,因為《小鳥》來自他的第一張專輯,是記錄他年輕歲月的一首歌。

還有一首歌也是如此。它對滾君意義重大,曾在2年前,在我最迷茫無助的時候給我帶來了努力下去的力量。那時候搖滾客才剛剛起步,沒人、沒錢、沒經驗,有的只是團隊幾人幼稚的夢想。

這首歌叫《美麗世界的孤兒》。

昨晚,當熟悉的鋼琴前奏響起,汪峰安靜地站立在舞台中央深情的唱著。

「別哭,我親愛的人,我想我們會一起死去。」

「別哭,夏日的玫瑰,一切已經過去。」

我從未懷疑,他一直是那個飽含人文關懷、美麗憂傷的詩人。

但不同之處在於,即使在這樣一首充滿了悲觀主義色彩的歌里,汪峰的作品都能給人帶來無窮的力量和希望。

「哦別哭親愛的人,我們要堅強我們要微笑,因為無論我們怎樣,我們永遠是這美麗世界的孤兒。」

這是他性格特質的真實寫照,和那個唱《怒放的生命》、《飛得更高》的汪峰完全一致。

20多年了,他一直在做自己,在唱自己。

本場演出一共持續了三個小時,最後一首歌曲是2009年發行的《光明》。

無論是全場最嗨的《一起搖擺》、最壯觀的《我愛你》,以及最感人的《美麗世界的孤兒》都不及這首適合壓軸。

這也是汪峰做為國民級搖滾歌手所承擔的社會責任。

「雖然失敗的苦痛已讓我遍體鱗傷,可我堅信光明就在遠方。」

想想滾君這些年做搖滾客所經歷的失敗與挫折,打擊與詆毀,這不就是我要向世界以及自己宣告的嗎?

演唱會最後一幕,一位穿著宇航服的孩子帶著希望,去向未來

大學剛畢業那會,對於滾君來說音樂就該反叛,就該極端,就該燃燒自己。

後來自己創業,做了搖滾客之後發現,那樣的人生固然璀璨,那樣的音樂固然精彩,但我們不是在做純藝術,而是在做大眾音樂。

既然是這樣,除了人文關懷外,社會價值也是必須的。

汪峰的音樂就是這樣。無論你喜不喜歡,當看到鳥巢八萬人熱淚盈眶地吶喊時,你就會知道,什麼才是具有普世價值的音樂,什麼才是真正的巨星。

昨晚這場演唱會給我帶來了很多感動。一位音樂人,從搖滾樂開始,一步步把演唱會開到鳥巢,這本身就是一種奇迹。

我跟著唱完了全場,這些歌里都是我正在經歷的痛苦與掙扎。

滾君想到了目前一起共事的同事,並更加堅信,對於我們所為之奮鬥的搖滾客來說,「光明就在遠方」。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