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戰狼2》的分鏡師,還在美院讀研二

《戰狼2》的分鏡師,還在美院讀研二

策 划|陳宇浩

撰 文丨姜周

攝 影|姜周

本文轉載自公號杭州浪貨(ID:touchsex5218),已獲授權

吳京執導的電影《戰狼2》成爆款應該是今夏最火爆的話題之一。

截止今日(8月8日)18:00,它的總票房已達35.5億,早已打破此前周星馳《美人魚》33.9億的票房紀錄,成為新一任票房冠軍。

今日零點左右,《戰狼2》發感謝圖回應「前冠軍」《美人魚》的祝賀

在新京報此前做的調查——《為何這麼愛看《戰狼2》?》一文中(戳藍字可看→13天34億,《戰狼2》成票房冠軍),有近一半的人覺得這片動作戲拍得太好看,不僅燃,還拍得非常「好萊塢水準」…然而如果我告訴你,這部電影里那些燃爆大場面的分鏡頭,都是一位美院的學生畫出來的,你會驚訝嗎?

而且,還是位帥哥……

在美術學院象山校區4號樓的研究所工作室里,見到了美術學院影視與動畫藝術學院研二在讀的學生張一鳴,他就是《戰狼2》的分鏡師。

正是他和另外兩位作者,協力完成了《戰狼2》整個劇本的故事板分鏡。

張一鳴負責完成了小超市打鬥、非洲街槍林彈雨、華資醫院血戰、坦克漂移這幾部分的分鏡創作。

說到分鏡頭,更多人聽說這個詞還是當時流傳出來的姜文在拍《陽光燦爛的日子》的時候手畫的分鏡頭草稿

▼▼▼

正是這些看起來類似隨筆塗鴉的火柴人,才有了導演對鏡頭和場面的靈活調度。

分鏡師,這個在好萊塢早就是電影工業體系中標配的工種,國內的電影拍攝中其實很少出現。

張一鳴說,如今能完整有能力做整本電影分鏡故事板創作的人真的不多,導演里畫的最好的,應該就是徐克了。

徐克《狄仁傑之通天帝國》分鏡稿

▼▼▼

《戰狼1》是沒有這個環節的,到了《戰狼2》,吳京想要做得更好,怎麼辦?加分鏡故事板啊!

張一鳴為《戰狼2》畫的分鏡故事板

▼▼▼

Q:吳京怎麼會認識你的?

A:2016年5月的時候,導演侯爵要拍一個手機廣告,就找到我畫分鏡頭,剛好廣告的主演是吳京,他也看了我的故事板,但當時也沒說什麼。

張一鳴的廣告故事板

▼▼▼

到了5月底,我大學部的畢業展剛結束,侯導突然給我發微信,說「京哥要你電話!」

5分鐘吧反正10分鐘不到,就一個北京的電話打過來,那頭的吳京開口就是一句:張老師好!

當時我是懵逼的,愣了2秒趕緊回了句:吳老師好!

後來是說當時京哥拍廣告時就覺得我故事板畫的很港漫線條很硬朗,挺適合戰狼的風格的,所以會找到我。

至於喊我「張老師」,估計是說這位繪畫風格老練的作者,一拿筆就知道是老江湖了......

Q:一個電話你就去了北京?

A:當時電話里京哥很迅速地給我理了遍故事思路,就讓我覺得很靠譜,也很誠懇,誠懇到了我沒法拒絕的地步。

而且這也不是我第一次給電影畫故事板,除了日常的廣告外,之前我已經給劉亦菲演的《拯救飛虎隊(暫未上映)》,張智霖梅婷演的《京城81號2》做過,所以當場就買了機票,第二天就去了北京。

《京城81號2》故事板

▼▼▼

Q:進組的這段時間裡,發生什麼讓你印象深刻的事了嗎?

A:這個就真的是太多了。

當時是到公司里報到,進去先把我安排到了一個會議室,當時大家都在討論電影,我因為趕路有點累,又是剛來,就縮在角落裡休息。

迷迷糊糊就聽見外面有腳步聲,輕快但是又很穩重,我就覺得是京哥來了。進門的吳京先處理了一些事情,然後我上去打招呼,京哥就上前握著我的手說了一句「你可算來了!」

片場的攝影指導敖志君,吳京和張一鳴

▼▼▼

簡單介紹了基本情況,京哥就說,來都來了,就先幹活兒吧,但當時其實我不算是進組的一個狀態,合同也沒簽,就先跟動作導演薩姆(Sam Horgrove)碰了一些戲,我當場畫,畫完Sam就說「Good job」,京哥:「OK,就是你了!」

電影里冷鋒用彈簧床擋住RPG導彈的場景

▼▼▼

在得到Sam肯定的回復后,京哥找了製片跟我簽合同,給了我劇本,封面上他寫了個「FOR 張一鳴」,整個流程很快很迅速,就完全是吳京的風格。

劇本

▼▼▼

Q:所以你跟吳京的交流多嗎?畢竟應該是要不斷溝通。

A:相對之前《京城81號2》的時候,跟導演的溝通其實不算多,因為他又要改本子又要導又要自己上去演,其實是很忙,在合作上應該是動作導演Sam跟我交流最多。

Sam和張一鳴

▼▼▼

但其實私下裡吳京是那種很直男,很MAN,但又很會照顧人的那種。

到的當天下午,因為坐了一中午的飛機,沒有吃東西很餓,我就問製片有沒有吃的,剛好吳京從後面經過,就把他準備吃的健身餐給了我。因為吳京為了電影需要各種鍛煉來維持身材,我平時最大的愛好也就是健身,所以很早兩人就在這點上有過交流。

當時他也沒有太多話,就是「餓了啊,給你吃」。

當時我的心情用「誠惶誠恐」來形容都不過分。

吳京的健身餐

▼▼▼

我最最難忘的,就是京哥帶我去改裝車庫,裡面放著大家看到的坦克啊汽車道具導彈槍啊這些,我們都是喜歡車的人,就一邊在裡面逛一邊聊地很開心。

道具庫里的塑料黑人模特

▼▼▼

天氣熱,京哥就脫了上衣,就是大褲衩子拖鞋上身赤裸著的吳京,黝黑的肌肉簡直了,我也練嘛,索性也脫了上衣,後來兩個人又到河邊的草地上躺著曬太陽。

這讓我覺得這個我從小看他電影長大的「明星」,不只是一個鐵血真漢子,還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

Q:有些分鏡你是畫了,但實際上映的版本是改掉的?

A:這個很正常,大家電影里看到的坦克版「速度與激情」就是我根據Sam的要求改了一遍又一遍最後確定的。

我們先用玩具坦克照著故事板做了演示,然後上了六輛真坦克那都是會動的坦克,有油門有剎車油離合,可惜我開不了。

基本上現場就是現根據故事板去拍,不對的導演提出來,我就現場改現場畫。

關於坦克大戰,本來有一個冷鋒衝上去把手榴彈丟進炮筒里的橋段,後來覺得太老套了就沒用。

改得多也是因為京哥是真的聽我們的,就是在上廁所的時候,他也會忽然問:你覺得有哪些不太對的地方,告訴我,這很重要。

我當時就說冷鋒個人的情感部分可能還不是特別豐滿,所以後來補充了很多情感鏡頭,讓最後那句充滿憤怒的「blood for blood」有了更牢固的感情基礎。

吳京問于謙認不認識那顆子彈

▼▼▼

Q:所以分鏡頭其實在整個電影的製作里其實是很重要的咯?

A:也不是,分鏡故事板也有不能實現的地方,就像一開始那場打水底打海盜的戲,足夠經典,但故事板其實是畫不了的。

因為是一鏡到底,故事板沒辦法表現出如此多的細節,只能通過細膩的文字描述來描述這個片段。

故事板有個1:2.35的框,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束縛」,在框里我可以感性創作,也因為有框才能夠保持理性。

我會想在這個框里一直畫下去,但不是因為它有多重要,就像小時候看完馬榮成的《中華英雄》后我畫的那些漫畫一樣,別人怎麼看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希望為了分鏡頭而去畫分鏡頭,我享受的是這個創作的過程。

輸入關鍵詞查看精彩內容

逼 死強迫症丨高端吃貨丨成人學英文丨精神處男看高中女生丨陰三兒丨奇葩道具保存丨藝術品成emoji丨最美50書封丨恐怖片教父|50歲芭蕾 天後丨妓院里的藝術丨真正的民謠|偽作大師丨跟劇照學拍照丨AV女優的真實生活丨最文藝美術館丨欣賞裸體畫的正確方式丨最勵志自拍丨你的姓對應的殺手 丨照片變海報丨銀河映像丨偶戲大師丨文藝片女王丨身價幾十億的樂隊丨冰火花式死法丨最懶最窮藝術家丨文青測試丨陳粒我愛我家總攝影丨人藝最純老炮兒丨最難聊的社恐藝術家丨當代戲劇30年記錄者丨陳佩斯寵物經丨椎名林檎丨寫盡SM的作家|與向京聊慾望|最毒舌影評人|任素汐|華語歌手愛撐傘|好妹妹樂隊|鍾立風|王梵瑞

本文為文藝sao客(ID:so_art)原創內容

未經新京報書面授權,不得轉載和使用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