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專欄丨偷偷講給紅旗聽

專欄丨偷偷講給紅旗聽

文/孫銘訓

紅旗開啟的全新經銷商招募工作,讓我們看到了它追求2020年銷量突破5萬輛的決心,但過於強調私人購車的比例,又可能束縛其發展。

3月份,紅旗轎車發布了其4S店的第一輪招募公告,共在35個城市招募36家4S店。公告顯示,紅旗將對過去以「紅館」為主的渠道模式進行調整,並逐步過渡到傳統的4S店模式,新的模式下,經銷商建設一個紅旗4S店的成本相當於過去的建設「紅館」的十分之一。

根據紅旗的戰略規劃,至2020年紅旗品牌將有8款新車面世,其中今年將推出大改款H7、H5以及一款豪華大型SUV。藉助於全新的渠道和強有力的產品,紅旗希望能夠在2020年將實現5萬輛的銷售目標,以及將私人購車比例從如今的67%提升至86%。

作為一個推廣新商業模式發展的人,我贊成紅旗積極實施多元化的建店標準,因為網路是一切商業模式開展的基礎,但我認為紅旗這個時間過於強調私人購車比例,容易讓自己陷入傳統的商業模式中,而難以實現自我突破。

作為本土唯一一個豪華汽車品牌,紅旗的發展本應得到政府支持,但我們發現,不論是在杭州舉行的G20峰會,還是在北京開始的APIC領導人會議,接待各國元首和工作人員的車輛多為寶馬5系和別克GL8。相信紅旗自己也非常鬱悶。

但我們也能夠理解政府的工作,在倡導綠色出行的節約型社會,政府已經不可能再為某一次會議而購置大批接待用車,而像神州專車這類的高端網約車平台,恰好又滿足了政府的用車需求,因此沒有進入神州專車採購目錄的紅旗汽車,自然也就不能接待各國元首了。

所以,我們說紅旗不應追求私人購車比例的提升,而應該追求商業模式的創新,在這裡我們並不是建議紅旗應該跟神州專車進行合作,而是希望紅旗多從商業模式上考慮,在滿足政府多元化用車需求的同時,也要為消費者個人提供多種形式的用車需求。而往往全新的商業模式並不是以私人購買為主,如融資租賃公司、共享車品牌、甚至一汽財務等都可能是其最直接的買家,只不過要交給下游的經營性租賃公司運營而已。

根據未來產品規劃,紅旗將衝擊5萬輛的銷售目標,從新車規劃和經銷商渠道發展來看,我們看到了紅旗願意放下身段,與市場進行融合的決心,包括它所提到的私人購車比例,也是希望未來紅旗的銷售更加多元化而不只是政府採購。但是,我不建議紅旗刻意進行降價或對新車採取低定價策略,因為這將損壞品牌,不利於經銷商發展。

此前,《出行+》數據財經新媒體曾通過多個渠道向紅旗營銷團隊表達「紅旗應發展共享車品牌」的想法,因為,當前的商業環境更加嚴峻,經銷商投資人也變的更加挑剔,紅旗選擇在這個時間招募經銷商投資人,只談理想,已經難以吸引投資人的關注了。所以,我們建議紅旗應該與其經銷商共建全新的出行品牌,在共享用車領域做出自己的嘗試。

在零售終端,我們也建議紅旗與一汽財務等汽車金融公司多碰撞,爭取儘可能多的發展金融產品,在不降低整體售價的基礎上,降低購車門檻。

儘管我們仍堅信未來的5年時間內,汽車市場仍將持續呈現10%左右的增長勢頭,但這一切都是以汽車金融的大發展為前提,通過多元化的產品設計,有效降低購車門檻、保證有車的消費者縮短換車年限,讓無車一族也能實現方便的出行用車需求。

從目前汽車市場的現狀來看,整個商業環境面臨轉型,經銷商盈利水平低下,都在尋找轉型的方向,並對二手車及汽車金融抱有期待,但在《出行+》看來,汽車金融最終將是整車廠金融,而且經銷商也願意配合整車廠金融進行商業模式的調整。

我們說,紅旗要實現2020年的銷售目標,至少要將網路擴展到100家,目前第一批招募反饋不錯,已經有很多家投資人提交了建店申請,其中不乏實力雄厚的ABB等主流豪華品牌的投資人。但這只是開始,要保持持續的吸引力,紅旗必須是新商業模式的引導者,至少要讓經銷商投資人願意冒險與他一起成長。

孫銘訓,《出行+》數據財經新媒體創始人,曾任《第一財經日報》資深記者,《汽車商業評論》新媒體負責人,對汽車產業上下游板塊保持持續關注,是最早深入二手車市場研究的新聞人,曾在2015年初協助人人網完成對車易拍的投資。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