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西安事變中周恩來的衛士組長龍飛虎

西安事變中周恩來的衛士組長龍飛虎

1936 年 12 月 12 日,西安事變爆發, 這是改變歷史進程和命運的事件,龍飛虎是親歷共產黨和平解決西安事變的見證人。

1937年,時任西北保衛局偵察科長的龍飛虎

飛機貨艙里的乘客

西安事變后,黨中央派出了以周恩來、 葉劍英、博古、李克農等為主的代表團,赴 西安謀求和平解決西安事變。我父親在長征中擔任紅一方面軍政治保衛局偵察科的科長,負責偵察,走在紅一方面軍的最前邊,給很多領導人留下深刻印象。時任政 治保衛局局長的李克農,選調正在紅軍大學二科學習的我父親龍飛虎和邱南章、龍家貴、楊家堡四個年輕的紅軍保衛幹部去西安保衛周恩來的安全,我父親任周恩來的警衛衛士組組長。李克農專門提出,要我父親全權負責保護好周恩來副主席,寸步不離。

周恩來率領代表團一行到達延安機場,張學良派來的飛機已在等候,但飛機只能乘十個人,同機來接周恩來的中共駐東北軍代表劉鼎和飛行員已佔了三個人,周恩來決定帶我父親和楊家堡兩個警衛幹部、譯電員童小鵬乘飛機先到西安, 讓羅瑞卿等人次日乘汽車趕去西安。周恩來又問飛行員,可否多搭乘幾個人,飛行員說,坐在機艙里不能保持平衡,但飛機頭部行李艙是空的,可以多躺兩個人,這 樣飛機就平衡了。看到大家正躊躇,不好確定誰躺到行李艙,我父親和楊家堡自告奮勇躺到行李艙里。飛機飛行一個多小時后,在下午 4 點左右到達機場。下機后, 童小鵬等人都興奮地說著坐飛機從天上往下看的感受,我父親這才明白跟貨艙里的 感覺不一樣,就嘟囔著說:「這次可開了洋葷,黑咕隆咚什麼也看不見。」說得周恩來等人都不禁大笑起來。

「老」紅軍遇到新問題

我父親一行跟著周恩來到西安后,住在張學良公館東樓。當晚,張學良在公館設宴為周恩來洗塵接風。當張學良見到周恩來為談判而剃掉了留了多年的大鬍子時,直呼:「可惜!可惜!」張學良首先 舉杯歡迎周恩來和中共代表團來西安共商抗日大計。周恩來舉杯轉達毛澤東、朱 德、彭德懷等領導人對張學良的問候,並 祝賀張學良、楊虎城發動「兵諫」成功。 這些小紅軍出身的隨員可都是「土包子」, 來西安的路上又餓了兩天,在宴席上飯量很大,裝飯的碗很小,一口一碗,忙壞了 一旁的勤務兵。周恩來說:「你們這些娃娃,怎麼這樣吃,人家宴請呵!」我父親這些年輕的「老」紅軍不懂有關的禮儀就回答:「紅軍娃娃不管這些!」周恩來只好說:「那你們自己裝飯吧!」初到大城市的這些小紅軍們就這樣懂得了吃飯也要有「規矩」。

周恩來在西安除了要見東北軍、西北軍的軍官,也要接見、拜會各方人士。周恩來告訴我父親和他的戰友們,客人進屋后要幫著將客人的大衣、帽子掛到衣架上。第一次接待客人時,我父親和他的戰友們在等待客人脫大衣時嫌他們動作太慢,就在客人脫大衣時,從客人身後同時摘下了他們的禮帽,客人們嚇了一跳。周副主席一邊批評我父親一邊向客人們做解釋,好在得到了客人們的諒解。我父親和他的戰友們了解到統一戰線工作中有關禮儀的重要性和程序。在以後的工作中,周恩來還陸續教給我父親吃西餐等與工作有關的一些事宜。

有一次張學良陪周恩來吃飯,席間, 張學良問周恩來:「這次能否派幾個紅軍大學的學員到東北軍幫助工作。」周恩來說: 「我這次就帶了這幾個衛士。」張學良看著我父親問:「你多大了?」「21 了,老紅軍了!」我父親挺著胸脯大聲回答。張學良看著我父親笑著說:「我看,還是個兒童團嘛!」大家全笑了起來。周恩來對張學良說: 「都是紅小鬼,上過井岡山,走過二萬五千 里長征路。」我父親聽后心裡暖暖的。

1955年授銜時的龍飛虎

周副主席的操勞

我父親等四人跟著羅瑞卿、杜理卿(許建國)到東北軍政治部軍警督察處和特務團協助工作,任偵察組組長兼西安市東南區區長。大家住在張學良公館樓 下,主要任務是保衛中共代表團首長的安全。軍警督察處由張學良的衛隊營長孫銘九任處長,紅軍方面,羅瑞卿和杜理卿任科長,我父親等任科員;軍警督察處在西安城內權力很大,可任意出入茶館、酒樓、戲院等各種場所檢查,對開展紅軍的情報工作十分有利。他們也經常到南苑門「剿匪司令部」了解有無反共的情報。

西安城當時的環境十分複雜,城內遍布著軍警憲特、各種幫派,還有日本特務。在解決西安事變這一個月當中,我父親和戰友們槍不離手,緊跟著周副主席會見了各界人士 100 多人。親眼見到周副主席和博古、葉劍英、李克農、王若飛等領導是怎樣夜以繼日地在「主戰派」「主和 派」,以及各種持槍荷彈、形形色色的人之間斡旋。周副主席眼熬紅了,嗓音啞 了,鼻子常流鼻血。他常和衣而卧,鞋也 不脫,即使十分疲勞仍以百倍精神完成黨的任務。他還抽空向同志們講解為什麼不殺蔣介石(大家都很想殺了蔣介石,為犧 牲的戰友和死難鄉親們報仇),什麼是「民 族大義」,什麼是「統一戰線」,提高了大 家的思想覺悟。

我父親印象最深的就是多次跟隨周副主席見他與宋美齡兄妹會談,以及 12 月 24 日晚 8 點跟隨周副主席與蔣介石談話。 蔣介石表示接受中共建議:停止剿共,聯紅抗日等六項建議。

但是,12 月 25 日下午 3 點多,張學良私送蔣介石回南京。據說,在機場蔣還對楊虎城一再表示:我以領袖人格保證, 答應你們的條件保證實現。假如不能實現,你們可以不承認我是你們的領袖。

當得知張學良陪同蔣介石一起回南京的消息后,我父親又緊隨周副主席趕到機場,但飛機已飛上了天。周副主席急得直跺腳並仰天長嘆道:「漢卿啊,草率啊!就是看《連環套》那些舊戲看壞 了。你不僅要『擺隊送天霸』,而且還要 『負荊請罪』么!」僅僅幾個小時后,剛離開西安的蔣介石立馬就反悔了。蔣介石這樣言而無信、出爾反爾,對照我們共產黨在當時雖然弱小,但為了全民族共同抵禦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顧大局棄前嫌、團結一致,努力奮鬥的事實, 讓我父親更加堅定了信念:跟共產黨走是走對路了;而且要一直跟著共產黨走下去!

張學良私放蔣介石后,東北軍中,以 孫銘九為主的「少壯派」殺了六十七軍軍長王以哲,製造了二二事件,致使東北軍、西北軍中「主戰派」與「主和派」的 矛盾驟然尖銳,西安城中風雲突變、前途叵測、謠言四起。周副主席又在各派間曉 之以理,與戰友們一起,避免了東北軍內部兩派之間的爭鬥。 在和平解決西安事變的過程中,我父親和戰友們圓滿地完成保衛周恩來和中共代表團其他領導安全的任務。我父親穿著東北軍少校副官的軍服安全撤出西安,回到延安。

《百年潮》2017年3期

訂購方式:

1.當地郵局訂閱,郵發代號:82-920

2.雜誌社訂閱,電話:010-82517170

3.京東網站訂閱,中共黨史出版社官方旗艦店4.讀者服務部聯繫電話:010-83072533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