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此人是降臣,曾規勸李淵,成為李世民智囊團的「十八學士」之一

此人是降臣,曾規勸李淵,成為李世民智囊團的「十八學士」之一

自從王世充大敗后,其昔日部下紛紛獻城歸順李淵,只有襄陽的行台僕射蘇世長等人沒有投降。

其實,豆盧行褒、蘇世長等人和李淵還是好朋友,李淵念及舊情,屢次寫信勸說他們投奔唐朝。但每次送信的使者都被豆盧行褒殺死,不過蘇世長對此一直沒有表態,氣得李淵咬牙切齒。

武德四年,李世民獲得東征洛陽的全面勝利,王弘烈、王泰、豆盧行褒、蘇世長等人自知再也無法守住襄陽,只好獻城投降。至此,王世充的勢力全部被消滅。

對於如何處置蘇世長等人,李世民不敢自作主張,將他們全部押往長安,讓李淵審判。

這年的七月,李淵終於見到了「老友」豆盧行褒與蘇世長。不過,讓他們沒想到的是,李淵下令當場處死豆盧行褒,而責問站在一邊低手垂目、惴惴不安地等著自己結局的蘇世長。

「我多次寫信給你,你咋到現在才來歸順我?」

一般人見皇帝這個態度,恐怕早嚇得兩腿發軟,可蘇世長不是一般人,他聽出李淵語氣裡帶著責備,答道:「大隋失去政權,天下所有人都在追逐爭搶這個政權。如今既然陛下你已經獲得了統治大權,為何還要怨恨曾經同你一起追逐爭搶的人呢?還要判他們同你爭權的罪呢?」

李淵一聽,笑了,立即下令釋放蘇世長,不僅如此,還任命他為自己的諫議大夫。

實際上,李淵還真沒看錯人!

一次,李淵在高陵圍獵,收穫不小,十分高興,就問隨行的文武大臣:「今兒個打獵,大家高不高興啊?」

但除了蘇世長,所有人都為此歡呼。

李淵感到很奇怪,就問:「你難道不高興嗎?」

你猜蘇世長怎麼回答?

他說:「陛下行獵,就是稍稍耽誤了一些政事而已,打到的獵物也不足百隻,還談不上高興啊!」

這話剛一說完,李淵的臉就沉下來,問:「狂態複發邪?」(「你是不是癲狂之症又發作了?」)

蘇世長還是不慌不忙,答道:「於臣則狂,於陛下甚忠。」(「對於我來說確實有些癲狂,但對於陛下你來說那是絕對的忠誠。」)

還有一次,李淵讓蘇世長陪自己在披香殿喝酒。

喝著喝著,蘇世長的酒氣就上來了,舉著酒杯問李淵:「陛下,這個披香殿是隋殤帝楊廣建的嗎?」

李淵儘管有些微醉,但頭腦還是清醒的,一聽這話,不得了,立即站了起來,指著蘇世長說:「你是不是又在裝瘋賣傻?你明知道這披香殿是朕修建的,為何還說是楊廣修建的?

「陛下你誤會了,臣真不知道是誰建的。只不過看這披香殿如此華麗奢侈,像商紂王的傾宮和鹿台一樣,若是新興帝王,斷不會如此啊。如果真是陛下修建的,那確實是不應該哦。想當年我們在武功時,陛下所住的房屋僅僅能遮風避雨,那時候陛下都認為非常滿足。如今繼承的隋朝宮殿已經是極端豪華奢侈了,陛下何必修建新的宮殿呢?如果這樣陛下又怎麼能矯正隋朝的過失呢?」

李淵一聽,哪裡還敢再喝酒。之後,調蘇世長出任陝州長史、天策府軍咨祭酒兼文學館學士。

李世民即位后,蘇世長逐漸與杜如晦、房玄齡等齊名,畫像立於秦王府文學館內,成為李世民智囊團的「十八學士」之一。還曾奉命出使突厥,在談判中不辱使命,回來后出任巴州刺史,在上任的路上不幸溺水身亡。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