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微信色誘網友,半年收入三萬多!滄州這對夫妻是怎麼做到的

微信色誘網友,半年收入三萬多!滄州這對夫妻是怎麼做到的

微信找「紅顏」,一會兒被騙7000餘元

「下午幹嘛去?」

「沒事。」

「出去玩吧?」

「嗯。」

「我去接你,發個位置。」

……

「我到了,不是去買小熊嗎?」

「我要在網上買,你給我發過來。」

「我帶你去商場買。」

「你先給我把小熊買了行嗎?哥哥!我從網上買……你發過來我就和你出去。」

「還差點,388,真的呀……我都告訴我媽媽晚上不在家吃了。」

……

「哥哥,幫我買件羽絨服好嗎?……快報銷呀……我都告訴我媽媽今晚不回家了。」

……

今年1月11日下午,滄縣的小勇(化名)向滄縣警方報案,稱被人在微信上詐騙7250元。

小勇說,前段時間,他通過搜索附近的人在微信上結識了女網友「玫瑰」,平時也沒有怎麼聊天,主要是「玫瑰」有時跟他要個紅包。當天下午一點多,他們聊了一會兒,約好見面一起去買東西。

他很想見見「玫瑰」,和她一起玩玩,就按照「玫瑰」發的位置到了滄縣李天木。到達指定位置,「玫瑰」開始以給她發紅包在網吧買東西,在朋友圈向朋友炫耀等諸多理由,讓他在微信轉賬,否則就不和他見面。

禁不住「玫瑰」的各種說詞,他陸續給「玫瑰」轉了6250元錢。沒想到,「玫瑰」收了錢還是不和他見面,微信被拉黑,消息發不過去,給「玫瑰」打電話,電話也關機了。

他感到被騙了,又通過另一個微信號和「玫瑰」聯繫,「玫瑰」說遇到了困難,等有錢以後就還給他。於是,他又給「玫瑰」微信轉賬1000元錢,想看她到底還敢不敢收。沒想到,對方毫不客氣地又收了錢。他心裡氣不過,就向警方報了案。

確定嫌犯位置,試圖套取騙子信息未果

「小勇在等『玫瑰』時,兩人曾在微信上共享過位置,顯示『玫瑰』的位置離小勇停車的地方不遠。」滄縣刑警大隊風化店刑警中隊中隊長蘇同才告訴記者,據此,警方判斷這個「玫瑰」應該就在滄縣李天木,當即派出警力對當地可疑人員展開秘密調查。同時,有民警試圖用微信加「玫瑰」為好友,套取對方身份信息,結果發現「玫瑰」的微信顯示不存在了。

大約過了一個月,小勇再次向警方提供線索,又有一個「女子」在微信中主動加他為好友,聊天的套路和「玫瑰」幾乎一模一樣,沒事就找各種理由要紅包,兩天沒給,對方就把他拉黑了。他懷疑這個人和「玫瑰」是一個人。

在李天木的調查沒有進展,小勇再次提供的線索讓蘇同才精神一振。針對小勇提供的另一個微信號碼,蘇同才發動很多人,偽裝成土豪、社會閑散人員等各種身份與其加為好友,在聊天中試圖套問對方身份信息,其間也應對方要求發過代表表白心意數字紅包,諸如5.21元、5.20元、13.14元等,但對方一直嫌少,有的人更是直接被拉黑了。

「在與多人的聊天中,對方警惕性很高,一直刻意迴避自己的身份,具備一定的反偵查能力,致使我們的調查工作陷入僵局。

在這期間,辦案民警曾對周邊縣市類似案件進行過調查,卻沒有發現有其他報案。」蘇同才說,這種情況並不符合常理,微信詐騙隨機性很強,大多是大面積撒網,不可能只騙了這一起。警方判斷,一直沒人報案應該是受害人出於怕丟人的心理或被騙金額較小,都選擇吃啞巴虧。

篩查三千紅包,確定兩省多地80餘受害人

今年7月,鳳化店刑警中隊一路民警趕赴深圳騰訊公司,針對已掌握的兩個微信號碼進行調查,結果讓民警吃了一驚。

「我們掌握的兩個微信號碼,從今年1月19日至7月19日,半年時間一共收過3000多個紅包,去掉搶紅包等極小數額的轉入金額,我們著重對大額以及有表白含意、吉祥含意的數字金額進行篩查,最終確定了2400餘個紅包,涉及滄縣、滄州市區、孟村、黃驊、青縣、山東德州等多地的80餘名受害人。

蘇同才告訴記者,2400餘個紅包中,多數都是5.21元、5.20元、13.14元、6.66元、8.88元等金額,還有131.4元、200元、300元這類數額,再多的就是520元、666元、888元、1000元、2000元等金額。初步統計,累積金額3萬餘元。

與此同時,警方掌握了兩個微信號碼持有人的真實身份,發現兩人都姓王,戶籍都在滄縣李天木,是同一家人,相差7歲,應該是一對兄妹。隨後,辦案民警又發現了異樣,兩人監護人不同,不可能是兄妹。這是怎麼回事兒呢?辦案民警通過進一步秘密排查,最終解開了謎題。原來,這兩個人是剛剛登記結婚不久的一對小夫妻。

夫妻拍檔落網,供述一年詐騙上百人

8月9日,涉嫌電信詐騙的這對王姓小夫妻被風化店刑警中隊依法傳喚。在證據面前,兩人分別供述了自去年7、8月份至今年6月份,兩人互相配合,從網上找美女性感圖片,利用兩個手機微信號碼,不時變換頭像和昵稱,從附近的人中專加男性為好友,以出去玩、開房等方式,引誘對方發紅包或轉賬,詐騙上百人。

記者在警方繳獲的其中一個用於詐騙的微信號碼上看到,王某妻子主要使用的微信號昵稱「再見再不見」,頭像和朋友圈主題圖片都是女性半露的胸部,極具誘惑。在其中,一名男性網友被犯罪嫌疑人用侮辱性語言重新標註了昵稱。

原來,王某的妻子和那名男性網友聊天的內容並不太多,在她的要求下,男性網友先發了兩個小紅包。當聽她說可以和他外出過夜后,男性網友一次性給她的微信轉賬2000元。隨後,男性網友一再要求,確定她變了卦,一怒之下把她的微信拉入黑名單。感覺這人很好騙,她隨後給其重新改了備註昵稱,又讓丈夫王某用名為「玫瑰」的微信號碼嘗試再騙此人一次,但沒有成功。

「在調查過程中,我們發現王某的微信號碼因多次被人舉報,今年5月已經被騰訊公司封號。今年6月,擔心被人發現,王某妻子也把微信號碼停用了。之前她剛剛申請了一個新號,還沒開始行騙,就被抓獲歸案。」

蘇同才告訴記者,這對夫妻專以男性為目標,用出去玩或開房為由,哄他們發紅包或轉賬,如果感覺對方不好騙,就由王某的妻子用語音跟對方聊會兒天,讓對方深信不疑。在詐騙過程中,他們從不和對方視頻,表達意思的言語也不露骨,都是用晚上可以不回家等語言來暗示可以開房,有時也會用色情圖片等引誘、暗示對方,讓本就報有不良目的的對方遐想不斷,為尋求刺激最終落入騙局。

受害人被騙后,多因怕丟人或被騙金額較少,基本上都沒有選擇報案。蘇同才呼籲受害人,應儘快與滄縣警方聯繫,配合警方進一步核實查證,幫助警方將犯罪嫌疑人繩之以法。同時他還提醒廣大群眾:虛擬世界難辨身份真偽,網路交友一定要潔身自好,以防落入騙子設下的陷阱。

緊急求助!滄州市區這個男童是3年前被拐賣來的!能幫他找到親生父母嗎?

帶著患病母親上大學!滄州這個男孩子的舉動足以感動…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5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