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很少有人能讀懂逼死白起的這9個字,那是古代官場厚黑學的巔峰

很少有人能讀懂逼死白起的這9個字,那是古代官場厚黑學的巔峰

丞相范雎奉命探望白起,言語懇切,希望能勸說白起,挂帥出征。

白起看著這位丞相,思緒似乎回到了幾十年前,丞相魏冉,一手提拔自己,從此就開始了金戈鐵馬的征伐生涯,魏冉,也是那朝堂之上的文臣,那時候的自己奮勇征戰以報丞相提攜之恩,回頭看看,也許那時魏冉丞相,也是為了鞏固地位,讓自己死心塌地賣命罷。不曾後悔,因為那時候,他們個人的利益、理想,與這個國家的前進之路,是重合的吧。

今天這天下快要平定了,自己不過是一把刀罷了。也許魏冉當初沒有提拔自己就好了,也就不需要背負著如此沉重的鮮血與性命,做一個小頭領,帶著幾個兄弟,拼殺立功,到時候老了,揮不動刀了,就回來建個小祠堂,逢年過節拜祭一番當年的戰友,坐在村口岐山那株老樹下,幾枚腌肉,幾杯濁酒,醉著,睡著,也挺好。

當年的小村,還在吧,可是跟隨自己一起征戰的兄弟,卻越來越少了

丞相范雎沒能勸動那個沉默的老將。

公元前257年,秦軍戰況越發不利,邯鄲城下,秦趙軍民,冤魂盈天。秦王大怒,一道王令:大秦國,再沒有了武安君爵位!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士兵白起,即刻動身,國家有難,匹夫有責!

士兵白起老了吧,病了吧,一個孤獨的身影被落日拉的很長。他走得很慢,而大王也老了吧,病了吧,一顆懷疑的種子在憤怒中瘋長。他催得很急。

秦王見白起行進緩慢,召丞相范雎前來問詢:「上次探訪白起,到底是如何情形?」

范雎答曰:「其意怏怏不服,有餘言。」

范雎回報之言,可謂是古代官場厚黑之巔峰!首先,並沒有說出具體,只是描述,其次,並不是假話,卻能夠引導君王的思維,不動聲色地在白起背後下了黑手,又沒有半句假話,半句多嘴,給了君王充分的思維空間,同時,又是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向去思考。怏怏不服只是形容,而有餘言,卻又不提說了什麼余言,則讓君王自己自己從先前引導的「怏怏不服」上,去思考。

說與不說,說透與不說透,說真與說假,簡單的九個字,成了白起催命的屠刀

大王想了想,咬了咬牙。取下自己佩劍,命人送與白起,令其自盡。

白起接過了君主的佩劍,抬起頭看看,旌旗獵獵,似乎,他隱約瞧見了年輕的戰士們眼中帶著建功立業的希冀和懵懂;似乎,瞧見了家人面頰上橫流的淚水;似乎,聽見了說不完的囑託和生離死別的不舍。似乎當年的自己,也是如此。

恍若隔世。

「我白起一生,南征北戰,上有開疆戰功於宗廟家國,下有拓土之利於黎民百姓,為我大秦基業,出生入死,轉戰千里,大戰七十有餘,破城六十餘座,也曾力挽狂瀾於即倒,奮身扶大廈之將傾,新城伊闕尚有士人,聞我之名不敢亂議!南楚長平還存蠻民,見我軍旗俯首稱臣!於這家國天下,白起何罪?」

起風了,有幾片枯黃的葉子,悄悄地落了。老人低下了鬢角花白的頭顱,喃喃自語,「或許,當年長平設計坑殺降卒數十萬,使多少民家掛孝,幾多寡母悲號,已夠了死罪吧。」似乎,有晶瑩的淚水劃過飽經風霜的面頰,沉默的老將顫巍巍地舉起了君王賜劍。那一刻,風,停了。

秦王使王齕代陵將,八九月圍邯鄲,不能拔。楚使春申君及魏公子將兵數十萬攻秦軍,秦軍多失亡。武安君言曰:「秦不聽臣計,今如何矣!」

秦王聞之,怒,彊起武安君,武安君遂稱病篤。應侯請之,不起。於是免武安君為士伍,遷之陰密。武安君病,未能行。居三月,諸侯攻秦軍急,秦軍數卻,使者日至。秦王乃使人遣白起,不得留咸陽中。武安君既行,出咸陽西門十里,至杜郵。

自古功成禍亦侵,武安冤向杜郵深。世間多少丹青手,從來君心畫不出!

秦昭襄王與應侯群臣議曰:「白起之遷,其意尚怏怏不服,有餘言。」秦王乃使使者賜之劍,自裁。

武安君引劍將自剄,曰:「我何罪於天而至此哉?」良久,曰:「我固當死。長平之戰,趙卒降者數十萬人,我詐而盡阬之,是足以死。」

遂自殺。

——《史記》

天下,是大王的天下,不是蒼生百姓的天下,諸侯紛爭,朝堂之上,自有謀士唇槍舌劍,沙場之中,瀰漫兩軍血雨腥風。從長久看,秦王用白起,征戰天下,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加快了這戰國亂世統一的步伐,自古以來,止戈為武,戰爭的背後有著各方的利益與理想,當這理想浸透鮮血之後,人心中,銘記的是君王雄才大略,難以釋懷的,是將軍手中猩紅的長刀。

醉卧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這豪邁之中,何嘗不浸透著,武將和軍人們,血染的孤獨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