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小托馬斯再次用文字在深夜表達他對於波士頓的愛有多麼深厚

小托馬斯再次用文字在深夜表達他對於波士頓的愛有多麼深厚

騎士與凱爾特人的交易正式通過後大概過了一星期,久未露面的小托馬斯也終於在這星期向騎士報到后再度活躍於社群網站上,同時也在北京時間9月7日深夜於在網站上發表了一篇名為

「This is for Boston」的文章講述這兩個星期以來他的心情變化以及透露他對於凱爾特人的不舍。

小托馬斯再一次用文字傳達他對於波士頓的愛有多麼深厚

「說來好笑,我當時正在慶祝!」

當我接到安吉打來的電話時,我與我的妻子克拉才剛結束我們的結婚一周年紀念日,我們去了邁阿密幾天,而現在我們剛離開西雅圖的機場,開著車回家。

我因為正在開車,所以錯過了那通電話,安吉留言:

「小托馬斯,有空時回電給我。」

聽起來相當滑稽,但事實上這是安吉很一貫的作風,我想到了各式各樣的可能性,於是我邊開車邊撥了電話回去,當時並沒有想太多。他知道我正在旅行,所以他向我寒暄了一陣、問我旅行好不好玩,而我當然也問候他與他的家人近日過得如何。再一次地,這是段很一般的對話。

然後在一個剎那間,還無徵兆下,我們的閑聊中出現了一個短暫的暫停,他告訴我:

「我剛剛交易了你。」

就是如此簡短,沒有任何多餘的字詞、長篇大論,雖然我當下很想罵個「他媽的」,但我一時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去哪裡?」這是我唯一能問的。

「去克里夫蘭,交換歐文。」

那時我的感覺是,有個人在電話里與你哈拉到一半,突然說你被交易了...,你心裡想著的只有我再也不想在電話中多說什麼了,打從內心地想要掛斷電話,哪怕是用粗魯的方式。這就是我當時的心境。

安吉開始細數我為波士頓以及整個凱爾特人球團做的每一件事情,無論是在場上或是場外;訴說著我是個多麼偉大的球員以及我在克里夫蘭會過得多麼順利。但你們知道嗎? 在這個時間點告訴我諸如此類的事情,卻讓我一點也不想繼續聽下去。

所以我開始多次嘗試中斷他講話,而我最後也成功這樣做了,我相當官腔地說:「我很感謝您的聯繫、您願意第一時間告訴我,但現在我們之間多說無益了。」

這就是事情的大概。

這就是那通電話。

安吉「忍痛」撥了電話給剛結束旅行的小托馬斯傳達交易細節

天啊,在那瞬間有太多太多畫面掠過我的腦海,我卻強制暫停思考,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去思考這對我的家庭意味了什麼;我想到要通知我的兩個寶貝兒子詹姆斯與賈登我們是時候要搬家了,我知道這會讓他們很錯愕。首先現在正逢學校的開學日;其次波士頓對我們來說就像家一樣,嚴格地說...是對我們全家人而言。

兩個小男孩在我與克拉旅行時暫住在我媽媽身邊,所以當我們一從機場趕回家后就立刻見到他們。我知道我被交易的新聞遲早會傳到他們耳里,但我堅持要親自告訴他們這則消息:「爸爸被交易了。」

我敢保證哥哥詹姆斯一定是他父親的親兒子,因為他問了與我相同的問題:「去哪裡?」

「克里夫蘭,他們用我換來歐文。」我想你們都知道他接下來要說什麼。

「詹姆斯! 勒布朗詹姆斯欸爸爸,你要跟勒布朗詹姆斯一起打球欸!」

至於弟弟賈登個性比較敏感,而且他愛波士頓勝過一切,所以我知道這則新聞會帶給他不小的衝擊,從他聽到消息后,他的反應就如我預期的一樣,他看起來確實有著心碎的感覺。

「賈登,你是高興還是難過呢?」我問。

「難過...」 「為什麼呢?」

「因為克里夫蘭大概沒有滑冰公園。」他這麼說道。

他最大的興趣就是滑冰,所以他理所當然會因此感到失望(克里夫蘭,如果你知道哪裡有滑冰場,記得在推特上tag我)

幾個小時后各處開始大肆報道這則新聞,我的每一個社群網站都被擠爆,我收到了成千上萬的訊息搭配著成千上萬種不同的反應。

但其實我兩個兒子的兩個反應對我而言才是最需要的,那些傳聞、專家們的分析預測... 拜託,都我兒子說的如出一轍,有關交易案的背後含義、關於我在這個狀況下的想法,講白一點也就只有兩件需要擔心的事情。

一是我的大兒子說的:

「勒布朗詹姆斯。」或是換個說法,我來到了東區最強的隊伍,並且將在世界上最棒的籃球員身邊角逐總冠軍。

二是我小兒子說的:「難過。」或是換個說法,老兄我開始想念這座城市、我開始懷念當一個綠血人。

小托馬斯的兩個兒子是他最重要的球迷,也是十分熱愛波士頓的可愛孩子

我只能這樣講:「這真他媽的痛、真的很痛。」

我真的沒有說謊,到現在我仍覺得很受傷...

我當然理解「這是場生意」,安吉是個生意人、他做的只是商業行為。我自己並不認為凱爾特人在這場交易後會變得更好,但那不是我的煩惱而是安吉需要操心的。要讓球隊變好不容易,但他卻滿擅長這方面的事務,一切還是要回歸到「生意」這個辭彙。這件事情不會輕易擊垮我,我是個成熟的男人,而且我從一踏入這個聯盟就了解這些道理,到目前為止事情還朝著正面的方向發展,我坐在這裡寫著這篇文章並不是因為我覺得他們錯了,波士頓有權利交易我,沒有什麼背叛可言。

另外在許多方面我都認為這是一堂很棒的課,不單單隻有我,而是整個聯盟所有人。就大家談論著球員轉隊的事情而言對於所有媒體、球迷也是一堂課。我開始想著去年身為自由球員的杜蘭特因為自認最棒的選擇而引來群眾們的撻伐,他們因為一名自由球員擁有的選擇權利而稱他為惡棍。頓時間「喔,他是個自私的傢伙。」、「喔,他是個懦夫。」;就因為他做了一個對自己最好的決定,而被大家刻畫成一個壞人。

抱腿? 離開舒適圈? 杜蘭特其實不過只是執行了屬於自己的選擇權利罷。

我想我被交易這件事,同樣可以替大家上一課,好好看著我是怎麼被交易的,就像這樣一通無預警的電話。我為了這支球隊累積多少傷痕、流了多少血、奉獻了一切,換來的卻是如此下場? 大家可以好好的思考,轉換一下自己的想法。除非你是自由球員,否則有99%的交易案是由老闆決定,球隊說要交易就交易,球員沒有拒絕的餘地。大家習以為常、見怪不怪,但當你是自由球員能自己做出決定時,突然你成了眾矢之的,彷彿轉隊成了一件壞事? 我們身處的聯盟就是這個樣子,把眼光放遠一點這個社會同樣也是如此。從我的交易案,大家都明白我們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就像我說的,這真的沒什麼,但我希望下次看見自由球員離開母隊時,如果有人想跳出來指責他、在網路上撰寫惡毒的文章、推特時都應該三思、或許看看聯盟其他的案例,看看我的交易案也可以,但終究要記住「忠誠」就是個單字而已,縱然它是個極具象徵性的字詞也是每個人都想做到的精神,但老兄. ..當生意來敲門時,這些都將不算數了。

大家都了解我有多麼心痛,即使我把這一切都說了出來,卻還是感到相當的痛,然而我希望人們不要誤解我所說的「痛」。我沒有針對任何人、我也不是說誰誤解、背叛了我,我只是想表達,我終究是個普通人,在場上我可以很堅強當個硬漢、看起來冷酷無情,但事實上我與其他人沒有差別,我同樣有顆心臟、同樣有血有肉。

所以我所說的「痛」,並不是因為別人做了什麼,而是因為我自己做了什麼。

我是真心深愛著波士頓啊!

波士頓也是真心愛你的,小托馬斯!

當我被交易到波士頓的時候,我很明白這背後的意義,我也知道我該扮演什麼角色,跟過去的身份沒什麼不同,「得分手,在場上能拿個幾分」、「板凳暴徒」、「第六人」。這是我生涯短短四年內的第三站,從來沒有一支球隊的看板人物或是未來的明星控衛有過這種經歷,我也知道他們對我沒有抱持這種期待。

我一直都知道大家的想法,當我來到波士頓的時候,球迷也明白我只是重建中的一塊拼圖,別說闖進季後賽了,對球隊來說就只是過渡的一年,努力累積資產找些年輕有潛力的球員,每個人都說今年應該會面臨永無止境的敗戰吧。

至少其他人是這麼說的...

我想這就是我跟波士頓如此契合的原因吧!我這一生視贏球為習慣,打出好表現是我的本分。但成為職業球員來到波士頓后,有人說我要去坐板凳、有人說我頂多就是重建球隊的得分手。但波士頓不是這樣的,凱爾特人永遠都跟贏球連結在一起,我們只打好球不刻意擺爛。突然之間有人告訴球迷,我們要重建了,我們有好幾年都會當爭奪狀元簽的爛隊。但球迷們跟我的想法一致,我們上下一心絕對不當坦克,只要能夠贏球管別人怎麼看衰、怎麼批評,我都只想說:「去你的樂透簽!」

這裡也許就是創造某種特別的地方,這特別的連結和那些如奇迹般的時刻讓大家跌破眼鏡,有些專家真的以為他們把聯盟都研究得透徹了,但他們卻沒能看透我。

他們不明白贏球文化的重要性,從球迷、球員、教練一路延伸到球團高層,我們都有這種想贏球的衝動。這也是第一個地方、第一個球團、第一群球迷,他們從來不會用特別的眼光看我,他們不會在意我的身高,永遠把我放在一樣的位置看待,凱爾特人讓我有機會成就偉大,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這份情誼。

小托馬斯與凱爾特人就像伯樂遇見千里馬一樣

去年季後賽對上公牛隊的第一戰前,我的妹妹去世,然而我依舊選擇披掛上陣!奇怪的是,我最後決定上場的理由跟一開始的想法完全不一樣... 一開始只是因為籃球對我來說,是一個無論我的人生過得如何都能在場上盡情賓士奮戰的存在,我能打得很好我也知道只要我在球場上,一切就都能好轉,因為這就是籃球,無論人生如何起伏,它都是我的避風港。

另外當我來到球場時,我心裡想著:「我沒問題的,只要上場就行了,這裡是我的避風港,籃球能讓我忘卻悲傷。」但當我上場時,你們知道嗎?我真的難以言喻那種感覺。聽著全場觀眾的掌聲,看著球迷替妹妹寫的標語,到現在都還歷歷在目。「為了妹妹而戰!我們都

你們也知道在那一刻我明白我一定要上場奮鬥,為了妹妹、為了我的家人、也為了我的城市。他們的支持就是我的能量,他們讓我明白我並非孤軍奮戰,球迷們也感同身受,我就是這個大家庭的一員。一起面對挑戰吧!我們一起面對難關吧!

在凱爾特人的兩年半過去了,我們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季後賽忍著妹妹逝世的悲痛比賽,全波士頓球迷也用最熱烈的加油聲替他加油

故事就說到這裡了,這篇文章你們要貼到哪裡去都沒關係。但我得告訴你今年的騎士誰都惹不起,對騎士球迷來說,今年絕對會是很興奮的一年,我非常期待上場。

從籃球的角度來看,來到騎士隊猶如天堂,有看去年凱爾特人的比賽就會知道,我被包夾或三夾時出手的次數多到數不清,大家打得都不錯、我也能投得進,結論來說其實還過得去。但今年就不是這樣了,當場上有一名世界最強的球員時,你還打算要安排兩三個球員來包夾我嗎? 我可不覺得這是明智的決定喔!

這還只是詹姆斯帶來的影響而已,我等不及跟其他人一起打球了!樂福(與以前AAU的隊友重逢!) 還有特里斯坦湯普森、JR 史密斯、... 他們能連續三年拿下東區冠軍可不是僥倖。這套陣容還要加上我、D.羅斯和我的老隊友克福德? 天啊...這種陣容...克里夫蘭的球迷們,讓我們一起嗨翻全場吧!

當然我不會說謊,到現在我的心情還是很複雜。波士頓一直以來的目標就是擊垮騎士拿下東區。今年凱爾特人的目標也不會有所改變,但我卻要成為阻擋他們的人。萬一季後賽我們真的要對上綠衫軍,不曉得該怎麼說...這種心情太難解釋了。「那支我以前待過的球隊。」、「那裡我老東家、他們防守很好,每年還有30場全國轉播的比賽,自由球員都很想去那邊打球」這些話都不只有說出口而已,我總是覺得我仍是其中一員,我們一起打造了過去這一切。

若真的在季後賽碰頭,我也只能說:「好吧,我要來擊潰你們了!」

這很沮喪,這真的讓人很沮喪。

但我來克里夫蘭可不是來輸球的!

從敵人變隊友,當史上最強175遇上當今最強籃球員

如我所言,新聞傳開后,訊息從四面八方湧上來。簡訊、IG、推特、語音訊息等等... 但其中有一封簡訊真的讓我久久無法忘懷,那是來自布雷迪的一段話:

「嘿小托馬斯,我看到新聞了,你還好嗎?」

「還好吧,恩..我只能說太瘋狂了,多麼無情的交易。」

「沒錯,的確冷酷無情,但祝你好運,你一定可以做得很好,保持聯繫!」

並不是因為他說了什麼而讓我無法忘懷,我當然很謝謝他安慰我,但最主要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像布雷迪這樣的大人物也會傳訊息給我,波士頓當地的運動傳奇居然會傳訊息安慰我... 也許痛苦中還是會有點激勵人的事吧!

說實話一收到這封簡訊,我有點難過,因為布雷迪和愛國者隊的職業生涯,就跟我想在凱爾特人完成的一模一樣,從低順位被選進聯盟、沒人看好的情況下來到球隊里,然後我們透過努力、決心或許還有大家忽略的天分,開始贏球、贏球再贏球。替波士頓留下勝利的光芒,長待波士頓並贏下幾座冠軍,每天奮力替凱爾特人戰鬥直到我被認可為波士頓偉大運動史中的一員!我一直想成為凱爾特人的布雷迪,我想讓這個世代的凱爾特人能名留青史,我想讓自己的名字被記載在波士頓歷史里,所以當我收到來自布雷迪的訊息時,你知道的...想到這些我就很感傷。

但當我多想一下,我就改變了自己的想法,他可是布雷迪 呢!我才來兩年半而已他就傳了簡訊給我,若不是我幹了什麼了不起的事迹,否則布雷迪 才不會傳訊息給一個只來兩年半的過克。我也不曉得該怎麼形容,也許這兩年半仍有一些事情值得驕傲吧!雖然我在波士頓的日子並不像我計劃的那樣...但對某些人而言還是充滿意義的!

布雷迪是新英格蘭愛國者隊最偉大的四分衛

我還是很受傷,要離開凱爾特人還是令我難過,我也確定我會非常想念波士頓這個大家庭,但我現在要去克里夫蘭了!我會做我最擅長的事、我要展現我能做到的所有事情。去年,甚至是上個月前所計畫的一切,也許不是這樣的,但仔細想想,我的職業生涯一向都是如此。夢想從未成真、事情也不會照著我所期待的方向走,但我還是那個我。

也許這就是一切的答案吧!我不會是布雷迪 也不會成為大衛,又或者是比爾拉塞爾、皮爾斯、加內特或拉里伯德,無論有沒有發生這場交易,我都會幻想著一個場景...

在波士頓的某處,有個人成為了父母並對著自己的孩子們分享著有關籃球的故事,這時其中一個孩子打斷了他的故事,小孩問這個人:「嘿,你為什麼會喜歡凱爾特人啊?」

那個人思考了一下,他面帶微笑對著孩子們說:

「因為我看了小托馬斯打球!」

這樣就能讓我很開心了,對我來說,這樣就足夠了!

謝謝小托馬斯,相信總有一天你的夢想會實現的!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