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唐山瑞莎地產探索新常態新樓市

唐山瑞莎地產探索新常態新樓市

在國家經濟新常態、消費結構升級以及移動互聯網大潮兇猛來襲得當下,傳統實體商業紛紛探索轉型之路,尋找新得發展奇迹。

發達國家和地區的經驗表明,發展租賃市場,一是要將租賃作為政府供給公共服務的內容,加強公共財政建設,將新移民、新就業大學生租房需求視為公共產品,甚至是保障的一部分,納入公共財政。這樣,才能為增加租賃供應、打造低租金環境、加強中介監管,讓租房享有同等公共服務創造環境;二是壯大政府公租,穩定租賃關係和市場秩序。目前,公租房佔比太低,90%的可出租房屋來自私人住宅;三是發展機構租賃。機構租賃是長期經營,非「一鎚子買賣」,機構租賃多了,秩序就規範了。機構租賃滯後有兩大原因,公租房供應少,帶頭作用不足,地價和財務成本高,相比開發和銷售,租賃收益的吸引力並不大;四是加強市場秩序建設。目前,政府管理重點在新房,存量房特別是租賃房一直是空白。整體來看,租賃權益保障、租賃服務標準、投訴處理、政府職責等方面的秩序還亟待規範,要以落實條例對於出租人、承租人、中介機構、地方政府等責權利,作為市場秩序建設的目標。

德國以居民偏好租房、秩序井然、低租金稱著於世。目前,德國住房自有率僅43%,租賃佔57%的份額。首先,住房供應上租賃優先。德國新建房屋必須在一定期限內讓給政府出租,或按管制租金出租,過了限期才能按市場租金出租。因此,德國租賃房源充足。「二戰」以來,德國共建設1000多萬套社會住房,可供3000萬人居住,多數為租賃住房,而德國人口僅8100萬。其次,機構租賃起到「壓艙石」的作用。中低收入者租賃需求更大,租賃是公共產品。2011年,德國1860萬套租賃房中,政府公租房(450萬套)佔24%,私人機構房(410萬套)佔22%。再次,採取近乎苛刻的租金管制。一戰時,德國就將租金管制寫進民法典,並設單章規定住房租賃。二戰後,面對住房短缺,德國每一個地區制定固定的房租價格表,禁止提高房屋租金。上世紀60年代后,房屋短缺局面緩解,缺房率3%以下城市取消房租限制。歐債危機后,發達經濟體量化寬鬆,樓價上漲史無前例。2012年12月,德國議會通過更嚴格的漲租限制,各州主要地區房租3年內漲幅不得超過15%,房主不得將租金提高至平均水平的10%以上。最後,德國租賃權益保障也很細緻,如建立安全與健康標準評估體系,確保「可居性」;中介費和房屋修繕費等全部由房主承擔;租房和買房享有等同的公共權益,只要居民合法納稅,就可享有本地公共服務。

日本與一樣,受儒家文化熏陶,崇尚置業才能安定,人多地少,但住房問題並不突出,這與二戰後開啟的租賃房屋建設「三支箭」密切相關。1951年,日本發布了《公營住宅法》,由中央向地方補助,修建出租住房,覆蓋地區月收入倒數25%的家庭。凡符合住房困難或收入限制的人均可申請,租金為同區域商品房租金的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截至2003年,公營住宅共建設218萬套。1955年,日本頒布《住宅公團法》,國家出資75%、地方出資25%設立公團,在住房嚴重不足的大城市興建公寓。上世紀60年代城市化高速推進期,公團實施了兩個「5年計劃」,共建設了63.4萬套住房,70%為出租住房。租賃房屋的最後一支箭是非營利機構住房。為穩定雇傭關係,上世紀60-70年代,很多企業開始擁有社宅和宿舍。據2007年調查,提供補貼或租金的企業佔48.4%、提供社宅和宿舍的佔35%。1945-1977年,日本共新建2854萬套住宅,公營、公團、非盈利企業佔40%。

有條件的企業參與發展住房租賃市場,有利於加快改善居民尤其是新市民住房條件,推動新型城鎮化進程。並以此為基礎,構建社區商業發展的新局面,加入距離消費者最近的社區商業,這將成為商業地產的主戰場,結合唐山瑞莎超市系統資源,打通社區商業與地產的整個鏈條。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