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獨家】又一新警種誕生!企業聽了聞風喪膽,鐵腕守護碧水藍天

【獨家】又一新警種誕生!企業聽了聞風喪膽,鐵腕守護碧水藍天

廣東省佛山市是的製造業重鎮,但同時也是環境污染最難防治的地區之一。廣東省環保廳和香港環保署曾經共同監測珠三角空氣質量狀況,地區污染指數最為嚴重的是佛山的一些監測點。佛山市從市區到鄉鎮甚至村,密布著大量的工業園區,各種廢氣、廢渣、廢水的偷排防不勝防,於是,當地出現了一種「環保+警察」的執法機制,瞄準了各種環境犯罪。

佛山嘗試「環保+警察」聯合執法 現場打擊犯罪

2017年5月1日,佛山市南海區環保分局的一輛執法車趕往羅村鎮的一片工業園區。他們接到群眾舉報,佛山市南海區白沙橋工業區2巷第四廠房污染嚴重。

據環保局推測,涉嫌排污的應該是一家電鍍企業。由於涉嫌排污企業位置特殊,夾在幾家企業的中間,為了不打草驚蛇,執法人員決定穿過相鄰企業繞到涉嫌排污企業的背後去取證。

執法人員:那個廢氣治理設施是處理那個酸霧的。估計這個設施是隔壁那個廠的,舉報那個廠的就是隔壁那個廠。

雖然還隔著一道圍牆,但巨大的噪音已經從牆內傳了出來,執法人員由此判斷涉嫌排污的企業正在進行生產,而且由於沒有啟動處理酸霧的環保設施,現場酸味兒很大。兩名環保執法人員還在這家廠子圍牆外邊,接連發現了兩個廢水排放口正在偷排。執法人員對兩個排污口都取了水樣,拿迴環保監測站做了檢測分析。

廣東省佛山市環保局監察分局副局長冼國元:分析完之後就確認,水裡面含有重金屬,我們跟公安有個機制,然後就通知公安部門,一起去採樣去踩點。

廣東省佛山市公安局經偵支隊民警丘傳作:那兩個排放口經現場取樣,都發現它含有強酸、強鹼。於是我們認為這個廠已經涉嫌環境污染犯罪,於是我們就對該案進行立案偵查。

第二天,佛山市環保、公安兩個部門四名執法人員前往羅村鎮白沙工業區的排污企業正式取證。經過仔細摸排和周密部署,佛山市環保和公安兩個部門決定對排污企業採取查處行動。

廣東省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經偵大隊副中隊長郭國寧:我們對一個現場進行收網行動的時候,環保和公安是一起進入這個現場的,那公安先控制整個現場,把涉嫌工廠裡面的人員全部控制在位,不許擾亂我們的執法。之後環保就進入現場,對於它涉嫌排放重金屬的污水可以取樣、取證,還有對整個企業現場排污的情況做一個清晰的了解。

5月3日上午,佛山市環保、公安兩個部門展開了對羅村排污企業的查處行動。公安、環保聯合執法組趕往白沙村工業園區。車間里正在生產,濃烈的氣味讓人睜不開眼睛,甚至無法正常呼吸。這是做金屬表面處理產生的酸霧。

酸霧通常指霧狀的酸類物質,是介於煙氣與水霧之間的物質,和燃燒產生的煙氣相比較,酸霧的腐蝕力更強、毒性更大。其中硫酸霧的毒性比二氧化硫高約10倍還多。

廣東省佛山市公安局經偵支隊五大隊大隊長郭曉明:這一次行動還是挺成功的,現在人員全部到位,老闆、股東還有工人,我們全部控制好全部到位。

這家企業的車間里生產環境污濁不堪,污水處理設施非常簡陋,還是閑置的。環保局的執法人員在收集相關證據為日後立案做準備。執法人員查處時,這個企業私設的兩個排污口還在不斷偷排污水。

廣東省佛山市環保局監察分局副局長冼國元:這是強酸性,這就是它的偷排口,就是沒有經過我們環保局允許的那個私設的排放口。

佛山市環境監測站對執法當天現場採集的偷拍污水樣本進行了檢測分析,初步結果顯示,這家企業偷排的污水中含有害物質重金屬嚴重超標,已經構成環境犯罪。

佛山市南海區環保局環境監察分局局長陳振華:這個結果已經有部分指標,檢測結果已經出來了。比如說鎳這一項污染物的話,最高的是超標十倍以上的,那按照最新的環境犯罪的兩高司法解釋,鎳這個指標的話超標十倍以上的話,就夠得上環境犯罪了。

當天在這家企業抓獲了10名犯罪嫌疑人,經過初步調查,這家企業名叫佳耀鋁金屬製品廠,從2013年成立開始,在沒有辦理環境影響評價的情況下,利用強硫酸等化學物質對鋁製品進行表面加工處理,產生大量含有重金屬的工業廢水,並通過其暗設的偷排口直接偷排出廠,每天的廢水偷排量將近9噸。

陳振華:這是一個典型的小亂污的企業,比如說它沒有經過一個環評審批,沒有配套的相應的治理設施。這樣的企業,它不符合我們的產業政策,沒有改造提升的空間。後續這個企業必須關停。

這起環境犯罪案件目前還在後續的調查過程中。佛山市的環保人員告訴記者,自從有了環保+公安聯合執法機制,他們執法時底氣足了、取證更順利了。那麼,在那些排污企業的眼中,面對環保、公安聯合執法又是什麼感受呢?2016年10月,佛山市南海區查處了一件環境犯罪大案,在當地產業界引起很大震動。

環境犯罪被判刑 環保部門不再罰款了事

五一假期,處在取保候審期的張成每天鑽進車間里,與工人們一起加班。他已經好幾個月沒來過廠里了,因為他的鋁金屬加工廠涉嫌環境犯罪,剛剛進行了5個月的停產整改。

廣東省佛山市金業工業園區四車間老闆張成:由於我車間內的廢水收集不好滲透到地面,導致觸犯環保法。

張成2012年在佛山市南海區獅山鎮金業工業園租用了一個車間,進行鋁金屬加工。此後幾年間,因為污染嚴重,環保設施不達標,曾經被佛山環保局查處過好幾次,但張成開始並不當回事。

張成:之前環保局每次到我們廠區進行檢查的時候,都有跟我們指出工作沒到位的還有哪些隱患,跟我們指出缺點。讓我們積極配合按照相關部門的指點,去進行一個完善的改造。

因為那幾年佛山環保局即使發現問題也就罰點款,提點整改意見,很多企業都習慣了,根本不怕,所以形成了「污染-罰款-再污染-再罰款」的惡性循環。然而,2016年10月26號,當公安和環保執法人員一起衝進張成的車間時,他強烈感覺到這一次不同尋常。

張成:當時看到許多檢查人員他們到廠區的時候,自己的判斷跟之前的區別是之前沒有那麼多部門加入,很少有公安部門穿制服的到這裡。因為之前最起碼沒有帶人走,這次突然間把人帶走了,感覺到可能事情比之前有所嚴重一點。

讓張成更意外的事還在後面,他本以為當天公安把他帶走問問話就能回家了,沒想到,在2016年10月26號的聯合執法中,公安人員從金業園區的4個車間共帶走了二十多人,正式批捕3人。張成也被逮捕,還被關押了三個月,這對他震動很大。

原來通過對偷排污水的取樣檢測分析,發現重金屬嚴重超標,其中總鎘最多的超標有30多倍。超過了環保法最新定罪標準的十倍以上。

佛山市南海區環保局環境監察分局局長陳振華:2013年這個兩高的司法解釋,把環境犯罪這個情形給它具體化了,便於我們基層操作。比如說它當時說重金屬超標三倍以上,這個就是環境犯罪。以前他不覺得這是犯罪,他覺得我不就是排點廢水嗎,他覺得這個排污最多你處罰點款。但是現在他知道呢,這個是犯罪是要有司法的是要判刑的,這個對他的震懾作用,是非常大的。

由於金業工業園區向外偷排污水持續時間較長,多項重金屬嚴重超標,佛山市環保、公安兩各部門將這個園區列為環境犯罪重點查辦案件。被關押三個月後,張成通過取保候審回到了車間,花了一百多萬元對他的企業進行了整改。這筆錢大概需要兩年才能掙回來,但張成覺得這個錢花得非常值。

張成:由於我車間的企業生產線、標準線提高了,給客戶的信譽度、評價提高了。

在金業工業園區被查處的四家小企業中,三號車間企業污染最為嚴重。這個車間的老闆依然在關押中,等待法院審理,廠子已經轉手。

現在,這個園區各個車間產生的污水都被收集輸送到園區統一進行處理。

廣東省佛山市金業園區工作人員:園區裡面這個廢水幾個車間是分管道集中,一滴不漏地排到這個污水處理池這裡,經過我們的各個步驟一個系統的步驟處理,最終是來到這個位置。這個位置是最終達標排放到市政的那個污水管網去的。

多年酸霧瀰漫、污水橫流的金業工業園區,經過去年10月26號環保、公安聯合查處后,終於面貌一新。2014年10月以來,在佛山市,污染相對集中的陶瓷、金屬製造、傢具等產業,處處都能看到「環保+公安」機制的威力。

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環保局監察分局局長陳振華:我覺得最大的一個好處就是公安提前介入,形成一個快速打擊的一個機制。我們更多地希望國家能夠探索,或者說選擇一些地區先做試點,形成一個專門的警種專門來打擊環境犯罪。

半小時觀察:



今年年初,佛山市市長在人大會上做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曬出了佛山生態文明的成績單:2016年二氧化硫平均濃度比2011年下降58.8%,PM2.5年均濃度比2013年下降28.3%。從2014年開始,全市生態環境優化提速。這背後的推力之一就是「環保+公安」聯合執法機制。公安攜手環保部門一起執法,取證更快,效率更高,打擊環境犯罪力度更大。

當然,這種兩個部門聯合執法的機制,由於專業跨度較大,磨合溝通還需要加強。但是,這種創新的勇氣還是值得點贊,還一方青山綠水,需要改革固有機制的弊端,需要創新更有效的機制。

你會喜歡

本文編輯:姜美羊

擴散給更多的人!↓↓↓歡迎分享和評論哦~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