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人才即可買房」,能助長沙完成驚險一躍嗎?

「人才即可買房」,能助長沙完成驚險一躍嗎?

剛剛出爐的長沙「放寬人才買房落戶條件」新聞,被很多人解讀為變相放鬆調控···

看起來似乎是那麼回事。

長沙史上最嚴調控政策,是在今年5月20日發布的主要針對購房資格限制政策,其中非本市戶籍無房家庭想買首套房的條件是:在長沙連續繳存12個月個稅或保險。

而剛剛出爐的人才新策中,規定「在長沙工作、具有專科及以上學歷或技師及以上職業資格的人才,購買首套房不受戶籍和個稅、社保繳存限制」。35歲以下高校畢業生更是可以「零門檻落戶」。

兩相對比,不單外地人在長沙買首套房的先知條件被事實上「廢棄」,那些高校畢業的小鮮肉們更是非常容易成為「無房的長沙本地人」,按本地人的政策購房也只在早晚。

僅僅一天,樓市就有了正面反應:

(湖南都市頻道報道截圖)

但是,系主任覺得,事實上並不是那麼回事:從放鬆調控的理解角度值得商榷。

所有人都知道,長沙調控最讓開發商難過還不是520政策,這只是調控的明線。還有一條暗線是直接卡網簽直接限價的,這才是這幾個月讓開發商無比難受的真正原因。

只要通過網簽埠的「限價」持續下去,說調控放鬆都是「假的」。

眼下的現狀,恐怕還沒有哪個調控城市會和上面叫板,真的敢「放鬆調控」。

網上流傳的這個放鬆調控城市的名單,一線城市沒有,都是二線。且基本上都是從「人才落戶」角度做文章。

長沙豈能落於這些競爭對手之後?

類似這樣的人才政策,或可以視為在調控已取得一定成效的情況下,各城市對前期下重了的猛葯,給出的「稀釋」,但是說放鬆調控還為時尚早。

事實上,在人才新政新聞出來的時候,還有一條對涉嫌違反調控政策的中介嚴查的新聞幾乎同時發生,也側面表達了長沙對調控「不放鬆」的決心。

與其把這條政策僅僅理解為「針對眼前局面所具有的科學性」,系主任更覺得,這對長沙來說,是實現「驚險一躍」的重要舉措。

這一躍,目標則是「超級城市」。

微信大號「正和島」新出的一篇文章,從撤縣建區這一角度,講述了當下「超級城市戰爭白熱化」的局面。長沙位列其中。

事實上,擁有中部目前唯一的國家級新區「湘江新區」的長沙,此前已經把擁有很好發展勢頭的望城縣變成自己的「第六區」。而實力更強勁的長沙縣,在不久成為長沙「第七區」也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向北方向,湘陰要划入長沙的說法,也流傳日久。

寧鄉、瀏陽則成為大長沙的兩大衛星城和解決城市病的拱衛者。

城市快速擴張版圖的背後,「人流」的導入至關重要。沒有新鮮人口的不斷凈流入,城市化如何實現?

一線大城市尤其已有嚴重「城市病」的地方,一方面也在尋求城市擴張(比如北京拿下雄安),也非常需要藉助借房地產調控「控制人口流入」。這一點上,二線城市不一樣。咱們還沒到限制人口流入的時候。

長沙這樣常住人口700多萬、城市化率還相對不是很高的二線省會城市,則還是「人流饑渴期。」城市化,正是這密集出台的「人才政策」合理性的最大支撐。

一個像長沙這樣的城市,正在南拓北伐、荷爾蒙爆棚,正應該像海綿一樣,把人流快速「吸附」,將快速擴容的新城區變成「生機勃勃城市」,在未來的時間中沉澱「人口紅利」。

長沙的人口戰略,幾乎可以看出這個城市對未來的全部企圖。

2014年4月,國務院批複的長沙截止2020年的城市總體規劃中,2020年長沙成為千萬級人口城市,則是明確的目標。這樣的目標,也是今天人才政策「推翻」限購政策的重要推動力。

人口的流入,決定性因素就是「安居」+「樂業」兩方面,簡單的概括為房價和產業。

和珠三角、長三角經濟圈相比,長沙的產業「短板」顯而易見,因而相對而言缺少對年輕人的吸引力,湖南人和湖南的大學生愛南下廣深,也是事實。但是,「長期的低房價」也許讓實際情況沒那麼悲觀。

長沙有省會和重點城市序列最具競爭力的房價,長沙是「最幸福感城市」,僅僅從房價這一關鍵指標來看,在深圳等房價高到對年輕人關門的時候,「逃離北上廣」,迴流長沙將成為某一類人口遷徙常規線路圖。

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

2016年,長沙人口增量排名全國第四,僅次於廣州、深圳、重慶。房價調控和「人才無門檻買房」政策,或許會讓長沙的人口流入更快馬加鞭。

千萬級超級城市的夢想,或許還會提前。

系說2017·

你如何理解最新的人才落戶政策對當下房地產市場的價值?

長期抬愛

請掃下碼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