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好書推薦丨十三世紀后才是真正的世界史

好書推薦丨十三世紀后才是真正的世界史

《世界史的誕生》很有想象力,也刺激我們思考該如何書寫自己貌似熟悉的歷史。這本書更重要的的意義是讓我們了解日本人對元朝歷史如何想,如何說。《世界史的誕生》入選"2016年度影響力圖書"TOP50,新華網和出版傳媒商報聯合評選。

美國印第安納大學內陸歐亞學系博士候選人蔡偉傑2014年評價此書說:

岡田英弘的《世界史的誕生:蒙古的發展與傳統》一書,日文初版於1992年發行,1999年再版,21年後才被譯介到中文學界。雖然內容略嫌陳舊,但仍可作為岡田史學管窺。作者認為,由於蒙古帝國的出現,世界史才變得可能。因為在古代文明中,書寫歷史是作為一種文化出現的。而最早擁有歷史文化的僅有兩種文明:即西方的地中海文明與東方的文明。其餘的文明原本缺乏歷史文化,但後來受到這兩大文明的影響而產生書寫歷史的文化。而東西方的歷史文化觀分別以司馬遷《史記》和希羅多德《歷史》為代表。

地中海型歷史觀以希羅多德的《歷史》為代表。該書記載的是尚未統一的弱小希臘如何戰勝亞洲強國波斯的故事,而這種歷史敘事與基督教《聖經·啟示錄》中善惡對決的世界觀相重合,確立了地中海文明以「善良歐洲戰勝邪惡亞洲為歷史宿命」為代表的對決歷史觀,以變化為主題。

而型歷史觀則以司馬遷的《史記》為代表。該書記載的是帝制的歷史,討論的是皇權的起源與轉移。皇權之所以轉移,是天命轉移的結果。而天命傳承的順序被稱為正統。在這種以正統遞嬗為主軸的歷史觀寫出的型歷史,基本上是一種停滯的歷史:歷史舞台主要局限於內地,無法將中央歐亞地區的歷史反映出來。例如《元史》僅是蒙古帝國中元朝部分的正史。

從岡田的角度來說,前述兩種歷史文化都是從自己的區域來看世界,只有作者自己的區域才值得被稱為世界。然而,當現代人將世界史書寫的範圍擴大到地球整體時,這兩種歷史模式都不足以取法。十三世紀橫跨歐亞的蒙古帝國出現后,東方的文明連接了地中海文明,兩大歷史文化首度接觸。同時歐亞大陸後來的政治邊界劃分也是蒙古帝國統治下的遺產。岡田更主張資本主義經濟首先誕生於華北,在蒙古帝國統治下經由歐亞草原傳入地中海世界與西歐,由於海上貿易發達,同時揭開了現代與海洋帝國的序幕。在蒙古帝國治下,整個世界可以被視為整體,牽一髮而動全身。因此可以說蒙古帝國成立之前的時代是世界史以前的時代,十三世紀后才出現了真正的世界史。

歷史是文化

不單純僅是過去的記錄

所謂歷史是沿著時間與空間的雙軸,以超越一個人可以親身經歷的範圍尺度,把握、解釋、理解、說明、敘述人類住的世界。並不是只要有人就一定有歷史。

並不是地球上的所有文明都有歷史這項文化。歷史分別於公元前5世紀與公元前100年,誕生於地中海文明與文明。這兩大文明之外的文明原本沒有歷史這項文化,就算有,也是從這兩大文明的歷史文化中衍生而出的。

創造出歷史這項文化的是二位天才。一位是在地中海世界中,以希臘語寫下《歷史》的希羅多德。另一位則是在世界中,以漢字寫下《史記》的司馬遷。在這二人寫下最初的歷史之前,希臘語的「historia」 (英語「history」的語源)與漢字的「史」都不具有我們現在認知的「歷史」的意思,當然也沒有「歷史」的觀念。

同樣是歷史,希羅多德所創造出的地中海型歷史,記述的是強國變弱、小國變強等命運的轉換。世界最初的歷史敘述的是國家甚至都還沒有統一的弱小希臘人如何戰勝亞洲大國波斯的故事,從中確立了「歐洲戰勝亞洲是歷史的宿命」這樣的歷史觀。這樣的歷史觀與基督教《啟示錄》善惡對決的世界觀相互重疊,「亞洲是壞人,歐洲是好人」這種相互對決的歷史觀甚至對現代的西歐文明都留下深遠的影響。

相較於此,司馬遷的《史記》是皇帝制度的歷史,敘述的是皇帝權力的起源,以及權力傳承給現在皇帝的原委。「天命」 (最高天神的命令)賦予皇帝統治「天下」(世界)的許可權,天命傳承的順序被稱作「正統」。天命的正統如果出現了變化,皇帝將無法維持他的權力,因此,型的歷史無論現實世界中發生了多大的變化,記述時都會盡量忽視這些變化。

就像這樣,同樣是歷史,地中海文明是以變化為主題的對決歷史觀,而文明則是不承認變化的正統歷史觀。二者以各自的歷史觀記述歷史,這對於今日我們的歷史觀,甚至世界觀都造成了重大的影響。

上述正是本書希望傳遞的主題之一。

本書的另一個主題則是,為了尋求世界史真正的可能性,不僅僅是將西洋史與東洋史合體,而是應該以中央歐亞世界為中心來敘述世界史。

中央歐亞草原之道遠從希羅多德時代開始,就是游牧民族遷徙的路徑。《史記》當中也記載,「匈奴」是蒙古高原上最初的游牧民族。這些中央歐亞世界草原民族的活動,其影響範圍東從世界,西至地中海世界與歐洲世界。公元13世紀,蒙古帝國在草原之道上建立了秩序,歐亞大陸的東西交流也更為頻繁,這正是單一世界史的開始。

將公元13世紀蒙古帝國的建國視為世界史的開端具有四大意義。

第一,由於蒙古帝國統治了連結東方世界與西方地中海世界的「草原之道」,將居住在歐亞大陸的所有人結合在一起,為世界史的舞台做出了準備。

第二,由於蒙古帝國統一了歐亞大陸大部分的地區,至今為止存在過的所有政權都一旦歸零,由蒙古帝國重新劃分新的國家。以這樣的劃分為基礎,包括與俄羅斯在內,現代亞洲和東歐各國就此誕生。

第三,誕生於北部的資本主義經濟,經由草原之道傳進地中海世界,再傳到了西歐世界,揭開了現代的序幕。

第四,蒙古帝國獨佔了歐亞大陸的陸上貿易,蒙古帝國外圍的日本人與西歐人為了找尋活路,開始了海上貿易,這也使得歷史的主角從至今為止的大陸帝國,移轉到了海洋帝國。

公元13世紀之後的歷史,已經無法再像過去一般,分別記述地中海、西歐世界的歷史,以及世界的歷史。在蒙古帝國一處所發生的事情,立刻就會對其他地方造成影響,因此必須當作單一的世界史記述。也就是說,世界史是從蒙古帝國開始的。

作者簡介

岡田英弘,「東京文獻學派」第四代代表人物,專攻日本古代史、史、蒙古史,在蒙古史領域成就尤受矚目。1931年出生於日本東京,1957年畢業於東京大學文學部東洋史學系,因參與「滿文老檔」譯註工作,年僅26歲便獲得日本學士院會員的殊榮,成為日本學界史上最年輕的學士院會員。從1966年到1993年這二十餘年間,任教於東京外國語大學,直到退休。主要作品有《康熙帝的信件》《成吉思汗》《世界史的誕生》《蒙古帝國的興亡》《從蒙古帝國到大清帝國》等。

關注好書府,給閱讀一個理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