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在深海領域實現「彎道超車」

在深海領域實現「彎道超車」

原標題:在深海領域實現「彎道超車」

千百年來,人類從未停止對海洋的探索,隨著近年來全球性海洋資源大開發的浪潮,作為海洋大國而非強國,「從陸地走向海洋」顯得更為迫切。14日,由全國政協提案委員會主任孫淦帶隊,全國政協「加強海洋(水下)裝備現代化建設,提高海洋經濟開發能力」專題調研組抵達海南,就今年政協大會提交的有關海洋勘探開發等重點提案進行調研督辦。

三亞海邊,儘管有陣陣海風,中科院深海所工程實驗室里難掩酷熱。

「這是我們所研製的全海深載人球艙,在海洋深處進行下潛時,人就在這個球里。」委員們在一個其貌不揚的普通鐵球邊站定,深海所副所長代亮一邊比劃,一邊介紹說。旁邊的馬利委員說,「這麼小的球能載人嗎?」代亮趕忙解釋,這個是縮小比例后的球體,實際上肯定比這個大很多。「咱們都在電視上看過蛟龍號載人潛水器,實際大小是我們電視里看到的那樣。」

2016年,由中科院深海所組織實施的蛟龍號載人潛水器成功下潛7062米深度,創造同類型載人潛水器下潛深度世界紀錄。可以說,深海所代表著深潛領域的領先水平,從一些單獨的指標看,在國際上也是不輸人後,成為繼美、日、英之後第四個擁有萬米深淵探測能力的國家。

從陸地走向海洋,從淺海走向深海。這是一輩子與海事打交道的宋家慧委員對海洋探索開發歷程的一句「旁白」。「現在各個國家都在研究萬米深淵探測,僅也不止一兩個科研團隊在做深淵探測,建議要整合資源、發揮優勢,在深淵、全海深裝備核心關鍵技術及裝備研發方面實現彎道超車。」

「以海洋油氣資源為代表的海洋礦產資源,是當前全球海洋資源開發的重點和熱點,走向深海也是各國面對資源制約時的共同選擇。」中科院海洋所首席顧問劉心成回應稱,當前美國等海洋大國都在加緊科研步伐,爭取佔領相關技術的制高點,至少不被別人牽著鼻子走。

那我們當前在相關領域的科研水平在國際處於什麼位置?我們做研究用的核心部件有多少是自主產權的?在打撈出水的萬泉號深淵著陸器旁邊,全國政協提案委員會駐會副主任田傑問道,畢竟對海洋的認知,從科研理論還是探索實踐都需裝備先行。

其實首批萬米級深淵科技裝備就是屬於自主研發,並通過海試驗證和實際應用。但劉心成並不諱言,總體上,的海洋工程裝備自主創新能力仍然較弱,本土化配套能力不足,核心關鍵技術和裝備依賴進口的局面尚未得到扭轉。「即使有一些自主研發的部分,也還處於價值鏈的低端。」

讓委員們頗為感慨的莫過於搜尋馬航MH370失事客機的例子。當時馬航MH370搜救任務只能提供搜尋船舶的任務,水下「深拖」等搜尋和探測設備全部需依靠國外。「提升海洋裝備產業研發水平和製造能力,還是需要國家加大政策支持力度。」馬儒沛委員認為,國家要有統籌考慮,整合海洋裝備研發資源和力量,著力提升重大技術裝備自主創新水平,合適時候應組建深海技術國家實驗室,形成國家深海科技戰略力量和深海科技產業的引擎。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