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不向靜中參妙理,縱然穎悟也虛浮

不向靜中參妙理,縱然穎悟也虛浮

試圖打敗生活的人,越聰明就越蠢。將磨難想象成掙扎的人,內心終難獲得平靜。

對於難以回答的問題,我們往往有著三種選擇:否定、麻木或是痛苦。否定很簡單,用某種方式證明問題是錯的,是沒有答案的。麻木也不複雜,雙水一攤無可奈何即可。最難的是痛苦,時刻被問題本身折磨,不得解脫。

當陷入生活的細節之中的時候,我們就很難有精力去思考遠景。生活就漸漸變成了具體的一個個任務和日期,我們不知所措而又無可奈何。充斥著你視野的全是漸欲迷人眼的亂花,自然無法看到遠方山的陰影和水的亮色。具體而細碎的生活是最折磨人的,它讓你把不滿敲成一個個的小碎片,讓這些不滿鑲嵌在平平淡淡的每一天之中,於是我們學會了唯唯諾諾的過日子。

有一種讓多數人很羨慕的能力,叫急中生智,也叫急智。在緊急的事態中見招拆招,在事態懸於一線之中解決問題。很多人覺得這才是聰慧的表現,而我更願意稱之為『黠慧』,用以區分於真正的智慧。

急智顯示著一個人過人的分析能力,但是智慧一詞卻蘊含著某種特別的時間感。如果急智或者機智伴隨著很短的時間線,那麼智慧伴隨著往往是漫長的時間跨度。思考之中,不僅有聰慧,更有著一份長久的堅持。有人說大巧若拙,太過於精細的設計往往在第一時間就能被人品讀,而富有智慧的某種宏大的設計則需要經歷各種不同的境遇方能體現。

如果感覺累了,不妨讓心靜一靜。紛亂的表象之下,往往需要退後才能看到真正的面貌。我們最難了解的並不是遠處的渺不可見,而恰恰是近處的咫尺之間。離我們最近的人是誰?是我們自己。每分每秒都沉浸在自知自覺之中,我們恰恰缺乏了某種對於自己宏觀的觀感和判斷。距離不僅會產生美,而且會讓你臻於準確。而讓自己與自己產生距離的唯一方式,就是靜。

每每品讀盲人摸象的故事,總是驚詫於絕大多數人沉浸其中的混不吝。在這個龐大世界中複雜生活,我們每分每秒都只能觸及其中一個微不足道的部分。我們甚至不能像寓言中的靠幾個人的經驗可以拼接出真相。光是接近真相,往往就需要好幾代人畢生的努力與求索。說到底,我們只是一個渺小而短暫的意識存在,面對很多問題,我們總是過於稚嫩與無力。

我們應該特別警惕對於短暫勝利的某種自得,因為這種自得之中混雜著我們無法剔除的愚蠢。要想在慢慢長夜之中保持自己神智的清醒,我唯一可以對抗黑暗的就是保持痛感。閉上眼睛,也許就是美妙的當下,做一個裝睡的人活的會輕鬆許多。睜開眼睛,目之所及除了黑暗就是黑暗,你不僅感到疲倦,更會質疑自己是否真正能夠看見。想要過唯唯諾諾的生活,恐怕是再簡單不過,只需要你一直關注著眼前發生的事情,時間就會悄悄在不知覺中溜走。

只是時而會心慌,只是偶爾會突然醒來,像一個離體的幽魂一眼看著毫無知覺的自己。其實,我們終究無法永遠渾噩下去,無法永遠裝睡下去,無法真正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於其在噩夢中驚起,我寧願選擇保持清醒,我寧願選擇瞪大雙眼凝視這黑暗。

透過黑暗的寧靜,我終於看到了另一個我,和另一種生活。

一鍵關注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