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女正廳最新典型:又當大官又掙大錢獲罪

女正廳最新典型:又當大官又掙大錢獲罪

原標題:女正廳最新典型:又當大官又掙大錢獲罪

18日的《廣州日報》披露了廣東省陽江市政協原主席韋麗坤涉嫌職務犯罪案的最新進展。

據悉,韋麗坤因犯濫用職權罪、受賄罪,被湛江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3年。法院一審查明,韋麗坤濫用職權致使國家遭受重大經濟損失人民幣431.8605萬元,非法收受或向他人索要財物合計人民幣560萬元、港幣73萬元。

長安街知事APP發現,韋麗坤長期在陽江市工作,還有紀檢系統的工作經驗。她出生於1954年12月,曾任陽江市紀委副書記、陽東縣委書記、陽江市副市長等職,2007年起出任陽江市政協主席。

韋麗坤

就在距離退休僅3個月時,韋麗坤落馬,省紀委的「雙開」通報中提到,韋麗坤在任職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索取、收受巨額賄賂;濫用職權,給國家造成巨額經濟損失。同時,她還違規經商辦企業。

如今韋的犯罪事實進一步被揭露,值得注意的是,她竟讓外甥女代替她持股開公司,並且濫用職權為公司謀利。

2000年至2005年,在韋麗坤擔任陽江市副市長、陽江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管委會主任等職務期間,利用分管陽江市科技園招商引資的職務便利,夥同他人採取虛構廣州拜奧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州拜奧公司」)以及誇大該公司科研能力、市場前景、投資實力等手段,以廣州拜奧公司在陽江設立分公司為名向陽江市科學技術委員會申請進入陽江市科技園並受讓科技園內45459平方米工業用地。

陽江拜奧分公司成立時,韋麗坤投資200萬元,占公司40%股份,韋麗坤讓容某代為持股。公司成立后,其他幾個股東相繼退股,股份全部轉到容某及其丈夫名下。然而,據容某證言顯示,她從來都不是公司的真正股東,因為韋麗坤不方便出面入股,所以叫她替持股。

領導幹部利用職權經商賺錢,一直是黨紀法規嚴令禁止之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八十八條明確指出,違反有關規定從事營利活動,有下列行為之一,情節較輕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

(一)經商辦企業。

(二)擁有非上市公司(企業)的股份或者證券。

(三)買賣股票或者進行其他證券投資。

(四)從事有償中介活動。

(五)在國(境)外註冊公司或者投資入股。

(六)有其他違反有關規定從事營利活動。

像韋麗坤這種既想當官、又想發財的領導幹部,在近期的紀委通報中高頻出現,比如——

安徽原副省長陳樹隆既想當大官、又想發大財,長期利用職權和職務影響進行經商營利活動,大肆攫取巨額經濟利益,將商品交換原則帶入黨內政治生活,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

安徽原副省長周春雨長期「亦官亦商」,大肆攫取巨額經濟利益,違規從事投資經營等活動。

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長武長順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通過其實際控制的公司非法佔有公共財物共計人民幣3.42億餘元。

司法部原政治部主任盧恩光亦官亦商,控制經營多家企業,通過不正當手段為企業謀取利益。

既然領導幹部經商辦企業是腐敗的「重災區」,那麼該如何掌握和監督這一情況呢?

中組部於2013年底、2014年初兩次下發文件,啟動領導幹部個人有關事項報告抽查核實工作。經商辦企方面,領導幹部需要填報本人及配偶子女投資非上市公司、企業的情況,以及註冊個體工商戶、個人獨資企業或合夥企業的情況,十分細緻。

今年4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領導幹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規定》和《領導幹部個人有關事項報告查核結果處理辦法》,進一步亮明了懲處瞞報個人有關事項的「底線」和「紅線」,加之此前多個地方出台的領導幹部配偶子女經商辦企業新規,不難發現,制度籬笆正在逐步形成。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