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聯想傳砍掉ZUK手機品牌 曾肩負聯想創新重任

聯想傳砍掉ZUK手機品牌 曾肩負聯想創新重任

4月26日,有消息傳出聯想ZUK品牌正式結束運營,未來將不會再有ZUK的新手機推出。

早在2017年3月份,騰訊科技從上游供應商處獲悉,ZUK隨著負責人常程被調去聯想MBG(聯想移動)任職研發副總裁,ZUK主要人員就被聯想收編,不再單獨存在。隨著ZUK研發、市場和軟體人員先後回歸聯想MBG,供應鏈崗位上最後十幾位員工逐漸找到去處之後,曾經承載聯想創新重任的ZUK最終沒有過完2017年春天。

ZUK最早於2014年立項,2015年聯想附屬的神奇工場成立運作ZUK,CEO是陳旭東。那段時間傳統手機大公司「中華酷聯」為應對小米為代表的互聯網手機兇猛攻勢而頻繁設立子品牌。像華為手機品牌,在2013年12月正式獨立了互聯網子品牌榮耀,金立設立了iuni,中興有了努比亞。互聯網手機追求性價比,利用冬粉互動圈買家,以線上渠道銷售為主。在智能手機早期普及階段,打法簡單迅捷,廣受消費者歡迎,一時蔚然成風。

相比其主要競爭對手榮耀、小米,聯想ZUK首款手機ZUK Z1來得有些晚,於2015年8月11日方才正式推出。雖然靠不錯的性價比,獲得一些用戶,但是已經錯過大紅利。而從後來小米手機發展脈絡來看,這個時間段,小米互聯網模式本身進入最巔峰時期,此後逐漸顯露疲態。

ZUK相繼推出黃渤定製版(2015年12月)、金秀賢明星版(2016年3月)、Z2 Pro(2016年4月)、Z2(2016年5月)。不斷嘗試的過程忽然起了波瀾。

2016年4月1日,這天本是科技公司紛紛用假新聞與網友開玩笑的愚人節,神奇工場全體員工卻收到了一封真郵件,聯想MBG負責人陳旭東通過郵件宣布,獨立一年多的神奇工場和旗下品牌ZUK重回聯想。

一個大背景是聯想MBG在調整產品結構。2016年上半年,這時候已擔任聯想MBG區負責人的陳旭東發現之前擁有的聯想、樂檬、VIBE等品牌都被不過硬的品質拖累,已經拿不出2000元左右主流價位段的手機出來賣,於是ZUK被相中。

「ZUK之前一直是相對獨立的運營,由於聯想苦於沒有主力機型可賣,但又想財報好看,就勢必要把ZUK收回去。」 就在收到郵件的當天,一位ZUK員工告訴騰訊科技,樂檬和Moto在2016年都不會有主流價位段產品,但ZUK在這一年計劃了3款產品。兩個月後,這位員工離開聯想加入了一家互聯網公司。

2016年5月31日,陳旭東剛好接管聯想移動一年,這一天,聯想發布了ZUK Z2手機。陳旭東在發布上表示,經歷一年的磨合與頻繁的全球出差調研,自己終於找到了讓聯想移動復興的秘方——「產品+品牌+渠道」,三者要均衡發展。

「我削減了很多產品線,只保留了很少的一部分,全部精力都放在琢磨產品上,試圖做出精品,但結果發現還是不理想。後來我發現光有好的產品還不夠,還需要針對不同市場特點來賣貨,產品、品牌和渠道需要三箭齊發。」陳旭東說。

陳旭東表示,還需要2-3年時間帶領聯想移動業務走向復興。最終,楊元慶並沒有給他那麼多時間,2016年11月,因為MBG的業務未有大起色,整合MOTO不力,陳旭東被從MBG調離。ZUK當家人被調離的手機部門事實,預示著ZUK即將被放棄未來。

「在如此短的時間(一年半)內,僅僅只夠做出一兩代產品,別說是陳旭東,就是老柳回來也不可能有多大作為。」供職聯想十多年的前中層管理齊勝輝(化名)告訴騰訊科技,聯想權力高度集中,內部考核一直以銷售業績為主導,總是只看重短期利益,一旦改革受阻就要找人承擔責任,所以才會頻繁更換高管。

2016年,互聯網紅利逐漸減少、線下渠道崛起,ZUK日子越發難過,最終成為聯想MBG戰略聚集於MOTO品牌后被放棄對象。2016年12月20日,推出了ZUK Edge,成為這個品牌最後的主要產品。

回看ZUK手機,其中有幾款手機獲得了業內資深人士比較高的評價。弔詭之處在於,大家都將其與聯想MBG部門所出手機相比,認為ZUK的外觀、品質等等都勝出一籌。

齊勝輝感慨,從2014年底聯想決定重金投入新品牌ZUK,到2016年4月神奇工場被收回,再到2016年底整個品牌都被Moto吞併,投入大筆資金到最後幾乎等於清零,說明聯想當初投資神奇工場就是徹頭徹尾的錯誤決定。

聯想必然會復盤ZUK失敗的內因和外因。同樣是互聯網子品牌,華為集團的榮耀,2016年銷售量已經超過4000萬台,ZUK離千萬台年銷售量距離太遠。

需要指出的是,一些業內人士感傷ZUK夭亡,正處於手機行業集中度逐漸提高的時候。受到上游供應商價格調動波動影響,國內競爭越發激烈,ZUK的命運下一次不知會降到哪一家頭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