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以房養老潛行三年 國辦發文能否迎來春天

以房養老潛行三年 國辦發文能否迎來春天

面對日益嚴峻的老齡化壓力,相關部門也顯然已經意識到需要為包括以房養老在內的養老產業的發展多開些綠燈。

沉寂多時的以房養老日前再次被拉到聚光燈下。近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加快發展商業養老保險的若干意見》,明確提出大力發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等適老性強的商業保險,以應對人口老齡化趨勢。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即保險版以房養老。國辦文件的發布,再次引起人們對這一時有爭議的養老方式的關注。

截至2017年7月,以房養老已在國內試點三年。據了解,以房養老,或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是指老年人把擁有完全產權的房屋抵押給保險公司,終身按月領取一定數額的保險給付金,並終身繼續行使其對該房屋的佔有、使用、收益和經抵押權人同意的處置權;待老人身故后,子女若償還全部給付金本息即可解除房產抵押,重新獲得房屋全部權益;否則由保險公司按市場價格將房產拍賣,處置所得優先償付保險給付金及利息,多餘資金包括房屋增值權益都歸老人的子女。

目前,國內只有幸福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在實際開展以房養老保險試點,其他公司尚未正式介入。據悉,截至2017年6月末,全國參加以房養老保險業務的簽約客戶共108戶/154人,承保客戶共64戶/87人,領取養老保險金的客戶共56戶/77人。其中,北京地區領取保險給付金的客戶共19戶/28人,人均月領保險給付金8000元/月,抵押房產的平均價值約350萬元。此外,全國還有60多位老人已報名參保,等待審查合格后辦理入保手續。

據幸福人壽前董事長孟曉蘇介紹,幸福人壽目前主要在北京、上海、廣州、武漢4個城市開展業務,大連、南京、蘇州正處準備開展階段。

對於以房養老保險試點三年只有百餘名老人參與的情況,孟曉蘇坦承,以房養老並不是大眾型產品。他在接受採訪時說:「這種產品屬於供給側改革,我們可以看到需求端並不是問題,因為有需求的老人們正在前面等著呢。根據薩伊定律,供給能創造需求,現在只推出了第一類產品,仍然馬上就能看到需求端的熱烈響應。」

在記者看來,試點三年參保老人數量較少的原因,仍在於以房養老保險在仍屬新生事物,業務仍處於「試點期」,業務產品設計比較複雜,老人房產有不少手續不完備,要辦理的手續橫跨房地產、保險、銀行等多個領域,面臨諸多法律、政策等問題;因此謹慎控制業務辦理的規模和節奏,儘可能從每一個客戶案例中摸索有效經驗,才是一項新業務開展初期的可行之道。

此外,諸多因素也限制了試點的開展規模。首先,以房養老在國外有政府兜底、養老金限額、稅收減免等政策措施,而目前只是試點,保險公司承擔了所有風險;其次,幸福人壽只是一家中等規模的公司,除了背後的產品研發和支持團隊外,產品的一線銷售人員數量在每個城市一般只有1-2名;第三,幸福人壽實際開展以房養老保險業務的城市目前只有4個,也未做產品宣傳和推廣。同時,即使在以房養老業務較為成熟的西方發達國家,以房養老也並非養老方式的主流。

據業內人士介紹,對於以房養老保險這類創新型的小眾業務來說,不能簡單地以數量論成敗,重要的是它可以滿足部分老人的需求,為擁有並能自主支配房產的特定老人群體,尤其是高齡老人、失獨老人、孤寡老人,增加一種新的養老選擇。

作為一項從未有過的新業務,以房養老在開展過程中也不可避免遇到一些障礙,比如傳統社會觀念阻礙,多種產權性質房產難以參保問題,房屋70年產權問題,風險分散和共擔機制不完善,業務流程漫長、繁瑣等等。這些問題許多都涉及國內的體制、機制和社會大環境,有些更屬於難啃的硬骨頭。一些學者、專家和社會輿論也據此對以房養老提出過一些質疑。

一個現實中的例子是,北京一位父母已經辦理了以房養老保險的人士即認為,父母參加以房養老導致自己無法繼承父母的房產,他因此向父母表示過較強烈的反對。這並非孤例,受傳統觀念的影響,有子女老人和無子女老人在幸福人壽客戶中目前各占約一半。

不過,面對日益嚴峻的老齡化壓力,相關部門也顯然已經意識到需要為包括以房養老在內的養老產業的發展多開些綠燈。比如,針對以房養老保險辦理流程漫長、繁瑣的問題,前文所述的國辦文件《關於加快發展商業養老保險的若干意見》即明確:「支持商業保險機構開展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業務,在房地產交易、登記、公證等機構設立綠色通道,降低收費標準,簡化辦事程序,提升服務效率。」這些都將為以房養老等銀髮產業的未來發展打開更大的空間。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