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奉明剛稱農民四處借債都是大康農業「單方面違約」造成的

奉明剛稱農民四處借債都是大康農業「單方面違約」造成的

原標題:奉明剛稱農民四處借債都是大康農業「單方面違約」造成的

似乎任何一家公司都在為「明天」的上市努力著,在春節過去,湖南懷化漵浦縣彭洲村村民奉明剛(化名)躲債歸來。這些債務來自民間借貸和親朋好友。幾年前,為了建設養豬場以便成為大康農業的養殖戶,他幾乎借遍了所有能借到的錢,最後還找了高利貸。

2月25日,記者在奉明剛家看到,其四處借貸逾百萬元所建的養豬場現已廢置。奉明剛稱,這一切都是上市公司大康農業「單方面違約」造成的。

在這座地處湖南山區的村莊,奉明剛並不是唯一一個債台高築的人。2012年,上市公司大康牧業(現改名為大康農業)與當地政府官員來到村裡,號召村民與公司進行「合作養殖」。據多位村民證實,當時大康農業口頭宣稱的具體合作模式,是由公司承擔豬場建設資金、提供種豬、委託村民進行生豬「代養」,並按照養豬的數量向村民支付「代養費」。

包括奉明剛在內的29戶村民被「跟大康,奔小康」的口號打動,陸續與大康農業達成了合作協議。

村民劉祥瑞(化名)告訴記者,大康農業當時承諾與村民「長期合作」,但並沒有在書面上明確「長期合作」的具體期限。記者從一份村民提供的「生豬委託養殖合同」上看到,書面約定的有效期實則為8個月,到期后則續簽一次同樣期限的合同。

按照劉祥瑞的描述,出於對「大公司」的信賴,當時大家並沒有就此提出異議。

此外,大康農業開始時承諾負擔的豬場建設費,實際也由村民自掏腰包「墊付」。

「只給了一小部分啟動資金,公司說後期會把錢全部補給我們。」劉祥瑞稱。為了獲得為「大公司」養豬的資格,報名的29戶村民幾乎家家舉債自建養豬場。據記者了解,規模最小的投資在30萬左右,最多的人家投資超過150萬,而這些人家多數並不富裕。

2013年,各家各戶的養豬場陸續建成投入使用,養殖戶們分別為大康代養了兩批到三批生豬,並按照100元/頭的價格獲得「代養費」。

養殖大戶何平(化名)表示,如果真的像大康所承諾的那樣「長期」合作下去,「奔小康」並不是一句空話,然而到了2014年下半年,村民們發現,大康開始對他們置之不理,不久后更是宣布單方面終止合作,不僅不再委託村民代養,起初承諾負擔的「豬場建設費」也沒有了下文。

何平告訴記者,自己早年外出打工掙回來的二十多萬家底全部搭進了養豬場,此外的幾十萬元外債更讓他終日寢食難安。何平說,恐怕自己這輩子都難以翻身。

「本來指望大康帶領我們脫貧的,現在過得比以前還差。脫貧脫貧,越脫越貧。」奉明剛說。

2月24日,彭洲村村委書記何滿林告訴記者,29戶養殖戶已經多次聯名舉報,並將大康農業舉報至當地證監局,試圖進行維權,截至目前,相關部門尚未給出實質性解決方案。

何平稱,村民們的訴求包括要求大康農業履行承諾,給付豬場建設費,賠償農戶經濟損失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