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從郎平、劉翔去國外看病看國內運動康復市場前景

從郎平、劉翔去國外看病看國內運動康復市場前景

體育大生意第1176期,歡迎關注最好的體育產業信息平台

本文作者:馬蓮紅

體育大生意記者

近日,女排總教練郎平在美國芝加哥成功完成第12次手術,術后她需要留在美國進行康復訓練。在年初至今的漫長治療過程中,「運動康復」這一詞曾被郎平多次提及。或許這一詞對普通大眾來說略顯陌生,然而它卻是傷痛運動員們的福祉,是能夠讓他們重返運動場的希望。郎平也曾反覆強調運動康復的重要性,「手術的地方雖然不疼了,但周邊的肌肉一定要恢復,用它來保護手術的位置,所以我覺得康復是比手術時間更長、更需要耐心的一個項目」,在一次媒體採訪中,郎平這樣說,當時她剛剛做完手術,正在進行游泳、腳踏車等康復訓練。

郎平做術后康復訓練

做完手術不靜養,反而通過做運動去修復?這似乎和傳統概念里的「傷筋動骨一百天」完全相悖。一般做完手術后,患者可能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都不能下床走動。特別是動刀的部位,患者都會下意識地變得「小心翼翼」。然而運動康復卻不是這樣,它需要患者在運動中修復。

「運動康復和普通康復的區別是目標不一樣,最終水平也是不一樣的。運動康複比普通康復的要求更多,目標水平更高。普通的康復是指讓人回到正常的生活。而運動康復屬於運動物理治療,需要幫助被治療的人恢復正常的運動生活。比如運動員等。」2016里約奧運會特邀運動康復保障專家、北京體育大學運動康復系副主任矯瑋教授向體育大生意介紹道。

除了郎平,劉翔、李娜、姚明等一些國內知名運動員也都曾有去國外接受手術治療的經歷。然而,讓人疑惑的是,為何我們的運動員都要到國外接受手術治療?國內手術治療水平跟不上?事實上,國內的臨床醫學已經非常發達,運動員可以在國內做手術,但想要完全康復重返運動場後期的康復訓練是必不可少的。然而,目前國內康復治療水平、康復器械都遠落後於美國、德國等國家,導致運動員們只能去國外就醫。

人才供需不平衡 北體運動康復畢業生成香餑餑

康復醫學起源於戰爭。一戰時期,英美等國出現對傷兵的康復醫療,到了二戰這一經驗被更多軍隊採用,戰後開始廣泛應用,康復醫學由此誕生。與西方國家相比,國內康復」這一概念的提出晚了近半個世紀之多。作為康復醫學里的一個分支,運動康復也同樣遠落後於國際水平,相應地人才培養也起步較晚。

目前全國共有北京體育大學、天津醫科大學、瀋陽體育學院等數十家高校開設運動康復相關專業。其中,北京體育大學「運動康復」專業是從2005年開始招生,據矯瑋教授介紹,學生們的就業情況非常好,是北京體育大學就業情況最好的一個專業,平均就業率高達98%(包含讀研、出國深造、工作),工資也相當可觀。

據了解,這些學生畢業以後可以在醫院相關科室、健康管理中心、運動隊、運動康復中心、運動醫學診所、社區綜合服務中心就業,工作第二年可考取康復醫療師證書。

但和國外相比,國內的運動康復人才依舊過少,很多醫科類大學甚至沒有開設相關專業。而在體育院校特別是二三線城市就讀運動康復專業的學生們,卻往往會遭遇被醫院「拒收」的情況。據了解,從體育院校畢業的學生一般會獲得理學學士,這就意味著學生沒有許可權考取執業醫師資格證,也就沒有處方權與診斷權。因此,儘管目前尚未有國家層面的行政文件來限制體育院校相關專業學生報考康復治療師資格,但部分地方醫學界出於對該專業課程設置、人才培養目標認識的不夠深入,已經在體醫之間建起了森嚴的壁壘。

不過隨著近年康復概念被更多人了解,在醫院之外的陣地,運動康復類人才卻是供不應求,康複診所、康復中心或高價尋人,或悉心建設自己的人才庫。為推動運動康復市場在的發展,國際知名健身品牌展FIBO CHINA每年都會舉辦大量的相關培訓課程和論壇講座,今年9月7-9日的FIBO CHINA 國際培訓也將有20多節運動康復相關的專業培訓課程,邀請國內外知名運動康復專家學者,搭建優質的交流學習平台。

FIBO康復訓練培訓課程

生產技術滯后,相關醫療器械基本靠進口

比起人才的落後,運動康復過程中所要使用到的醫療器械在國內也是相當匱乏,每年參與各大展會的康復器材展商更是寥寥無幾。以FIBO國際健身與康體博覽會為例,這一全球領航健身盛會歷史久遠,在德國已有32年辦展史,進入也有近4年時間,其對國內外康復行業發展差異有著最直觀的洞察。據FIBO CHINA項目經理陳蘇蘇介紹,在FIBO德國運動康復參展的企業有112家,佔總展商數量的10.3%,然而參加2016年FIBO CHINA的運動康復展商僅佔比3.3%,且均來自國外,國內康復技術落後亦是由此可見一斑。

「目前國內的運動康復產品科技含量低,使用的覆蓋面小,且大眾對運動康復的認知不夠。個性化的運動康複診療方案、運動處方也落後於歐美國家,大部分三甲醫院都沒有運動康復科,有限的專業人才也是制約快速發展的因素之一。在FIBO科隆展上,專業觀眾很多人來自康復機構、物理治療師,科研機構、大學,相對應的展商產品也有一整個展廳的醫療器械級的運動康復設備。雖然現狀如此,但是國內的運動康復市場潛力巨大,對健康、運動能力恢復的需求,消費水平的提升都將促進產業發展。」當問及國內外運動康復異同之處,陳蘇蘇這樣說。

據興業證券研究所報告稱,2013年,國內康復醫療市場規模僅有200億人民幣(人均15元人民幣),遠低於美國的1000億美元(人均約80美元)。據體育大生意了解,目前國內大部分較為專業的運動康復類器械仍依賴於國際進口。

康復市場還有很大潛力

「運動康復」產業掘金依舊有賴於基礎概念推廣

隨著全民健身時代的到來,馬拉松、跑步、瑜伽等運動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人群參與,也導致越來越多的運動損傷出現。有統計顯示,當前運動損傷發病率佔10%—20%,並且有逐年升高的趨勢。在運動過程中人們的科學自我防護意識也相當薄弱。 包括「常崴腳」、「常腰疼」、「膝蓋有響聲」等日常運動過程中會遇到的情況,其實都非常有可能是運動方式不當引起的,也極有可能會為身體埋下隱患。

運動康復這個概念很好,但為何卻鮮為人知?「很多人聽到『微電』會感到害怕,還是需要市場教育」。吳任生是Miha bodytec的獨家代理商,2016年他通過FIBO CHINA展會將品牌引入。在他看來,儘管國內有相關醫療設備和人才,但對普通人來說,運動康復這一概念依舊十分新鮮。「在德國這項技術已經非常普及,每五百米一公里就可以看到我們設備的門店。一個星期二十分鐘即可達到效果」,據了解,這項技術主要是利用肌內通過電的作用剌激肌肉運動,用於燃燒脂肪、鍛煉肌肉、放鬆肌肉、減痛。

Miha設備使用廣泛

另外一家運動營養品金達威王義椿總經理也同樣認為相關推廣力度過於薄弱,不僅如此,他認為現階段康復醫療成本高也是推廣難的主要原因,「防護、營養、治療是一個完整的閉環,全民健身是契合點,但基礎的知識教育依舊需要官方的大力推廣。很多人不懂得康復調節、營養搭配,只有人群基數上去了,才能拉低康復醫療成本。」

此外,運動康復在綜合醫院不受重視也是阻礙其發展的一大原由。目前醫院開展的康復治療多是針對中風、肢體殘疾的患者,與理想中的運動康復治療相去甚遠,再加上治療周期長、投入人力物力成本高等多方面原由,導致很多醫院都不甚重視這一科室。

目前康複診所、康復醫療還僅限於一線城市。但隨著包括運動療法、康復綜合評定等20項醫療康復項目被納入基本醫療保險支付範圍,以及全民健身第3個五年計劃開展,相信運動康復將會為更多人熟知,前不久弘道運動康復獲數千萬A輪融資也意味著社會資本對這一領域的肯定,也希望「運動康復」未來能夠讓更多熱愛運動的人繼續揮灑汗水,重拾往日風采。

註:本文部分圖片來自網路 其餘由FIBO提供

GLORY落地廣州營地產業峰會

瘋狂體育X中超詹俊花落蘇寧

寶悍體育拉加代爾來華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