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吃瓜群眾」越來越少

「吃瓜群眾」越來越少

背景資料

2015年4月1日,中央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11次會議審議通過了《人民陪審員制度改革試點方案》。4月24日,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四次會議決定,授權最高人民法院在北京、河北、廣西等十個省(區、市)各選擇五個法院(含基層法院及中級法院)開展人民陪審員制度改革試點工作,對人民陪審員選任條件、選任程序、參審範圍、參審機制、參審職權、退出和懲戒機制、履職保障制度等進行改革。5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聯合司法部印發《人民陪審員制度改革試點工作實施辦法》(以下簡稱《實施辦法》)。為深入開展人民陪審員制度改革試點工作,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聯合自治區司法廳在崇左市中級人民法院、大新縣人民法院、上思縣人民法院、桂林市七星區人民法院、百色市右江區人民法院試點人民陪審員改革。兩年來,這5家試點法院在人民陪審員選任、參審、保障等方面探索出了許多經驗,也發現了改革中存在的困難。2017年4月27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關於延長人民陪審員制度改革試點期限的決定》,明確試點工作期延長至2018年5月。

身為崇左市江州區江州鎮中心國小的教師,藍文波也許想不到,他會以這樣的方式和法院打交道。

2015年,藍文波成為崇左中院首批人民陪審員。

從講台到法庭、從教書育人到定分止爭……藍文波在切換著不同的角色。

一切變化來自那場改革。

隨機抽選,怎麼選?

在本輪人民陪審員試點改革前,中級法院並沒有自己的人民陪審員隊伍。

之於崇左中院來說,改革得從零開始。

根據《實施辦法》規定,人民法院每五年從符合條件的選民或者常住居民名單中,隨機抽選本院法官員額數5倍以上的人員作為人民陪審員候選人,建立人民陪審員候選人信息庫。

隨機抽選被認為是人民陪審員制度改革的關鍵一步。

該院政治部主任農金華告訴記者,結合實際情況,崇左中院在陪審員選任階段,確定了隨機性與均衡性、廣泛性與代表性相統一的思路。

所謂隨機性就是陪審員的產生要隨機產生,不能是指定,而均衡性就是陪審員的分佈要均衡,「崇左市下轄7個縣(市、區),人民陪審員應當在各縣(市、區)均衡分佈。」農金華說。

對於廣泛性與代表性,農金華解釋道:「考慮到崇左市農業人口占絕大多數的實際,如果只是簡單地進行隨機抽選,則人民陪審員中可能有八成以上都是農民,不利於發揮人民陪審員制度作用。因此,我們結合人口和職業特點,規定農業戶口佔51%,非農業戶口佔21%,教師佔14%,幹部職工佔14%。」

在選任思路確定后,崇左中院搞了兩輪隨機抽選,最終在符合條件的人選中,選任了150名人民陪審員。

談及隨機抽選工作,該院政治部教培科副科長張止濰感嘆,候選人徵求意見工作難度太大。

「當時我們從市公安局戶籍系統中隨機抽選了1907人,這麼多人,徵求其是否願意擔任陪審員工作就花了很大力氣。」張止濰說。

「因為外出務工等多種原因,不少人不願擔任陪審員。」該院審監庭庭長黎傑說。

這一點,桂林市七星區法院政工科科長何麗媛也有同感。

「與發達地區相比,廣西經濟相對比較落後,許多人選擇外出務工。單純海選的話,篩選出的人選可能不少都不在本地工作,加之許多常住居民在公安系統登記號碼已經變更,無形中加大了徵求意見的難度。」何麗媛說,「但抽選出的人選都得逐一徵求意見,再加上後期資格核查工作,確實成本非常高。」

除了隨機抽選一般陪審員,廣西部分試點法院也在探索建立專業人民陪審員庫。

據了解,針對「三大糾紛」、勞動爭議糾紛和醫療糾紛案件逐年增多的情況,上思縣法院在林業系統、國土局、住建局、勞動仲裁部門、醫療系統中相對隨機抽選出30名專業人員,並最終產生了12名專業人民陪審員。

「庭審中,對於專業性問題,法官很難問出來,這時候專業人民陪審員就能彌補法官知識上的欠缺。」上思縣法院民二庭法官唐雅婷說,「在我主審的一起醫療鑒定糾紛案件中,由醫生擔任的陪審員發揮了很大作用。」

全國人大代表、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范徐麗泰建議,對於需要專業知識的案件,可以把陪審員分成兩組,凡是適合這個案件專業知識的人分為一組,從另一組抽出一般陪審員,從而保證一定有這類專業類知識的陪審員,使陪審員在判斷事實過程中能夠作出更好的決定。

不過,對於專業陪審員的設立,有人認為,按照現在的情況,基層法院專業陪審員數量不會很多,如果再細分到各個領域,那麼今後這些領域的案件可能只能由個別陪審員陪審,「這會不會是另外一種形式的『駐庭陪審員』?」

不當「吃瓜群眾」,怎麼用?

在陪審員選任后,如何讓陪審員發揮應有作用,避免其「陪而不審」、淪為「吃瓜群眾」是改革的另一個關鍵。

廣西高院政治部主任莫錦榮坦承,過去人民陪審員「陪而不審」「合而不議」的情況確實有所存在,「隨著改革的推進,『吃瓜群眾』越來越少。」

在上思縣法院採訪時,記者就目睹了這種改變。

這是一起交通事故民事賠償案,「被告因在一起致三人死亡的交通事故中有逃逸情節而被交警部門認定承擔主要責任。刑事部分尚未公訴,現在是民事賠償部分。」開庭前,上思縣法院副院長、該案主審法官張小明向記者介紹。

庭審中,人民陪審員黎惠文、黃倩蘭就是否構成肇事逃逸、贍養費的計算、保險金額的賠付情況等頻頻發問。

「一方面是案件陪審多了,有了經驗,另一方面還在於提前閱卷。」黎惠文說。

據了解,對於被隨機抽選到的陪審員,上思縣法院都會提前安排陪審員閱卷,同時主審法官也會主動與陪審員交流,幫助其熟悉案情。

這一點,大新縣文化局退休幹部許仁和深有感觸。

作為有8年陪審經驗的老陪審員,許仁和認為,陪審員本來就不是專業人員,如果還不提前閱卷,「根本就問不出有價值的問題。」

據大新縣法院副院長趙權富介紹,該院專門設立了人民陪審員辦公室供陪審員查閱卷宗資料,並規定主辦法官必須提前3天告知陪審員前來閱卷。

除讓陪審員提前閱卷外,廣西各試點法院還紛紛加大對陪審員的培訓力度,提高陪審員的素質。

不過,在張小明看來,陪審員參與案件審理,主要還是希望陪審員以群眾的視角去看待案件,過於強調提高陪審員法律知識有悖制度設計初衷,「專業部分還是交給法官處理。」

不過,張小明也承認,現在仍有部分陪審員庭審中不知如何發問的現象存在。

「畢竟沒有這方面專業知識,陪審員也擔心問錯了會被笑話。」作為一個過來人,黎惠文說道,「多陪審幾次就好了,都是一個熟能生巧的過程。」

保障還需長效機制,怎麼辦?

抽選、閱卷是發揮陪審員作用的外因,陪審員是否願意來參加庭審才是其發揮作用的內因。

內因離不開政府的財政支持。

「一方面離不開陪審員尊榮感的建立,另一方面,一項制度發揮作用,也不能只靠奉獻。」張小明認為,「必須要有適當的補助。」

據上思法院副院長梁家產介紹,為推進人民陪審員改革,上思縣委縣政府高度重視,每年撥款10萬元用於陪審員工作的財政保障,並為每名陪審員購買了人身意外保險,解除其後顧之憂。

補助的提高提升了陪審員的積極性。

「以前,一些陪審員就跟我反映,陪審一天才給50元補助,去掉交通費、餐費,基本上剩不下什麼了。」七星區法院院長曾小平說,「現在七星區法院陪審員陪審半天給100元補助,每個月再給50元話費補助。政府每年給17萬元資金支持,基本上夠用。」

而大新縣法院則規定,除每個案件100元補助外,人民陪審員出差或下鄉辦案的按法院工作人員標準給予補貼。

不過,有些法院領導對經費保障也有擔憂,「現在的經費保障更多是黨委政府領導重視的結果,經費核撥還沒有長效機制。特別是越來越多地適用大陪審制,司法成本肯定會上升,這一塊的經費能否足夠保障值得探討。」

這個問題也引起了許多全國人大代表的關注。

全國人大代表、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何曄暉表示,從上到下五花八門,各地有各地的做法,包括陪審員的交通費、通訊費、辦公地點以及其他的生活補貼,目前都沒有全國統一的規定,這個問題不解決,很難保證人民陪審員制度今後的長久發展。她建議,試點結束前,最高人民法院和國務院有關部門應研究出一個明確的意見,以便於陪審員制度改革試點結束后,這項工作能夠健康平穩地發展起來。(記者 許聰 費文彬 通訊員 張嚴方)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