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海南小村婚事 折射從貧困山村到美麗鄉村的嬗變

海南小村婚事 折射從貧困山村到美麗鄉村的嬗變

原標題:海南小村婚事 折射從貧困山村到美麗鄉村的嬗變

太陽落到山後,氣溫有了些許下降,白沙黎族自治縣邦溪鎮芭蕉村村民高亞林正帶著一對兒女在寬闊整潔的村道上玩耍,順手把鄰居家門前一棵被風吹歪的小樹用竹竿支起。

「鄰里之間幫個小忙。咱們的生活都要抬著頭,不能低著頭啦。」高亞林溫暖的話里儘是幸福的味道。

2012年,落後破舊的芭蕉村。本報記者 蘇曉傑 攝

4年前,快40歲的高亞林還是個單身漢,他的婚事曾讓母親十分頭疼。「村裡40多條『光棍』,急也沒用,咱們這窮地方,哪個女孩子願意來。」高亞林說,那時住的是茅草屋、過的是窮日子,日復一日。

直到2013年,白沙正式啟動芭蕉村美麗鄉村建設,茅草屋換成了小洋樓、泥巴路建成了環村道、污水橫流的村容村貌搖身一變成了邦溪鎮的後花園。

村子變美了,村民的精神面貌也起了變化:酒杯放下了,幹勁起來了,娶回村的媳婦一個接著一個,村裡的婚禮一場接著一場。

美麗鄉村建設扮靚了村落,精神文明建設蕩滌了民風,山美水美人更美的芭蕉村,正開門接納四方客。

高亞林 闖蕩出來的婚事

拼搏之風抱得美人歸

要不是外出拼搏,高亞林現在或許還過著一個人的日子,他能下定決心走出村子,還得從芭蕉村發生變化的時候說起。

「都一把年紀了,說不想結婚那都是騙自己。」高亞林回憶當初,不只是自己,村裡的單身漢心裡都有這個疙瘩。

2017年,白沙邦溪鎮芭蕉村新貌。本報記者 蘇曉傑 攝

彼時的芭蕉村,村莊環境亂糟糟,散養的家畜在村裡四下亂竄,碰到個下雨天,村裡連個落腳的乾淨地方都沒有,外人進了村,留不下什麼好印象,更不消說嫁到村裡來。

村子遲遲得不到發展,村民們想法也越來越消極,有一手釀酒功夫的高亞林,釀出來的米酒常被村民買去借酒消愁。

「不是不想結,是結不成!」高亞林嘆了口氣,往日的芭蕉村可謂「遠近聞名」,哪個村的女孩子到了要出嫁的年紀,必定被長輩們叮囑千萬別嫁到芭蕉村:「村子臟又亂,像樣房子都沒有,嫁過去就等著過苦日子!」

伴著美麗鄉村建設的推進,破舊的茅草屋換成了嶄新的小洋樓,住在寬敞得有些空蕩蕩的房子里,高亞林決心出去闖闖。「既然外人不願來村裡,那我就走出去,帶著老婆回來。」高亞林說,此前他也曾到海口打過工,接觸過不少女孩,但一想到家裡的條件,又心灰意冷地回了家。

村子煥然一新,家裡沒了顧慮,高亞林有了底氣,在東方市打工的日子裡,他認識了同樣來自白沙的田少會,二人感情迅速升溫,瞅准機會,高亞林邀請田少會一起回芭蕉村看看。

看著聯排的新房、舒適的環境和精氣神越來越好的高亞林,田少會決定在芭蕉村裡安下家來。2014年7月,在村民的見證下,高亞林和田少會喜結連理,如今已有了兩個可愛的兒女。

安頓好生活,高亞林又操持起了自己的釀酒手藝,純古法釀造的甘甜米酒依舊保持著多年前10元一斤的售價,不僅在村裡暢銷,住在邦溪鎮的候鳥老人們也慕名而來。「我還加入了村裡的休閑農業合作社,旅遊搞起來,年底還有分紅呢。」高亞林說,媳婦娶回了家,生活有了起色,母親葉亞可也放下了心裡的石頭。

看著兒孫繞膝,過著越來越好的生活,葉亞可享受了兩年天倫之樂,在去年無病無疾安然仙逝。村裡人都說,老人心愿已了,80歲離世,是喜喪。

吳桂成 「打扮」出來的婚事

文明鄉風打動娘家人

與高亞林一起長大的吳桂成,生活經歷也有些「默契」,同樣有個先結婚的弟弟,也有個擔心他成不了家的母親。二人最大的不同,就是吳桂成早在2007年,便和來自臨近村莊的陳拜女談起了戀愛。能夠有情人終成眷屬,吳桂成要感謝村裡「颳起」的文明鄉風。

「到了談婚論嫁時,我根本不敢上門提親。」吳桂成感嘆,當年他總是擔心,讓女方親友看到芭蕉村的樣子,這門婚事多半就黃了。

曾經落後破舊的芭蕉村搖身一變成了邦溪鎮的後花園。 本報記者 陳元才 攝

紙包不住火,當陳拜女的家人聽說吳桂成來自「有名」的芭蕉村,都是舉起雙手反對。「別的不說,就說那村裡到處都是垃圾,住在那兒能健康嗎?」吳桂成回憶道,生活垃圾房前屋后隨手一丟,是大多數村民的習慣。「屋裡吹進一陣風,都能帶幾隻蒼蠅進來。」

頂著家人的反對,吳桂成和陳拜女一直堅持著「地下戀情」,這樣的堅持,在芭蕉村美麗鄉村建設啟動的那天迎來了轉機。通過「農戶出一點、政府出一點、銀行貸一點、集體補一點」的方式,吳桂成和村民們都能住上嶄新的樓房。

「房子還沒建好,我就去提了親。」吳桂成笑道,在2014年初村民喬遷新居時,他同時辦了婚禮,牽著陳拜女的手住進了新家。

房前屋后的垃圾堆換成了綠樹青草,村民的習慣也改了。「村子如今這麼美,地上有點落葉都會主動撿起來,誰還會亂丟垃圾呢?」吳桂成說,村民們懂得了講文明、樹新風,不僅自己掏錢購置了垃圾桶擺在房前,還學會了簡單的垃圾分類,有意識地將生活垃圾分別打包等著轉運車來收,從身邊小事做起,呵護美麗鄉村。

高富春 柳暗花明的婚事

新型農民帶回夫妻店

作為美麗鄉村建設啟動前村裡罕有的大學生,高富春在2012年大學畢業時,是不願回到村裡來的。而現在,他是村民轉型「觸網」的帶頭人,說起來,高富春頗為感慨。

「好不容易從窮地方走出來了,誰還願意回去呢?」高富春的理由很簡單,能夠用自己的雙手創造好日子,當然不想回村裡當單身漢。

高富春畢業后的第一份工作在白沙縣城,每個月兩千多元的工資雖然不算多,卻是實打實的收入。「在公司幹了一年多,不僅提拔了,工資也漲了。」高富春笑道,就在生活步上正軌的時候,妻子曾宇飛卻決定回芭蕉村。

「當時生完孩子在家待業,恰逢白沙電商發展起步,要招募農村淘寶合伙人,政策、資金扶持都十分到位,還能回到村裡帶動村民發展,兩全其美。」曾宇飛坦言,自己2013年畢業后和丈夫結婚時,她都不敢告訴遠在廣西的父母芭蕉村有多窮,生怕父母反對這門婚事。

但美麗鄉村建設讓芭蕉村換了樣,也改變了曾宇飛的想法,她打算和丈夫一起,投身到村莊建設中。

「聽說農村淘寶能幫我們賣東西,你看看咱們村的甘蔗酒能不能賣?」「村裡種了不少香米,放在網上賣應該挺受歡迎吧?」「聽說南開鄉都在網上賣蜂蜜呢,咱們村裡也有!」……芭蕉村裡的農村淘寶夫妻店開起來沒多久,村民們就在高富春和曾宇飛的指導下開起了微店,把自家的農產品放到網上銷售。

「當初還擔心返鄉創業會後悔,現在看來這決定再正確不過。」高富春一邊忙著整理今天剛下的香米訂單,一邊籌劃著讓更多的芭蕉村農產品觸網,讓曾經靠山吃山的農戶轉型做新型農民。

農村淘寶辦得火熱,曾宇飛還計劃著讓父母來村裡看看。辦婚禮時芭蕉村的整村推進已啟動,父母沒能看到村子此前的樣貌,如今村口豎起的宣傳欄上貼有芭蕉村的老照片,到時候也讓父母感受感受芭蕉村的巨變。

劉丁全 改變思想的婚事

教育新風吹醒貧困戶

看著吳桂成的女兒騎著小車經過,村民劉丁全洗完手裡的菜,靜靜欣賞著眼前的畫面。

在村裡,48歲的劉丁全話一向不多,沒讀完國小便輟學的他一直很後悔,因為每次外出打工,文化程度都死死限制住了他找工作的範圍。

經濟沒起色,讀書讀不長,曾是芭蕉村無法破解的「惡性循環」,讓村裡對於教育的重視程度跌到了谷底。國中畢業便外出打工,也成了芭蕉村年輕人的成長軌跡。

「人家還上過國中,我這個國小都沒畢業的,只敢到邦溪鎮上打打零工。」劉丁全說,文化程度低,讓他的話越來越少,一個人的日子過慣了,根本不想結婚的事。

而在外人看來,總是埋頭苦幹的劉丁全給人留下了踏實的印象,讓他在不經意間收穫了愛情。去年,劉丁全在邦溪鎮幹活時認識了現在的妻子,雖然「嘴笨」卻也俘獲了芳心,讓他成了村裡最後幾個舉辦婚禮的村民之一。

雖然還沒迎來新生命,但劉丁全已經下定了決心,要送孩子上大學。「聽說現在國小國中的條件好啦,不僅老師多,還不收費,當年要是有這樣的條件,我怕是連孫子都有哩。」

在芭蕉村裡,不僅是劉丁全意識到了教育的重要,村民們都把教育當成了改變生活的最佳途徑。自2012年美麗鄉村建設啟動以來,村裡走出去的大學生已經有了四五個,更有遠赴黑龍江大學求學的年輕人,打算畢業后回到村裡助推鄉村發展。

「生活條件好啦,大家也有能力把孩子送出去上學了。」芭蕉村所在的南班村黨支部書記高勇頗為感慨,從前村民們認為賺錢才是硬道理,如今都意識到讀書不僅能夠改變生活,還能改變下一代的成長軌跡。

在芭蕉村客棧的一樓,一間為村民準備的圖書室里擺滿了各類書籍,不少書本都被翻舊了。「村民的生活美了,還要追求心裡美,再過幾年,村裡的大學生會越來越多!」高勇說,再窮不能窮教育,曾經認為讀書無用的芭蕉村人,在努力讓讀書成為村裡的新風。

吳永成 苦盡甘來的婚事

和諧民風開啟新生活

變的不僅僅是村容村貌,還有村民的精神面貌,「村裡的民風變了,從前總因為小事動手,如今和和氣氣像是一家人。」芭蕉村一隊村民小組長吳永成對此深有體會。

「1997年我就找到媳婦啦,可不算單身漢。」當被問起何時結的婚,吳永成連忙打趣道,雖然結婚早,但一直沒辦婚禮,夫妻倆的感情路也並非坦途。

「當時村裡又窮又亂,老婆娘家人一直反對,我倆沒辦法,只能離開村子外出打工。」吳永成說,從芭蕉村到昌江黎族自治縣紅田農場割膠,一去就是7年,直到兩家人關係緩和,他才帶著妻子回到村裡。

因為外出闖蕩的經歷和嫻熟的割膠技術,吳永成一回村就被選為村民小組長,帶著村民割膠之餘,他更多的工作是調解村民之間的矛盾。

「村民一閑下來保准喝酒,喝完酒往往因為小事起爭執,小事吵架大事打架。」吳永成感嘆,管理村民工作讓他身心俱疲,做了兩年便辭了小組長的工作,開了家小賣部過清苦的日子。

直到2013年,芭蕉村美麗鄉村工作的啟動,讓吳永成又有了揮灑精力的途徑,而他的經驗也得到了村民們的認可,時隔8年,又被選為了村民小組長。

「你別說,村子變了,村民也變了,喝酒打架鬧事的事情再沒出現過。」吳永成笑道,大家都忙著發展,他現在的工作重點都放在了管理村子的綠化和衛生上,不僅清閑,還有機會帶著村民搞起了養殖業,拓展增收渠道。

在吳永成和其他村幹部的努力下,芭蕉村裡還豎起了善行義舉榜,把村民們的好人好事貼上宣傳欄,用心營造起和諧的村莊氛圍,和睦了鄰里關係,也美了村民內心。「咱們村裡還有條『同心路』,是大家同工同勞修起來的。」吳永成說,誰家需要幫忙,村裡人都願意搭把手,親得像一家人。

從當初自己離開村子才能結婚,到如今看著單身的村民們陸陸續續在門前貼上喜字,吳永成常常開玩笑說自己生不逢時,沒能在小洋樓里好好擺上幾桌好菜招待親戚朋友。

從芭蕉村美麗鄉村建設啟動到現在,芭蕉村裡告別單身的村民有42個,42場婚禮,讓這個曾經貧困的小山村越來越熱鬧,而以美麗鄉村為主題的精神文明建設也讓村民們開啟了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努力用勤勞的雙手和美麗心靈去書寫屬於芭蕉村的故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