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肖仲華:經濟改革的第一優、第二優與第三優選擇

肖仲華:經濟改革的第一優、第二優與第三優選擇

【作者簡介】肖仲華,現年51歲。經濟學博士、教授。曼谷吞武里大學海外教育學院(Overseas Education College of Bangkok Thonburi University)副院長。

【正文】

關於經濟改革的最優路徑以及三個優先方案,我雖然講過許多次,但沒有專門的論述。許多朋友一再問及,今天就來做個專門的講解。

一、經濟問題的根源

經濟到底出了什麼問題?這個大家已經探討了多年,找出了問題一堆,也開出了太多的藥方,但對症的並不多。

「產能過剩」,「結構不合理」,「內需不足」,這些都是官方的說法。這些說法對不對?當然對。但這都是問題的表現,不是問題的根源。

問題的根源在於資源配置和要素組合的不合理,不合理的原因在於對資源和要素的壟斷以及人為的過度干預,不是真正完全市場的資源配置和要素組合。資源配置和要素組合如果不自由,既會導致壟斷暴利,也會導致供需失衡,最終的表現就是「產能過剩」、「產業結構不合理」。

過分相信投資的作用,完全依賴投資來干預市場,而金融資源和資本要素又不能自由配置與組合,掌控資本的人想投什麼就投什麼,比如搞「圈地造城」運動,產能豈能不過剩,結構又怎能合理呢?

「內需不足」也是資源配置和要素組合不自由導致的。資源和要素壟斷的本質就是在要素分配中通過壟斷獲得了超級利潤。我說過,土地、資本和勞動三大要素如果被壟斷一項,就能分享三分之一左右的市場收益,如果壟斷兩項,就會分享80%以上的市場收益,如果全壟斷,就是獨佔100%的市場收益。這裡所說的市場收益,換成大家熟悉的概念就是GDP總額。當三大要素被壟斷了兩項,GDP增長的收益就八成以上被拿走了,百姓只能分享兩成,這消費能力從何而來呢?

所以「內需不足」源於要素的不自由以及要素分配的不合理。在資源和要素壟斷格局不發生改變的前提下,不管你如何叫喊「拉動內需」,永遠都是拉而不動,因為根源沒弄明白,就一定會葯不對症。

二、 經濟改革的第一優選擇

我們找到了問題的根源,就應該對症下藥。既然根源在於資源配置和要素組合不自由,就應該解放資源和要素,給其自由。這無疑是最對症的選項,我將其稱之為經濟改革的第一優選擇。

如何解放要素?想一想改革開放以來,我們是如何解放勞動要素的,答案就不言自明了。放棄計劃時代將人分為三六九等的做法,不再把農民限制於土地之上,給農民以遷徙的自由和工作的自由,這就是解放勞動要素,也是讓勞動力資源通過市場來自由配置。

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嚴格說來,其實就是解放了勞動要素。只解放這一個要素,就帶來了三十多年的大發展,可見市場的力量有多麼強大,也可見解放和激活要素的意義與作用有多麼重大。

當然,土地和資本這兩大要素也有審慎的釋放,但太不完全也太不徹底。土地所有權沒有釋放,經營權也有年限的制約,流轉自然就不自由,不流暢。更何況政府隨時可以強征強拆,還要通過兩級市場來謀取暴利,這就不是什麼解放,而是壟斷。

資本市場雖然也有部分民營和外資介入,但基本上還是國有控制和壟斷的,真能參與其中的,除了權貴,就是少量外資。對民營企業而言,准入的成本太大。這本質上還是壟斷的格局,導致金融系統成了浩劫財富的手段,遠非為實體經濟服務的工具。

壟斷必然導致資源和要素錯配,因為壟斷是少數人的博弈與決策,不是廣泛和自由市場的參與,想怎麼操弄就怎麼操弄,能不錯配么?

樓市、股市、期市和大賽商品市場,為什麼政府總在叫喊調控,而一直都是亂成一團麻?

因為這是政府和權貴之間的少數人博弈,不是市場說了算。廣大的百姓只能被雙方操弄,又只能眼巴巴睜眼看熱鬧,誰也莫可奈何。你把土地所有權還給百姓,單此一項,你再看看樓市還需要你調控不?土地價格自由了,樓市價格還能只漲不跌?

所以,進一步解放要素,這才是經濟改革的最優選擇。

三、 經濟改革的第二優選擇

在不願意進一步解放要素的前提下,有沒有辦法改善當前的經濟狀況呢?當然有。

在政府掌控要素資源的前提下,如果政府能夠通過調節分配來實現分配的公平,這可以在「拉動內需」方面有所貢獻。通過拉動內需來消耗過剩,並促進結構調整,從而改善資源配置和要素組合狀況,這就是第二優的選擇。

這就要求政府加大對要素壟斷者徵收更多稅賦的力度,同時大力改善全民福利,把百姓的住房、教育、醫療這「三座大山」給平掉。百姓不再被住房綁架一輩子,不再為教育背負沉重的負擔,不再因一人生病,而全家致貧,才可能有閑錢來消費,拉動除「三座大山」之外的消費市場。

的現狀是,因為資源和要素的壟斷,財富被集中在政府和權貴手中,普通百姓固然衣食住行不是問題,但幾乎無不是通過舉債借貸來支撐的,沒有更多的消費能力。有錢的權貴們又幾乎都不在國內消費,只顧在海外逍遙,這內需自然就不可能被拉動。

在資源要素被壟斷和錯配不可改變的前提下,如果政府能夠通過再分配來改善民生福利,尤其是能將「三座大山」給移除,百姓的消費能力就自然能得解放,內需就不拉而自動了。

內需動了,多少就能改善當前的嚴重過剩問題,緩解經濟衰退的壓力,而且,通過「三座大山」之外的消費拉動,自然也能多少改善結構扭曲的問題。這就是我說的經濟改革第二優選擇。

四、 經濟改革的第三優選擇

在前兩個選擇都放棄的前提下,還有沒有選擇呢?也有。這第三優的選擇就是「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的本質,我曾經將其描述為「轉型不成變轉身」,意思是對內調結構,轉型升級很艱難,不如乾脆轉身對外轉移產能。既要對外轉移過剩產能,還要指望通過轉移來促使國內經濟結構的調整和升級,從而緩解當前的經濟下行壓力。

「一帶一路」首先是對外投資,將國內的資本、技術、設備和勞動力向外轉移。這一點我講過多次,不要否認其積極意義。只要能夠成功,其積極意義就是客觀存在的。國內不能大規模投資了,再貨幣放水只會雪上加霜。站在這個角度,投資轉身對外是明智的抉擇。當然,投資不只是貨幣,更應該是技術、設備和勞動力。

有些人說,對外投資只會消耗外儲,對國內經濟意義不大,甚或是起相反的作用。這一點我完全不認同。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貨幣投資,主要是人民幣直接結算,並非美元或英鎊。其次是技術、設備和勞動力的投入。這一點,與對歐美和非洲國家的投資是不一樣的。我們只要走出去看看,看看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投資實況,就知道了。不能坐在家裡想當然地批判。

當然,第三優畢竟是第三優,不是最優,也不是第二優。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只能暫時緩解經濟壓力。要想徹底解決問題,第一優和第二優就必須充分考慮,遲早要提上改革的日程。

有些經濟學者批評我說,我寫東西不是一個經濟學者的態度,而有迎合政治之嫌。我得告訴大家,我對政治絲毫不感興趣,但現實主義和適用主義才是我的態度與風格。我們不僅要談經濟理論,更要面對現實的經濟問題。空談理論沒什麼鳥用,不解決問題你叨叨個雞毛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