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詳解光伏補貼、分散式、領跑者、光伏扶貧重要變化!

詳解光伏補貼、分散式、領跑者、光伏扶貧重要變化!

作者/國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調研員翼騰

1.光伏規劃指標:1.05億是下限而非上限

光伏產業規劃,脈絡是非常清楚的。每一個階段都有每一個階段的發展重點任務,十二五最主要任務就是擴大規模,通過擴大規模來促進我們整個產業鏈更加完善。十三五期間,最主要就是通過規模的擴大真正能夠促進技術進步、成本下降和擴大多元化應用。

對於發展規模,大家有時候會有疑問,因為我們無論是十三五的能源規劃還是電力規劃、有可再生能源規劃,都提到了光伏十三五期間到2020年發展到1.05億千瓦。

其實這1.05億千瓦,(國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司長)梁志鵬在十三五解讀會上做過一個解釋:1.05億並不是一個約束性指標,並不是一個上限,相反它應該說是一個下限,這指標是根據2020年非化石能源佔一次能源的比重達到15%倒推出來的一個指標,就是至少要達到1.05億才能夠實現剛才說的目標。所以說,十三五期間規模數字並不是需要特別敏感關注的。

2.光伏補貼拖欠:爭取推動增加補貼100億

十三五期間,光伏補貼確實是一個大問題。我們會通過各種各樣的途徑來尋求解決,我們現在也是正在給中央上報,爭取來想辦法解決掉補貼虧空的問題。

華夏能源網註:按照現行規定,對可再生能源發電實行標杆電價,高於當地脫硫燃煤機組標杆上網電價的部分,通過在全國徵收的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來解決。目前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徵收標準為1.9分錢/千瓦時,隨電費收取,對居民生活及農業生產用電不予徵收。但是1.9分錢/千瓦時的徵收標準無法覆蓋補貼需求,目前可再生能源補貼存在嚴重缺口。

推動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的適當上調,確實是難度比較大。因為十三五期間,我們整體的實體經濟還是比較困難的,下行壓力比較大。

但我們會積極推動,比如說在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品種上,以前會把外線工程(外線工程:輸電和配電線路工程的總稱)補貼算在支持範圍之內,也許會把外線工程全部納入到輸配電價體系里。這一塊給我們新能源一個支持,也有一百億左右的資金。

3.規範分散式:建設在牛棚、羊圈上的不算

2017年國家能源局繼續要優先支持分散式發展,特別是屋頂分散式。大家看光伏上網標杆電價的政策,應該會有所體會,三類資源區標杆電價大幅度下調,但分散式價格沒有做任何調整。標杆電價調整后,分散式應該會有爆髮式增長,今年上半年估計就能夠看得出來。

在分散式領域,我們重點要做幾項工作,首先要規範屋頂分散式發展。

為什麼這麼說?隨著光伏裝機規模的擴大,分散式以前可能不嚴謹的地方要進行修補,比如說我經常接到電話,大家問我建在大棚上的分散式算不算分散式?現在牛棚、羊圈上的分散式算不算分散式?這些以後都要去規範,我們初步考慮只有建設用地上的屋頂分散式,才能算是真正的屋頂分散式,我們可能也要對屋頂分散式電壓等級和容量的等級進行一個規範。

第二個,我們要推動分散式就近直接交易,結合電力市場化改革和售電側的改革,把分散式作為一個電源點就近進行交易,過網費讓電網公司合併一個過網。如果電壓等級比較低,希望電網公司能夠盡量的減免過網費。

4.領跑者基地基地獲批也有競爭

去年的領跑者基地,雖然說競爭效果非常好,但是現在的推進也有各種各樣的問題,最主要的是土地問題。很多的土地出現了難以流轉,或者是流轉費用過高,賠償植被恢復的費用過高。最近能源局對一些項目進展情況進行梳理,看看下一步領跑者基地的工作應該在哪些方面制定更好的措施。

第二,領跑者基地的指標我們要會同工信部來進行一個調整,因為現在的指標也過了兩年,現在來看,為了促進技術進步這些指標偏低。要進行一個調整,最近也要徵求意見。

第三,領跑者基地也要實行競爭,就是這基地如果想要獲批,也需要去競爭。競爭主要考量幾個方面,比如說是太陽能資源情況,資源情況好,可能電價成本下降空間就會越大。比如說土地稅費情況、土地成本情況。比如說電網接入,是不是當地的電網企業能夠配建升壓站,這些都是有效降低成本的方面。

總之,我們會考量各種各樣的因素,綜合起來說,是越有利於基地的總體價格下降,這個基地就越有可能勝出。

5.光伏扶貧:優先支持村級電站

光伏扶貧是一項重點工作,中央層面已經有多個文件,都是對光伏扶貧給予了很高的認可和支持,所以這一項工作也是我們今年的重點。具體來說,我們會優先支持村級電站。300千瓦以下的村級電站,只要建設後期規模不存在什麼問題,補貼應該也問題不大。

我們最近也關注到國家電網公司、南方電網公司也發文表示通過改造和建設農村電網來支持村級扶貧電站,我想這一些對於村級扶貧工作都是一些利好,這是我們2017年重點工作。

6.綠證制度:為什麼不給分散式發綠證?

最近我們下發了綠色證書交易的文件,外界也有一些質疑,包括王斯成老師有一篇文章非常有名,王老師提出來分散式,在綠證文件裡面分散式不發綠證是不合理的(詳見華夏能源網《王斯成:分散式光伏為什麼發展不起來?綠證將分散式排除在外不合理》)。

對於分散式的問題,我們也反覆商量,分散式為什麼沒有發綠證?最主要的還是分散式是國家重點支持,不發綠證恰恰說明政府是想支持這分散式,不需要用綠證的方式去解決補貼的問題。不發綠證不代表國家不支持,恰恰大家很優先支持分散式領域。

光伏補貼是缺乏資金的,綠色證書開闢了一個渠道,強制綠證也是必須的。國際上知名的組織還是願意這方面多花一些資金,國內的機構據我了解阿里巴巴這一些公司現在也非常踴躍。雖說我們不可預料到底綠證能夠帶來多少資金彌補補貼不足的缺口,但總歸是提供了一個渠道。

(本文根據邢翼騰在「光伏行業2016年發展回顧與2017年形勢展望研討會」發言整理、編輯而成,標題為編者所加)

推薦閱讀:能源局官員詳解光伏競價上網「幕後」邏輯:高補貼讓投機者得利,領跑者基地一年節省補貼15億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