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老南陽的鄉村愛情——「你不配做我的男人」

老南陽的鄉村愛情——「你不配做我的男人」

酸棗刺鄉村愛情系列——女人與色匪

新娘子結婚三天要回娘家,新郎倌陪著。新娘子打個花洋傘,五顏六色,很精緻。新郎倌摑個小包袱,兩人偎依著,走著,悄語著,仍然沉浸在昨夜的甜蜜鄉里。

走到一個四不靠村五不鄰店的荒郊外時,一聲馬嘶,從一個乾涸的河床下竄出一個騎馬的土匪來,手裡握著"一響卻」盒子炮(即裡面只能裝一顆子彈的槍),指著男人吼道:"你站一邊去,我要和這個女人玩一會兒,要不,撬了你!"

面對黑黝黝的槍囗,男人瑟縮一團,後退著。色匪把馬韁繩一撂,把槍往腰一別,便撲向女人。

逃是逃不脫的,反抗,只能是死。

女人笑嘻嘻地說:"慌啥!消停點兒!你的馬跑了。"

色匪扭頭一看,果然見馬跑向一塊嫩綠地麥田裡去吃麥苗。便丟下女人,慌急的去牽馬。

女人趁機對男人說:"趁他乎張我的時候,你迅速奪他腰裡的槍,扣一下,響一聲,他就沒招了。"

男人瑟縮著,搖搖頭,表示不敢。

女人又說:"或者,趁他壓我身上,正瘋狂的時候奪他槍一一"

男人又苦喪著臉,搖搖頭。

女人失望了。

色匪牽回馬,又撲向女人。女人嘻嘻笑道:"這兒沒遮擋,又有風,不如下河坡里,痛痛快快地玩。」

色匪覺得有道理,一手牽馬,一手拉著女人。女人合上花傘,和色匪一起下了河坡。

色匪把女人摁倒,解開女人的領扣,女人說:"你的馬又跑了!」

色匪一看,真的,又去吃麥苗,跑得更遠了。色匪再次又把馬牽回來。女人說:"咋不知'順馬溜韁`和`馬逄樁而駐`哩?heceng馬,不拴就跑,稍有東西羈絆,它就捋順了。"

色匪說:"干河坡,沒個樹木毛兒,往哪兒拴?」

女人說:"拴你腳脖上,它也不跑了,還不妨礙咱倆辦事兒。"

色匪覺得有道理,就把馬韁繩拴在腳脖上,再次壓在女人身上,觧口領口。那馬若無其事的站著,它當然不會理會和在意人類這個活動,只想著那嫩麥苗。

女人騰出手,悄悄地摸到那把花傘,手指一按,花傘嘣地張開,傘尖戳住了馬眼睛,那馬一痛一驚——這花里忽哨的東西是啥怪物?撂開蹄子狂奔起來,直把色匪拖個血肉漠糊,死了!

女人平靜地坐起來,扣好領扣,撫理一下亂髮,站起來,拍拍身上的塵土,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男人怯生生地走過來問:"吃虧了么?"

女人沒看他,獨自揚長而去……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