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中衛寒門學子喬良,2011年考入北大光華管理學院,未向家裡要過一分錢,四年學成畢業,25歲的他籌集數億資金回寧夏辦教育……

中衛寒門學子喬良,2011年考入北大光華管理學院,未向家裡要過一分錢,四年學成畢業,25歲的他籌集數億資金回寧夏辦教育……

大城小事TEL:182 0965 8765

今天(8月13日),喬良在銀川創辦的普仁教育中國小培優旗艦校區正式開業,該校區各班級名稱均以名牌大學冠名,有「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復旦大學」、」浙江大學「……


喬良是2011年以寧夏文科第一的成績考入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的。如今,喬良帶著他的社會資源回寧夏創業了。當前,他在中衛投資的幼稚園已正式運營。

喬良的「王」字戰略

2016年,中衛市政府到北京招商,作為北京寧夏商會的一員,喬良捕捉到了商機,家鄉的教育大環境越來越好,為什麼不在夢開始的地方開啟新的人生?

同時,他看到東西部教育的巨大差距,他想把北京的優質教育資源帶到寧夏,做本土化的嘗試,搞實體教育。他憑藉縝密的投資思維和出色的戰略眼光迅速融資幾千萬。他要在中衛創辦一個貫通幼稚園、國小、中學的民辦教育集團。在銀川創辦一個針對中國小生的培訓機構。


說干就干。2017年3月,公司成功戰略投資中衛一家幼稚園,現有員工200多人,各項工作有條不紊的開展著。8月13日,他的普仁中國小培優旗艦校區(銀川)也將在興慶區親子廣場開業,他說寧夏教育的高地在銀川,這樣的布局會有利於今後的發展。

他帶著他的團隊回來了,旗艦校區三十多位老師全部是985高校的畢業生,經過半年到新東方總部等培訓機構專門集中培訓,專門學習如何教課、如何當一個好老師。經過試講,家長反映非常好。一位姓張的家長說:「感覺壯壯學到的不僅僅是課本知識,還有985畢業生的人文素養和眼界格局。」一位姓張的家長如是說。

「我們完成了他們將來將要實現的事情,我們不光是灌輸知識、更重要的是言傳身教,告訴他們985的學生到底是怎麼樣的。我們不僅是老師,還是榜樣。比起信任其他人,學生更信任我們,因為我們做成了他們想做成的事情。」


喬良提到普仁教育的發展計劃,明確為「王」字發展戰略。最上面一橫代表普仁資本,有專門的普仁財務公司,融資和投資;把上面一橫去了就是「土」,如果沒有普仁資本,就會變成土機構,在寧夏出不去。中間的一橫是普仁教育實體,如果去掉就是「工」,沒有實體、沒有核心價值,都是打工的;最下面的一橫是在線教育,更偏向金融、風投喜好的東西;把這一橫去掉就是「干」,只埋頭苦幹不看路,是走不遠的。教育結合資本,結合線上部分,拿到數據后,就更容易吸引資本。一豎是人才,能把三部分連在一起,不各自為戰。他相信,「王」字發展戰略將會使普仁教育成為寧夏教育培訓界的「王者」。

喬良在接受記者採訪。

【背景新聞】

以寧夏文科第一成績考上北大


聯考總分:629

語文:127數學:144英語:133文綜:225

2011年6月20日,對中衛市和中衛一中來說都是個不同尋常的日子,因為在這一年的聯考中,喬良獲得了中衛市及中衛一中歷史上第一個寧夏第一名。這個突破,無論學校老師還是喬良自己都非常興奮。


喬良的父親是殘疾人,小時患小兒麻痹,成年後又因救人發生車禍,造成一級傷殘;母親沒有工作,生活來源只依靠父親在街頭擺攤刻字每月五六百元的收入來維持。家境的窘迫為喬良的大學之路籠上了一層陰影。在自治區團委、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的促進下,本念基金會的司總給了9萬元助學金,才解了難。


喬良稱,父親對他的影響非常大。父親堅持靠勞動獲得報酬,只要他認為他要做的事一定要辦成功……這讓他從小就感受到父親身上的英雄主義色彩。同時,父親做事特別執著,不管颳風還是下雨、下雪,堅持早晨6點準時出攤。父親身體力行的作風潛移默化影響著喬良的成長。父親在一些小事上,讓喬良自己決策,一些大事他只給建議,不替喬良決策。這讓喬良也養成做事情一定要靠自己的習慣! 2015年他賺到一點錢,就把父親帶到北京,換了一個鈷鉻鉬合金的膝關節,希望用自己的勞動所得讓父親感受到兒子的成長,也算是自己對父親一點小小的回報。


上學期間打下創業基礎

記者在網上2011年「贏在方法」喬良聯考狀元青島58中的巡講中看到,喬良風趣幽默的演講,讓學生們受益匪淺。在提問互動環節,喬良就站在學生們當中,掌聲、笑聲、歡呼聲此起彼伏。


「學習苦不苦?」「苦!」喬良肯定地說:「不苦,怎麼知道自己的存在?」


喬良用「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風流。」與學生們共勉。(出自《菜根譚》)意為真正高雅的人物,用不著裝扮,其一舉一動自然而然地就能顯示出超俗洒脫的品位。喬良在全國各地做過100多場巡講,他的演講,「良粉」都信他,因為他的學習經歷,讓更多的學生看到了他是如何通過努力考上北大的。中學時老師的鼓勵讓他信心!他認為自己學的好的原因就是「勞逸結合」。在學校中,喬良多數時候都是班裡的第一名,除了學習好以外,他還喜歡打籃球,是學校籃球隊的主力成員,同時還是班裡的班代。學習之餘,他還經常參加公益活動,樂於助人。


喬良介紹,他在上大一時感受到數學、英語和班裡來自東部的孩子有差距,學的比較吃力;但通過北大的培養,到大三時自己專業課成績已排學院前十。喬良說,考上北大后,同學們都不太在意成績了,因為北大考核的指標、內容都比較豐富,學校看重的是學生能否真正立足於社會。


喬良自豪的是:他在上大學后就沒再問家裡要一分錢,相反還往家裡寄錢。大一,他與福建的一家在線教育上市公司合作,為其提供諮詢服務,攢了些資源以及線上教育的一些解決方案……合同價值幾百萬的合作,奠定了喬良做教育的信心。


2012年,國家教育部實施「八瓣格桑花」西部教育支援計劃,並成立了「全國狀元公益理事會」,因表現突出,喬良被選為第一屆理事會理事長;大三參與在線輔導APP「榜樣」運營,同時有了自己的教育諮詢公司;大四齣任福建一款APP「開心學」的負責人。兩個都屬於核心高管,但是不屬於最終為決策負責的那個人。

四年時間,積累了社會資源,同時也發現,這些都是「風險投資」,與他的「教育成就了我,我要用教育成就更多人」理想還有一定的差距。


在2016年8月,人民日報發表評論員文章《成功率低?短板無數?大學生創客如何走上晉階之路?》,喬良作為三個採訪對象之一,稱:「我不希望因為教育缺失,讓孩子們失去人生的更多可能。」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