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帶著你,你不用帶著money,護航企業玩轉三板江湖!

我帶著你,你不用帶著money,護航企業玩轉三板江湖!

2017年8月15日北京融聚天下股權投資有限公司 投資總監 李君陽 先生應邀接受《新三板領袖》專訪,李君陽 先生在金融行業摸爬滾打多年,並始終專註於新三板市場的耕耘,對新三板市場有著自己獨特的見解。

用今天的特立獨行,定義未來資本市場新走向,從新三板的投資邏輯到新三板業務模式的創新再到新三板市場的機遇和價值,從不同維度進行全面剖析,深刻展現了作為一個金融人對於當下資本市場的真知灼見和自我的深厚底蘊

以下內容經整理髮布。

▲ 北京融聚天下股權投資有限公司 投資總監:李君陽

為什麼投資新三板?

李君陽:新三板全稱是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早在2006年國務院開始試點,2013年正式晉陞為全國性證券交易所。相比主板(A股市場),投資新三板是股權投資,更是價值投資。

現階段主板已經成為一個投機市場,風險不可估量,活生生的「二八定律」就說明了一切問題。在主板市場,賺到錢的永遠是機構,是券商,是上市公司,而散戶要賺錢,只有通過在新三板市場站隊上市公司,買進優質企業的股權,成為他們的股東,公司轉板上市之後,風險就相應嫁接給了二級市場的投機客。

毫無疑問新三板作為繼房地產之後又一政策導向,而這也是我們堅定看好新三板的原因之一,在資本市場緊跟政策導向無論在什麼時候都會是明智的選擇。目前三板成指處於1200點左右的底部,就和當年剛開始不被理解和關注的創業板一樣,等它絕塵而去的時候,不會再有重新來過的機會了,正是早來的吃肉,後來的湯都沒有,投資就是這樣,比的就是誰嗅覺更敏銳,眼光更獨到,動作更迅速!

已經有了上交所、深交所、為何還推出了新三板呢?新三板對投資者來說,又有著怎樣的價值和意義?

李君陽:連續多年經濟穩步增長的,股市表現卻是「熊冠全球」,監管不利、三公缺失、重融資、輕回報,這些都是造成目前股市一直原地踏步的原因。

股市自誕生第一天就擔負起一項重要的政治任務------「解決資金來源,為國企脫困」,可以說股市服務政治範疇大於服務經濟範疇。

各地因而瓜分發行指標,把許多養不下去的困難企業和能與特權搭上關係的企業包裝上市,到老百姓的口袋裡去直接掏錢,老百姓天量儲蓄就這樣被「轉化」為資本金,流向了這些企業。

正是由於對股市定位的偏差和濃烈政治的色彩,才使本應是一個「市場化」為主的證券市場,目前更像是「計劃經濟」為主的市場。

制度上的審批制,政治上的特權制,A股的紅利使大型國企和有特殊身份背景的企業成為直接受益者,而對經濟做出大量貢獻的中小企業卻得不到資本市場應有的支持和幫助。融資艱難使大量具有活力和創新力的中小企業受盡煎熬,無法得到長足的發展。

而的金融體系的另一方面以銀行佔據主導地位的間接融資體系,集中了社會資金的絕大部分,由銀行配置。這種金融體系在建國后的很長一段時間內,都為經濟建設發揮了積極的作用,但銀行方面的金融貸款絕大多數都流向國有大中型企業,對於中小企業,其支持力度小的可憐。

例如,我們所熟知的阿里、騰訊、新浪等互聯網企業在國內得不到銀行貸款支持,在A股上市又無路可走,只能遠赴海外進行融資,其巨大的成功也回報給了國外的投資者。

無論是證券市場還是銀行方面的金融體系都與這次巨大的創新紅利無緣,也與的絕大多數投資者無緣,而這也是資本市場體系的痛點。

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

每年的兩會,總理工作報告都會講到如何「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的問題,但一路說到現在,一直沒有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已經成為一個橫跨30年的命題!

大家知道兩個交易場所時隔27年後總計上市公司3000多家,也就是說全國只有3000多家的企業在國家認可的,合法的的平台融資成功,實現做大做強走向成熟階段。而卻有1300萬家中小微企業,99.9%的企業卻被拒之門外,這些企業只能靠自謀出路,或通過債權融資

成本一般包括貸款利息、抵押物登記評估費用、擔保費用和風險保證金利息。其中,貸款利息包括基本利息和浮動部分,浮動幅度一般在20%以上;評估費用一般占融資成本的20%;擔保費用一般年費率為3%。

即便如此,由於缺乏足夠的抵押物等原因,中小企業仍然很難從金融機構獲得融資。於是,企業只好尋找民間借貸渠道。而本應作為信貸行業補充力量的民間借貸,因為高利貸而變了味道。

早在2012年,一位浙江企業家在微博講述從高利貸借款500萬元,被強迫還款6000萬元的經歷。按照2015年出台的最高人民法院相關規定,民間借貸最高年息36%,超出部分不受法律保護。在於歡案中,於歡母親蘇銀霞借款135萬元,卻只能約定月息10%、年息120%,結果直接導致最後悲劇發生。

總體而言,中小企業不僅承擔了直接融資成本,還承擔大量的間接融資成本,甚至產生利潤和利息「倒掛」現象,嚴重加劇了中小企業的經營負擔。

在此背景下,2013年底,國務院終於在經濟轉型的關鍵時刻,將新三板推向全國,立志打造第三大證券交易所,面向所有中小民營企業,打出了資本市場改革關鍵的一張牌,同時另起爐灶,組建股轉系統公司(新三板),由其負責形式審查(註冊制),而不是由證監會的發審會負責實質審核。

做新三板投資,不能急功近利

新三板2015年那波行情,大量入市資金因未來預期政策紅利,高價入場,導致至今部分新三板產品收益依然為負,對此,融聚天下 投資總監 李君陽指出:

基於企業成長價值的投資,是新三板投資的主要方向。對於那些基於政策紅利高位接盤的新三板產品,風險是很大的,如果未來遇到退出難題也是正常的,就像5000點入市的很多基金,這跟機構投資邏輯和產品設計有很大關係,不能代表大多數。

目前看來,新三板還是在向著好的發展方向走,分層時間較短需要更多時間來提升創新層的功能性,後續的大宗交易、合適節點精選層、以及未來競價交易的推出等而後流動性會隨之改善。

投資價值還是基於企業的成長性和基本面,新三板實質是價值投資驅動的市場,不是流動性投機驅動的市場,以投機和賺取預期政策紅利為主的投資邏輯並不可取,更容易面臨退出問題。

相比主板市場,新三板定位設計上還是以機構投資為主,作為多層次資本市場的重要一環,如今制度建設處於逐步完善階段,可以看到分層后監管越發嚴厲,但對降低投資者門檻和競價交易,要根據發展情況而定

如果盲目開閘放水,可能會危害投資者的利益,也破壞了新三板市場以機構投資為主導的初衷,以美國納斯達克為例,這個市場用了十幾年才有如今的成熟發展,同樣新三板也需要時間去完善,不能拿一個成長几年的孩子(新三板)和一個成年人(主板)去比較,沒有可比性。

今年以來新三板市場相對較平淡,發行融資趨冷,為何選擇這個時點切入新三板?

李君陽:新三板近兩年的發展變革對資本市場的改變是決定性的。如果我們客觀觀察滬深A股市場目前的真實基本面就會發現,它的潛力已被遠遠高估和透支。

滬深市場,特別是滬深主板,充斥鋼鐵、基建、原材料、傳統製造業等行業企業,代表了前20年的舊經濟。再去觀察創業板和中小板,儘管有一部分成長型創新型企業,整體上數量、質地和成長性都不盡如人意,甚至發生某種程度上的異化,因此不能完全代表經濟轉型的未來。所以我堅信:經濟轉型必然成功。

我們一直堅持並專註做新三板投資,就是因為在新三板市場看到了經濟轉型的希望所在:先進位造、生物醫藥、影視娛樂等戰略新興產業全部匯聚於此。要想抓住經濟轉型的紅利,分析整個資本市場,沒有比新三板更合適的市場了。從資本市場發展來看,多層次資本市場也是必經之路,新三板將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無可替代。

因此,此時進入是比較合適的時點。紅利兌現的時間還沒到來,市場稍顯平淡,此時我們進來,更能看清方向和把握機會,我們反倒會感到開心,我們有耐心並且腳踏實地的去做一些事情

融聚天下主要做股權投資,並且一直耕耘新三板市場。在您看來,新三板公司對金融服務的痛點究竟在哪裡?

李君陽:毫無疑問,的中小企業主承受著很大的壓力,在登陸資本市場后也面臨著極大的風險,這不僅僅是經營方面、資金方面的風險,更可怕的是資本運營人才緊缺的風險。

最近我在於新三板企業家溝通后發現,他們的企業儘管已發展到一定規模,但在資本層面的真實現狀,卻依然止步不前:沒有合格的財務總監,沒有合格的董秘和證券事務代表等等

在已掛牌的1萬多家企業里,擁有資本運作團隊的企業少之又少,很多企業在新三板掛牌后,更像是成了資本市場的業務員,整天參加大大小小的路演,名片交換了不少,最後結果依然收效甚微。總之,資本運營團隊的基礎非常薄弱。

其中一些企業,在登陸新三板以後做了錯誤的決策,沒有經驗的人硬幹、蠻幹,聽信「江湖郎中」的診斷,好好的一家企業被折騰到奄奄一息的案例也不在少數。

從根本來講,絕大部分新三板公司在成功掛牌后,就基本處於「放養」狀態,資本運營能力嚴重缺乏,企業家對企業進入資本市場如何做並不了解。一旦輕舉妄動便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

所以部分企業家對三板流動性理解產生誤區,以至於把責任全部轉嫁到股轉系統(新三板),我個人認為,新三板本身定位是以機構投資者為主,而主板是散戶(個人投資者),新三板流動性再好也不可能達到主板量級。

其實我想說的是,企業從創立之初發展到現在,做到今天的規模,付出了多少心血努力?而掛了牌只是拿到資本市場的入場券而已,至於上了新三板如何做,在資本層面又投入了多少?

是否像經營企業一樣,在企業內部設立類似於行政部、市場部、也同樣設立資本運營部門的組織架構呢?為企業後續資本運作保駕護航呢?所以不是新三板不好,更多的是要從我們企業自身出發,找到解決問題的癥結,對症下藥。

您認為這些問題的根源在哪裡?

李君陽:我們缺乏一個健康的資本市場環境,因此合格的資本運營人才才會比較稀缺,其用人成本很多中小企業根本無法承受

時下我們面臨的是,一家中小企業想去雇傭一個有實操經驗的資本顧問團隊(3-5人),一年顯性的成本200萬-300萬,不算福利等其他補助,那麼我們大概統計下,三板市場截止目前11000多家企業,有三分之二左右的企業,年利潤基本都徘徊在200萬-500萬之間,那麼你讓企業用辛苦一年賺取的利潤去養一個金融團隊,不太現實。

國內中介機構缺乏「買方思維」。華爾街為何做得好?它的精髓是什麼?我們先不要講人家的收入高,而是要透過表象看問題本質,要學習他們和企業一同成長的「買方思維」。我們給企業提供服務,一定是陪你共同成長,而不是一鎚子買賣。

為什麼過去都是一鎚子買賣的「賣方思維」?因為我們的市場需求太大,但能提供服務的機構寥寥無幾,供求關係嚴重失衡,牌照壟斷讓企業不得不求助於券商。而現在隨著市場化漸漸深入,現狀也在逐漸改變。

針對上述新三板存在的問題,是否有解決方案,具體的模式是怎樣的?

李君陽:我們融聚天下是一家秉承開放理念的公司,針對目前金融行業獨有的收費模式(先收錢,后幹活。一旦企業前期支付了費用,就比較被動,喪失了話語權),融聚天下洞悉企業的痛點和顧慮,在服務模式上做了創新,也是全國首家專註做新三板掛牌費用投資的機構。專註做新三板市場,主要服務擬掛牌企業和已掛牌企業,可以說真正做到讓企業零風險、零成本登陸新三板。

(一)2017年公司目標,集團自有2億資金直投。針對有意向上新三板的企業,前期掛牌所有費用我們承擔,置換小部分股權,使企業無後顧之憂!目前已投資20多家,橫跨多個領域。

企業選擇與我們合作,基於兩點考慮

(1)企業三板掛牌零成本、零風險,避免企業直接與三方機構(券商、會所、律所)合作,支付費用風險、掛牌失敗風險、政策風險

(2)企業希望有投資機構與其捆綁為掛牌后資本運作做布局,不再擔心掛牌后流動性不好、避免成殭屍股的風險。原因很簡單,我們前端資金進入,成為企業的小股東,有義務和責任幫企業做好資本層面的運作,如果企業發展不好,我們無法退出;只有企業發展好,我們未來才能退出。我帶著你,你不用帶著money,護航企業玩轉三板江湖。不對賭!

(二)針對已經掛牌新三板的企業,提供資本顧問服務(戰略規劃、商業模式梳理、投融資、資本運作、市值管理),同樣前期不收取掛牌企業任何費用,置換企業小部分股權,企業無後顧之憂,與企業共同成長,共享未來溢價收益。

我們的工作是從企業有意向掛牌上三板到新三板掛牌成功、和上板后資本顧問服務,以及未來企業符合IPO條件,我們同樣承擔企業前期上主板的所有費用,和企業上新三板同樣投資邏輯,與其捆綁,真正助力踏上IPO征程,做企業上市的安全墊。

整個過程,陪企業共同發展,實現全流程一站式資本顧問服務。我們打造的,將是一個適合企業發展的良性生態圈,同時也是企業的資本顧問團隊管家,讓企業安心和放心,想企所想!

在您看來,新三板有何歷史機遇和對未來展望?

李君陽:第一. 新三板是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最具有投資價值的沃土。一個國家的富有不是幾個首富能影響的,而是一個國家的中產階級數量決定的。

同樣國家的企業好壞不是幾個主板的大航母企業決定的,而是千萬中小微企業發展好壞決定的,而三板是最符合的市場,具有橋樑和紐帶作用,能進入三板的大多數都是高成長性優質企業,均具有很大的成長空間。

第二. 全國性的第三個交易場所發展到現在4年多的時間,國家培育和發展新三板,政策扶持想象空間巨大,歷史機遇不能錯過。大家都知道,1991年的上海證券交易所設立,國家為了培育和發展這個市場,1991-1995年火爆程度歷歷在目。

現在的節點做新三板的投資,就像當年的老八股和認購證一樣的投資價值。錯過了第三個交易場所的發展時期,就會錯過一代人的財富快速增值的歷史機遇,新三板就像美國的納斯達克,是多層資本市場發展的必然進程。

第三. 新三板是藍海,是戰略要地,是資本市場最後的價值窪地。

新三板是面對99%的企業融資的平台。誇張點說,他是普度眾多中小微企業的地方;很多人對新三板的企業產生誤區,認為新三板的公司都是財務出現問題資金鏈快要斷裂,都是來新三板融資救命的。這是完全錯誤的,新三板的公司都是快速發展的公司,投入也大產出也大,光靠自身的盈利來發展壯大,時間周期和市場份額不能為自己博得一席之地。

我們知道,任何一個行業都是有自己的生命周期。你不在行業生命周期之前快速做大做強,實現自我突破和迭代,最終是走不遠的,面臨就是淘汰的結局。所以新三板就是企業的藍海戰略發展時期。

如果當年不是納斯達克推動蘋果、谷歌、微軟的快速做大做強,那麼我們至少要晚十年才能享受互聯網的快速便捷。通過資本的槓桿把企業未來3-5年規劃,通過股權融資用2-3年去實現,當然,這裡需要企業家把控好尺度,中小企業需要資本助力,但不要被資本強姦。

第四. 新三板就是版的納斯達克,是未來投資的主戰場。

的資本市場目前還是一個倒金字塔形狀,主板的股票不管是在數量和市值都在倒金字塔的上方,中小板和創業板在金字塔的中間,新三板現在還是小荷才露尖尖角,在金字塔的尖尖處。而國外的資本市場卻是正金字塔型,美國的納斯達克接受全球的中小企業,不管是數量還是市值都是金字塔厚厚的下方。

歷史表明這才是成熟的資本市場,新三板市場發展到現在就有11000多家,今後新三板的股票會出現幾萬家,甚至是幾十萬家都不足為奇。隨著交易機制的打開,今後不管是概念,數量,市盈率等都將比比主板的選擇性更高,更好。未來新三板將成為名副其實的投資主戰場,這一點毋庸置疑。

第五. 新三板市場,未來將是獨角獸公司誕生地、也是創造億萬富翁的聚集地。

現在媒體報道的很多資本大鱷都在積極布局新三板。投資一個一千多萬的股權,幾年後就是億萬富翁例子比比皆是。選擇新三板如果是為了一兩倍的收益而來,那你就不需要來到這個市場。

越來越多的獨角獸公司,將會從這裡誕生,如同美國的納斯達克,不斷湧現出像蘋果、谷歌、微軟這樣世界級的公司,因為新三板是真正的價值投資,而不是投機。投資與投機,雖是一字之差,卻有天壤之別。

國務院頂層設計再提新三板 新三板助力脫虛向實

國務院印發的《「十三五」國家科技創新規劃》其中,除了要深化創業板市場改革,健全適合創新型、成長型企業發展的制度安排,擴大服務實體經濟覆蓋面之外,還提到了要強化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融資、併購、交易等功能。

提創業板的同時,也提新三板,還有區域市場,從國務院層面來說是希望打通各類資本市場,加強不同層次資本市場在促進創新創業融資上的有機銜接。對於新三板來說,作為第三個全國性交易場所,新三板正在承擔與滬深兩個交易所一樣的使命,也是國務院經濟工作部署之中一顆重要棋子。」

新三板市場的規模容量、參與度、投資者的關注度都不錯,但是再往前走需要做一些制度性的安排,現在分層已經完成了,接下來就要完善轉板制度了,到那時交易是否會被重新規劃,還需要考慮,當整個轉板制度走完之後,整個資本市場多層次的體系就會打通,出現相對完善的局面,這個路徑很清晰,這是資本市場發展的正常趨勢。」

中央高度重視去槓桿和振興實體經濟,不斷推進工業現代化、提高製造業水平,不能脫實向虛。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提出,貨幣政策要保持穩健中性,適應貨幣供應方式新變化,調節好貨幣閘門;要在控制總槓桿率的前提下,把降低企業槓桿率作為重中之重。

要知道,在經濟出現下行、經濟增長速度放慢的情況下,實體經濟貸款大幅增加,只有三種可能,一是槓桿加重了,二是數據存在水分,三是兩者都存在。因為,如果不是這些現象,實體經濟不可能仍處於融資難、融資貴的矛盾格局之中。

原有拉動經濟的三駕馬車陸續放緩,那麼重心還得千萬中小民營企業身上,必須脫虛向實,為此,之所以要「降槓桿」是因為企業的負債率基本上也是全球最高的,所以急迫地需要企業從債權融資轉向股權融資,這才能真正解決「降槓桿」的問題。

要降低企業槓桿率,可以簡單理解為推進企業股權融資。新三板將成為中小企業股權融資不二選擇,所以,不用擔心新三板未來的發展,如果發展不好,整個實體經濟沒有任何落腳點。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