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媒體:過道房不具備入學資格政策完善空間還很大

媒體:過道房不具備入學資格政策完善空間還很大

過道房不具備入學資格政策完善空間還很大

李一陵

針對近期「過道學區房可作為入學資格」的報道,北京市教委回應稱,「過道學區房」不能作為入學資格條件。這對於那些以高價購入「過道學區房」的家長無疑是當頭一棒。

「一對北大清華畢業的年輕父母拜問禪師:如果買不起學區房,該怎麼辦?禪師說:北大清華畢業都買不起房,還買學區房做啥? 」這可能是近來最火的一個段子。學區房為何值錢,這個問題縈繞在很多人的心頭。毫無疑問,學區房問題不再是純粹的教育問題,而是教育和經濟結合的產物,在很大程度上成了金融投資品。既然是投資,就會有風險。學區房最大的風險是政策風險,「過道學區房」的購買者當初就應該有心理準備。

學區房概念緣於免試就近入學政策。該政策初衷是為了推動教育公平,避免「共建生」「條子生」等招生腐敗,減輕中國小生負擔,為「拼娃」降溫。如今的學區房熱恐怕是政策制定者始料未及的,他們絕對無法想象,實踐中會發生這樣的結果。雖然免試就近入學相對於交納贊助費、共建費以及背後的權錢交易、暗箱操作來說,是一種進步,但是擇校變成了擇房,要上好學校,幾乎只有購買學區房這一條路。學區房價格一路漲上了天,優質教育資源似乎成了富裕階層的特權,這何嘗不是一種更大的不公平呢?

按理說,伴隨著經濟幾十年的快速增長,優質教育資源的總量在不斷擴大,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要豐富。但是,擇校熱卻愈演愈烈,以至於人們為了買一間無法居住的過道而豪擲成百上千萬元。民眾生活改善之後,對優質教育資源的需求更強烈了,固然是一個重要原因。它也與中產階級對子女教育的焦慮有關。然而,最根本原因還是教育資源分配不均。

此次,北京市教委明確「過道學區房」不具備入學資格,是一種主動作為、完善政策的表現,對於遏制學區房亂象有立竿見影之效。但是,「過道學區房」畢竟只是極端案例,要實現學區房熱的整體降溫還須另謀良策。治本之策當然在於推進優質教育資源的均衡分配,加大對薄弱校的支持力度,縮小校際差距。學校之間的差別沒那麼大了,家長沒有擇校的必要了,學區房熱自然也就降溫了。另外,應當承認不同人群對教育有不同的需求,在此基礎上發展民辦教育,繼續擴大優質教育資源總量,為公辦教育分流。

不過,擴充優質教育資源總量,推進優質教育資源均衡,需要持之以恆的努力。現階段為學區房降溫不能靠等,更不能以優質教育資源均衡還未實現為由而不作為。必須不斷完善入學政策,降低學區房的擇校功能。正確理解「就近」的含義,就近入學並不意味著直線距離最近入學,「就近」不等於「最近」;繼續推進「一個小區對應多個國小、國中」的多校划片、隨機搖號等措施;實施「六年一學位限制」等政策,遏制過度炒作、投機行為。此番北京市明確過道房不具備入學資格告訴我們:給學區房熱降溫,政府部門不是無能為力、無可作為,其政策完善空間還很寬廣,政策制定者還應該繼續努力。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