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紙牌屋》中的黑客是什麼水平?

《紙牌屋》中的黑客是什麼水平?

儘管依然難逃典型的好萊塢編劇模式,但能做到這份上已經不錯了。

《紙牌屋》作為美國宮斗劇的經典之作,其複雜精彩的政治鬥爭、強大的演員陣容、撲朔迷離的人物命運都無一不讓觀眾拍手稱讚。但是如果只是欣賞演員高超的表演和起伏的劇情, 看的就有點不太到位了,這畢竟不是《白宮甄嬛傳》。該劇對黑客的精準刻畫更是一大不容忽視的亮點。今天安在(ID:AnZer_SH)帶大家一起來了解一下。

這部 Netflix公司的原創劇為了刻畫出所謂 「真實的黑客」可謂沒少下功夫。劇組甚至請來黑客格雷格·毫什(Gregg Housh)為該劇做了幾個月的技術顧問,並根據他的建議修改了劇本。

這部劇的黑客橋段並不完美,卻比目前絕大多數作品更為優秀。更重要的是,劇中的黑客加文·奧爾賽(Gavin Orsay)本可以做一個媒體通常呈現的卑鄙、可 怕的反派;然而,他絕非如此。

這種改變非同小可,因為《紙牌屋》已經人氣爆棚,並很可能繼續影響著觀眾對黑客的看法。根據谷歌趨勢提供的數據,本月美國人對劇中涉及的黑客術語的搜索量,如隱私軟體 「洋蔥」(Tor)、被監禁的記者巴雷特·布朗(Barrett Brown)、以及 「暗網」(Deep Web),都較上月有所提升;這或許是個巧合,但考慮到《紙牌屋》的觀眾成分橫跨各個年齡層,這就不僅僅是個巧合了。

不管學術界願不願意承認,現在的人們可以從電視和電影中了解各種事物。在這部劇中,人們認識了黑客,認識了他們與政府的鬥爭,也見識到美國聯邦調查局對他們的過度指控和恫嚇。

在吉米·辛普森(Jimmi Simpson)扮演的奧爾賽出現之前,觀眾已經從劇中了解了 「暗網」、「洋蔥」 這些辭彙,對於古怪和偏執的黑客見怪不怪。奧爾賽為了確保與記者盧卡斯·古德溫(Lucas Goodwin)通訊的安全性,竟然給他送去一個平板電腦,通過視頻與他交流:在視頻里,他化身鳥人,頂著大鍋當作頭盔[註:這是希羅尼穆斯·博斯(Hieronymus Bosch)著名畫作《人間樂園》中 「地獄之王」 的形象],不僅符合黑客保護自己身份的做法,也展現出他反主流文化的個性。

有一集,熒屏上的奧爾賽並不是以住在自己媽媽公寓里、滿臉痘痘的刻板形象出現,他時尚、迷人、年輕,家居風格簡潔而講究 —— 從他的黑色絲綢睡衣就可以看出他高雅的品味。要是放在一般的好萊塢影視作品里,奧爾賽肯定是個胖子,也沒那麼有魅力,穿成垃圾搖滾朋克的或黑客帝國里的非主流模樣,或者戴頂呢帽坐在電腦屏幕前,周圍全是激浪的空瓶子和垃圾食品袋。

記者給格雷格·毫什做了個電話採訪,並問及了此事。他認為,奧塞爾除了偏執、孤僻和深入人心的自命不凡之外,也是個極富同情心的人。在劇中,我們很早便知道他十分注意保護自己的朋友,絕不會出賣他們。用黑客的話說,奧爾賽絕不會 「告密」。毫什對我解釋道,其實原本的劇情並非如此 —— 事實上,是他說服《紙牌屋》的編劇做出了改動。如果奧爾賽出賣朋友,就相當於 「一把火燒了這個角色」,即使接下來再試圖 「為自己贖罪」 也沒人會買賬。

這種對告密行為的激憤之情,來源於「魯茲安全」(LulzSec)的黑客赫克特·澤維爾·蒙塞古爾(Hector Xavier Monsegur),外號 「Sabu」。他向聯邦政府工作人員出賣了組織的成員,淪為黑客圈子中最讓人痛恨的傢伙。其他黑客在他已破壞的網站和視頻上製造惡意程序,並發表憤怒的公開信;因為 Sabu 的開庭日期被無限延長,黑客們深信他仍然為 FBI 工作。有些甚至認為,就是他在去年十月幫 FBI 逮捕了 「絲綢之路」(The Silk Road)的站長 「可怕的海盜羅伯茨」(The Dread Pirate Roberts)。

毫什認為,《紙牌屋》里的奧爾賽陷害古德溫,與 Sabu 還有一個極為相似的地方,那就是 FBI 「指定要捉拿兩個人」。在現實生活中,FBI 也利用 Sabu 追蹤了一名叫巴雷特·布朗(Barrett Brown)的記者;在奧爾賽請求寬恕時,甚至提到過幾次布朗的名字。布朗目前面臨超過100年的牢獄之災,因此劇中的 FBI 特工用100年監禁威脅奧爾賽正是與這種過度指控相對應。毫什自稱是布朗的朋友,這段情節自然也有他的貢獻。

凱文·加拉格爾(Kevin Gallagher)是一個名叫 「釋放巴雷特·布朗」 的網站創建者,毫什曾說自己將 「永遠感激凱文」。加拉格爾稱,布朗的名字能出現在這部獲獎的劇中 「實在是太酷了」,因為 「這將獲得全國上下的認同」。他還稱,「這部劇揭示了掌握信息技術的黑客所面臨的政治現實,他們威脅到了弗蘭克·安德伍德(Frank Underwood)所代表的權利集團。」 目前有人向法院申請撤銷對布朗的第一項指控,而在《紙牌屋》談及布朗之後,媒體對他的重新關注可能也將對現實造成影響。

不過《紙牌屋》並不是完全正確。劇中並沒有準確展示電話監視所發揮的巨大作用,也沒有對 「暗網」 進行全面解釋。另外,編劇還把入侵 AT&T 公司資料庫描述得非常困難:古德溫必須去參觀伺服器,並且手動置入指狀存儲器。

在專業黑客看來,根本不需要這樣。AT&T 公司的安全級別其實壓根沒有那麼高,安德魯·奧恩海默(外號 「Weev」)就因為在媒體業八卦網站 Gawker 上公開了 AT&T 的用戶數據安全漏洞,目前仍處於41個月的服刑期中。用 「弱」 這個詞來形容此公司的安全系統,一點都沒小瞧它:其實 Weev 根本沒有入侵,只是通過一個公共超鏈接就獲得了用戶數據。「我知道 AT&T 的安全系統很弱,」 毫什這樣解釋道。「但這也算是出於劇情需要吧。」

《紙牌屋》終究是著力於黑暗的政權鬥爭以及複雜的人性,從專業角度來看,劇中多少存在一些BUG,但同時安在(ID:AnZer_SH)也可以看出,黑客技術越來越被關注,互聯網飛速發展的今日,黑客技術對扮演的角色也就越來越重要。

安在

(ID:AnZer_SH)

新銳|大咖|白帽|深度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