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探索「零口供」執法 浙江多地破解城市管理取證難

探索「零口供」執法 浙江多地破解城市管理取證難

原標題:探索「零口供」執法 浙江多地破解城市管理取證難

蕭山城管部門執法現場(資料圖)

「我知道錯了。」看著眼前1000元的罰單,之前一直對城管執法人員不理不睬的李某沒有了以前的蠻橫。他明白佔道經營確實不對,也知道即便自己不配合調查,城管執法人員也可以通過其他方式調查取證。實際上,在處理千頭萬緒的城市管理工作時,很多基層執法人員都遇到過當事人拒絕配合,導致調查無法繼續,部分違法者有恃無恐。在探索解決城管行政執法「調查取證難、處罰難」的過程中,「零口供」成為浙江多地城管部門的突破口之一。

「零口供」調查出完整證據鏈

深夜時分,一輛機動車行駛在郊區道路上,趁四周無人,司機開始偷偷地沿線拋灑建築垃圾,拋灑結束之後,揚長而去……

杭州蕭山區城管局的薛桂君至今記得這起多年前的案子,因為無法確定違法當事人,執法調查被迫中止,案件成為「無頭案」。「如果能抓到現行,當場就可以下達處罰通知。但如果沒抓住現行就很難調查取證、行政處罰。」薛桂君說。

不止是薛桂君,省內外其他地區的城管執法人員同樣遇到過類似問題。面對問詢,有些人拒絕回答問題,有些人選擇避而不見,更有甚者,還沒等城管執法人員說話就直接破口大罵。遇到這種案件,「零口供」執法模式就可以發揮作用,既維護法律的權威性,又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

所謂「零口供」執法模式,是指在當事人拒絕提供身份信息、拒絕配合調查取證及簽字確認的情況下,執法人員通過收集證人證言、製作視聽資料等方式,使各證據環環相扣形成完整的證據鏈,確保違法事實清楚、證據確鑿,從而作出行政處罰。

「『零口供』不是沒有口供。」蕭山區城管局法制科莫科長告訴記者,蕭山早在2006年就探索過突破行政執法調查取證瓶頸的方法。前段時間,蕭山城管執法隊員巡查發現一家水果店擺放水果超出門窗進行店外經營,隨即開具《責令改正通知書》,但當事人既不整改也不配合調查,執法人員邀請兩位目睹全過程的物業公司工作人員作為見證人,又通過市場監管部門及公安部門調取了該店家的工商註冊登記信息及店主身份資料,最終完成了此次行政處罰。

「從推行『零口供』執法辦案模式以來,我們已經成功辦理相關案件近百起,至今無行政複議、行政訴訟敗訴案件。」莫科長說,在解決出店經營、拋撒滴漏這兩大類城市管理「痼疾」上,「零口供」執法辦案模式較好地實現了對相對頑固的違法行為當事人的教育及處罰目的,有效提升了市容秩序。

武義某街面整治前後對比(資料圖)

處罰一個「典型」,凈化一條街

去年,金華武義在原縣城管執法局的基礎上,新划轉455項行政處罰職權及其具體處罰事項,成立了新的縣綜合行政執法局。與蕭山相比,武義探索「零口供」執法模式只有兩年,但效果同樣明顯。自2015年3月試行「零口供」辦案以來,當地通過「零口供」方式共立案162起,作出行政處罰決定162起,結案148起。

「我們以前都是以教育勸導為主,但有些違法當事人會更加有恃無恐。」武義縣綜合行政執法局黨組成員徐偉忠此前從事法律方面的工作。他發現,關於城管執法「零口供」,並沒有相關法律、法規的明文規定。為解決現實難題,當時的武義城管執法局召集法院、公安等部門的專業人士對「零口供」模式進行了具體研究,對辦案流程進行簡化和優化。不僅出台了《關於「零口供」辦理違法佔道經營案件的指導意見》,還提前對城區範圍內經營戶開展了相關信息調查摸底,並統一建檔入庫。

陳某是一名燒烤攤主,長期違法跨門經營,從惡言相向到閉口不言,始終拒絕整改和配合調查。根據「零口供」執法流程,綜合執法局執法人員向公安局、市場監管局調取當事人準確身份信息,用執法儀記錄執法全過程。因陳某拒簽法律文書、拒交罰款,綜合執法局申請縣人民法院派駐的巡迴審判站進行強制執行。法院審查后,通過划轉當事人賬戶的方式快速執結了該案。

「我們的『零口供』執法模式現在在金華全市得到推廣。」徐偉忠說,有時候查處一家帶頭違法的店面,整條街的其他店面都會主動整改。而且,通過「罰后釋疑」等措施,法律、法規得到普及,很多違法當事人的態度也有所轉變。

記者了解到,除蕭山、武義外,寧波鎮海、慈溪,台州路橋、溫嶺等地城市管理部門也積極探索「零口供」執法模式,有效解決了調查取證難、執行難等難題,進一步規範了執法人員辦案流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