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的寒門之路:從一窮二白的農村女孩到女博士

我的寒門之路:從一窮二白的農村女孩到女博士

我八十年代初出生在一個一窮二白的農村家庭。三十多年過去了,我從那個貧瘠的小村子里走出來,國中開始住校,高中、大學、研究所、博士生再到國家機關工作,這一路走來,經歷了漫長的一段路程。

在我和雙胞胎妹妹出生之前,家裡已經有三個哥哥。人窮並不會多種樹,更大的可能是多生孩子,人多力量大,說不定哪個孩子有出息了能帶領一家人脫離苦海呢!所以當時周圍的家庭都是四五個孩子。偏巧我和妹妹要出生的時候開始計劃生育政策,把我和妹妹當成超生了兩個孩子收罰金。本來就窮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院子里跑得雞,圈裡的豬,都趕走了,連吃飯的桌子都抬走了。

家徒四壁,還帶著五個嗷嗷待哺的孩子。要不是周圍親友的接濟,父母親幾乎要帶著我們去要飯了。

叔叔給了父親四十塊錢,姨媽送來了一些晒乾的地瓜乾和小米、腌鹹菜。一家人終於得以活命,我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長大的。三十年後,我們兄妹五人幾乎都受到了高等教育成為公職人員,我家也成了遠近聞名的高學歷家庭。

父母只做了兩件事:堅持讀書,不準娛樂

父母都是土生土長的農民,卻都懷揣著遠大的讀書夢。但在他們讀書的時代卻沒有讀書的機會,只接受了基礎教育就匆忙進入生產隊掙工分養家糊口。

讀書,對他們來說是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父母把讀書的希望寄托在我們身上。

等哥哥們都高中畢業要去讀大學了,大學畢業生開始自己找工作,國家不再分配了。

「你把孩子都送出去讀書,以後找不到工作怎麼辦,不是白瞎這功夫了?」這是識時務的村裡人,早早地讓孩子回來幫忙幹活。

「不怕!就算他們以後出去掃大街,他也是識字的、上過大學的!」

父親就是有這樣一股子倔勁兒,認準了一件事,不回頭。

從小,只要我們兄妹在讀書,或者寫作業,家裡就會很安靜,媽媽做飯都輕手輕腳,怕擾了我們。我們也從沒有像小夥伴們那樣被使喚著干農活兒,所有的目標,就是把學上好。

「你們以後都不要像我和你媽,面朝黃土背朝天靠力氣吃飯,你們要靠知識吃飯」,父親這樣教誨我們。

於是,從小我就知道將來我要靠知識養活自己。

因為怕影響我們學習,我和妹妹十八歲之前家裡沒有電視。有時候在外面偶爾看到別人玩撲克牌,也拿一副回家,被母親毫不猶豫地扔進灶爐里。現在我日常生活里不看電視,不會打撲克,不認識麻將。我的業餘消遣就是看書寫字。這是從小養成的習慣,不會在娛樂上花費時間。

在我國小和國中的時候,有很多成績不錯的同學,而他們國中畢業就為了減輕家裡的負擔開始外出謀生。我和他們的不同之處僅在於,我一直在堅持上學。

記得讀國中的時候,同村裡一個也在讀國中的女孩的媽媽專門來找我媽媽:「你知道嗎,這孩子一個月要花五塊錢哪!我真是不想讓她再上學了。你怎麼能忍得了他們花那麼多錢?」

果然,這女孩早早就退學出去打工了。當時我們上學是家裡送糧到學校換成糧票,一個月五塊錢是包括吃菜買本子買筆在內的全部生活費。大部分女生很少買菜吃,每星期回家都從家裡裝些鹹菜,就著糧票換的饅頭和稀飯,就是一頓飯。

我的父母雖然也是寒門,但他們出於種種原因,一直對我們強調受教育的重要,並願意用微薄之力給我們提供這樣的機會,我們的人生便與周圍人有了不同。

從國小到高中畢業,家裡給我買過唯一的一本課外書,是母親在書攤上花四毛錢買的一本簡裝版《新華字典》。手掌那麼大,厚厚的。

我一直用到高中畢業。

國小的時候我很淘氣,並不是學習好的孩子。父母雖然一直對我們強調「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但他們太忙太累了,要供五個孩子讀書吃飯,讓沒有一技之長效率低下的他們疲於奔命,根本顧不上再關心我們的學習。國小里父母對我們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作業寫了沒有?」

考試不好的時候,父親就會在餐桌上罵我們一頓,再不好好學習就跟你們斷絕父子/父女關係!然後扒拉幾口飯匆匆離開,他只有吃飯的時候有空罵幾句。

國小畢業后,已經有很多同學不上學了。這讓我開始意識到自己學習的機會來之不易,於是初一我就開始發力學習,成績很快就開始名列前茅。到了初三,已經開始拔尖。

那個時候女孩子國中畢業可以考師範,以後當國小老師。當時跟我一樣成績不錯的女孩都被家裡人報了師範,這樣不僅上學不花錢,還能早點工作補貼家用。

多年以後我才知道,我當時沒跟家人商量就報考了縣裡的重點高中,其實是很離經叛道的。但父母什麼也沒說,成績考下來后他們還很高興,給我準備了行李和學費,送我去了高中報道。

高中里開始卧虎藏龍,全縣的學生都集中在這裡。這中間除了縣城裡來的條件不錯的學生,也有很多像我這樣從下面鄉鎮考上來的。我記得很清楚,在國中以第1名考上高中的我,高一開始的全校排名是184。

那也是一段艱苦卓絕的日子,到了高二的上學期,我已經是全校的第二名。我們高中雖然是縣裡的重點中學,採用的仍然是題海戰術。我們每個月才能回家一天,其他時間全部在學校,早上5:40起床,晚上9:40宿舍熄燈就寢,其他時間除了吃飯就是在教室。

縣城裡條件好的孩子父母會隔三差五的送飯過來。農村的孩子仍然是父母送糧到學校換成糧票,從家裡帶鹹菜。

就這樣,到高三的時候,我以超過重點大學分數線50分的成績考上了大學。報聯考志願的時候,我又一次展示了我不管不顧的特點,親戚們想讓我上師範大學,給家人減輕負擔。可我卻報了一所重點大學的熱門專業,通信工程。

父母還是什麼都沒說,開始給我準備上大學的行李和學費。當時上大學的學費每年2500,住宿費500,加上生活費每學期1000左右,全年的花費5000元。這對一個農村家庭來說也是不小的負擔。哥哥們當年分別報考的公安和稅務,妹妹自己選擇了師範院校,幾乎不花錢,本來已經解脫的父母親,因為我的選擇再一次開始節衣縮食的生活。

大學里我仍舊努力讀書學英語,把所有能考的證書都考了下來。很少買衣服,學慣用的書都是從圖書館借閱,努力拿獎學金,去階梯教室看1塊錢一場的英文原版電影,保持最簡單的生活和最少的開支。

從讀研究所開始我就不再花家裡的錢。為了做到這一點我也付出了代價,那就是沒有報考自己心儀的學校,而是為了公費讀書考了外校。後來讀博士的時候,已經認識了男朋友,現在的娃爸,並且在讀博士的時候結了婚。

在我人生的所有關鍵時刻都是自己做的決定,很少同父母兄妹商量,父母給了充分的理解和支持。雖然家庭條件並不好,但我卻擁有選擇的自由。

寒門,「寒」在哪裡?

說來奇怪,我從來不覺得自己來自農村有什麼好自卑的,也許是因為我長得好看吧(謎之自信)。雖然我過著簡單的生活,但這是我的選擇,我也不覺得所謂的豐富生活有什麼好羨慕的。即便現在已經三十多歲,算得上衣食無憂,我仍然過著簡單的生活。

而很多人所強調的,農村孩子缺乏的見識、談吐、交際能力,我不覺得那有什麼。現在的社會互聯網這麼發達,哪還有見識淺薄的人?況且見識可以從書中得來,「腹有詩書氣自華」,談吐會隨著見識的增長而改變,而所謂的交際能力,等到需要的時候自然就能練得出來。

所有這些,都不是能打敗你的原因。

唯一可以打敗你的,除了年少追夢的過程中父母的撤退不支持,就是你自己的不努力。

在年少時期父母的支持至關重要。我認識的一個同學就是例子,他屬於物理天才,我這麼說一點都不過分,他拿遍了物理競賽的獎項,連老師都對他的物理概念甘拜下風。他在南京讀大學,物理專業。因為有軍校在他剛一聯考完畢就給他發了通知書,但他因為太喜歡物理而拒絕了軍校。上軍校是免費的,他的父母為此大發雷霆,斷了給他的學費供給。

他艱難的維持了兩年,自己申請助學貸款,每日不停地打工維持生活,疲於奔命,對理想的追求也漸漸地湮沒在對生活的掙扎里。終於在大二的時候拋棄了他喜歡的物理專業選擇了就業。

現在的他沒事就翻物理書,如《果殼裡的宇宙》、《流體力學概論》,而他的物理夢卻徹底的斷送了。他有時不無感慨地說,現在一個月的收入夠那時花二十年,可當時就是沒辦法繼續。

所謂的寒門,就「寒」在因為物質匱乏而造成的短視,並因此而斷送的精神追求里。

沒有所謂的階層

現在很多人都說階層固化,我一直都很納悶這個概念。小的時候,我肯定是屬於社會的最底層,那現在呢?我屬於哪一階層?

現在我的家庭在北京還算不錯,孩子爸爸努力地為我們奠定了物質基礎,家裡也小有一些財產,可我們仍然過著簡單的生活,在教育上大力投入,生活上節約不浪費。

舉個例子說吧,我們可以讓孩子去上1萬塊錢一個月的國際幼稚園,但我家從來不剩飯,去超市買菜都提前確定買到哪一餐,幾乎從來沒有扔過任何食材,合理安排膳食不吃剩飯剩菜,也沒有倒過剩飯剩菜。

我有能力找保姆帶孩子,但我雖然工作繁忙仍堅持親力親為,和愛人用一己之力把孩子帶大,建立良好的親子關係;我可以做完自己的工作之後就安逸的享受生活,可我仍然想著能突破自己,找到那個不一樣的自己。

三十多年的「寒門」之路告訴我,人生要不斷進取,任何時候都不能放棄努力。

其實在我的意識里沒有所謂的「寒門」,只有短視的不願付出的原生家庭;也沒有所謂的「貴子」,物質條件的富貴不能稱為高貴,只要你在當前的條件下做到最好,為了自己的理想而努力,每天都在努力超越昨天的自己,你的靈魂就是高貴的。

誰說寒門難出貴子,我覺得現在的我,很自信。因為每一天,我都在努力。

整理自卡農碩士博士圈

註:本平台每日從海量站點為用戶選擇優質信息,部分文章無法聯繫作者,若有選用不當,敬請聯繫我們。投稿、建議等可後台回復「約」加本站編輯。

高校博碩、教師、科研工作者請關註: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