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傳承力量 | 國民黨中將李默庵之女回憶,父親與周恩來的師生情

傳承力量 | 國民黨中將李默庵之女回憶,父親與周恩來的師生情

在黃埔軍校一期學員中,曾流傳著這樣一句話:「文有賀衷寒,武有胡宗南,又文又武李默庵。」

李默庵,國民黨陸軍中將,著名愛國人士,被稱為黃埔奇才,畢業於黃埔軍校一期。他曾加入共產黨,與共產黨關係密切,然而「中山艦事件」后,李默庵退出了共產黨,視蔣介石為「新興革命事業的卓越領導者」,追隨其血戰沙場20多年。他的仕途可謂一帆風順,從基層到高層,軍隊中的各個要職,幾乎都擔任過。1949年,李默庵在香港與44名國民黨高級軍政人員通電起義,1990年回國定居。

李碧如展示李默庵任十四軍軍長時的照片。

由於李默庵幾次政治身份的變換,他的子女也經歷了與家人聚少離多的長期歲月。在北京翠微路的一棟家屬樓中,李默庵的女兒李碧如翻開書桌上一摞摞厚厚的關於父親的回憶書籍,講起了父親的心路歷程。讓李碧如欣慰的是,父親最終回到了祖國,在父親嚴厲的管教下,子女們都發展得不錯,有的在美國從事生物工程,有的在波音公司任高層管理者,還有在國外著名大學當教授的。李碧如說,父親後來之所以能成為一名「國軍悍將」,與他一直接受的教育分不開。

李默庵1904年出生於湖南長沙縣一個貧苦農民家庭,少年時雖然求學艱苦但學業優異,19歲考進黃埔軍校一期。他的同學有徐向前、陳賡、關麟征、胡宗南、宋希濂、賀衷寒、左權等人,這似乎預示著他未來的軍人生涯將與共產黨人有扯不斷的聯繫。

在黃埔軍校期間,蔣介石的治學理念對李默庵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他曾在回憶錄中寫道:「蔣介石深受孫中山先生的信任,蔣介石不止一次當眾宣布,『如果有一天我不革命了,你們都可以反對我』。」

1937年,時任第14軍軍長的李默庵。

蔣介石在黃埔軍校主持制定了革命軍的「連坐法」、「刑事條例」、「懲罰條例」、「審判條例」等多種法紀,並付諸實施。「連坐法」規定軍隊打仗不能後退,班代同全班退,則殺班代;排長同全排退,則殺排長……以此類推,軍長亦是如此。這在黃埔學生中引起很大震動。

李碧如曾聽父親講,「他們東征打淡水時,某團一位連長臨陣逃脫,被部隊抓住,按『連坐法』應處以死罪。事後,第一團團長何應欽和各營營長都紛紛為這個連長說好話,請求寬恕。然而,蔣介石毫不心軟,他說革命軍的『連坐法』頭一次不執行,就等於一紙空文,對這個連長非辦不可!就這樣,由軍法處將這個連長給槍決了。這是蔣介石第一次執行『連坐法』。這件事在整個部隊引起了強烈的震動。在東征後來的諸戰鬥中,部隊上下形成一股拚命向前,有進無退的戰鬥精神。」

李默庵在黃埔軍校時,加入了共產黨。1924年11月,周恩來到黃埔任軍校政治部主任。然而,1926年「中山艦事件」發生后,李默庵退出共產黨,周恩來得知消息后拍案而起,怒斥道:「李默庵,你是黃埔學生中第一個參加共產黨的,也是第一個退出的,開好頭的是你,幹壞事的也是你!你太讓我失望了。」

「父親第一次東征回校后,有一位廣東籍的同學,提出給父親介紹對象,並帶他見了一位執信女子學校的女學生。父親對她頗有好感,很快建立了戀愛關係。後來,黃埔軍校共產黨員中的許繼慎發現了父親的事情,批評他太浪漫!於是黨小組開會,便不再通知父親。那時,共產黨員的生活作風是非常嚴謹的,對父親的行為,黨小組有些意見。1926年『中山艦事件』后,中共黨組織的活動,在黃埔軍校內受到了限制,父親也沒有積極主動地與黨小組聯繫,就這樣自動脫離了組織關係。後來,他的女友也因為家人的反對,和他分了手。」

李默庵之女李碧如

李默庵先後經歷了25年戰爭。在戰鬥中,他從戰士到連長、營長、團長、旅長、師長、軍團長、集團軍總司令,成為「黃埔系」的重要將領。1937年7月12日,蔣介石親自任命李默庵為第14軍軍長,率第83師、第10師即刻下山,北上抗日。在八年抗戰中,李默庵參與指揮的主要戰役中有著名的忻口會戰,它與淞滬會戰、台兒庄會戰並稱抗戰初期的三大戰役。

1937年,李默庵(中)在忻口會戰期間。

李碧如告訴記者,在父親的軍人生涯中,對他思想轉變影響最大的人之一便是周恩來。李默庵跟周恩來相當熟識,周恩來任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時,曾調李默庵到政治部當幹事。抗戰初期,李默庵到達太原后,還特地拜訪了當時在那裡的周恩來,就戰役的實施和抗戰的前途交換了意見。

「父親最難忘的是『西安事變』后與周恩來的重逢。有一天下午,衛兵報告說有人要見他,李默庵問是誰,衛兵沒來得及回答,就見兩位身著便裝的男士走了進來。前面一位身著西裝,神采奕奕。李默庵上前仔細一看,原來是周恩來,他只帶了一位隨從。李默庵不明白,總理怎麼能冒著危險,神不知鬼不覺地找到他的師部來呢?他將周恩來請到內室。一別10餘年,李默想不到能在西安與周恩來相逢,又是在這樣一種特定的政治鬥爭氛圍中。想起當初是周恩來提名自己調入軍校政治部工作,與他又是師生關係,李默庵趕緊上前解釋,怎麼敢勞周主任大駕光臨看望學生,學生應該前去拜見尊師才是,是學生失禮了。周恩來笑著說:「我來不是一樣嗎?黃埔師生本一家,不必多禮嘛!」未寒暄幾句,周恩來突然說:「我記得你有一句詩寫得不錯,『登仙橋畔登仙去,多少紅顏淚始干。』」李默庵聽后大驚失色,忙反問:「主任何知我有此詩句啊?」周恩來放聲大笑起來。

「登仙橋畔登仙去,多少紅顏淚始干」是1933年在江西第四次反「圍剿」紅軍作戰時,李默庵有感而發的。周恩來告訴他,這句詩是當時作戰期間,紅軍從電報中截獲轉呈他的。因為詩句寫得形象生動,又表達了厭戰的心情,他一下便記住了。於是,李默庵和周恩來談起了江西「圍剿」與反「圍剿」的作戰情況。還互相交談了一些黃埔師生的往來和去向,氣氛很融洽、親切。但大家都迴避了剛剛發生的「西安事變」這一敏感話題。兩三個小時過去了,周恩來站起來說:「我要走了。」李默庵要送他到門口,他擺擺手說:「不要送,這樣方便。」李默庵理解他的用意,目送老師離開。李碧如說:「事後多年,父親一直納悶,在西安事變那種尖銳複雜的政治鬥爭背景下,周恩來為什麼會去找父親,還登門看望?直到1990年父親回國定居,聽曾經在總理身邊工作過的原黃埔軍校同學會秘書長楊蔭東講,『西安事變』解決后,中共中央曾有個通知,要注意與國民黨部隊將領取得聯繫,這件事可能就是在這個背景下發生的。」

湖南長沙北山書屋,著名抗日將領、愛國民主人士李默庵故居,舊稱北山書屋。

1948年春,程潛保薦李默庵出任湖南省主席,雖得到蔣介石同意,但李默庵考慮到蔣介石嫡系、李宗仁桂系、湘系之間的複雜關係,力辭不就。蔣介石派他任長沙綏署副主任兼第十七綏靖區司令官。

1949年8月13日,李默庵在香港與44名國民黨高級軍政人員通電起義,斥責蔣介石背叛三民主義,擁護共產黨領導的新民主主義革命。通電一發表,國民黨政府極為震動,馬上下令開除了他們44人的黨籍,併發布了通緝令。當時,積極組織反蔣活動的楊傑先生就被國民黨特務殺害。

李默庵夫婦及長女李碧澄、幼子李希正。 李碧如供圖

李碧如說,由於父親的黃埔「資歷」與聲望,蔣介石總是對他進行拉攏。「一天,一位老朋友拿著『校座電令』讓父親到台灣去,要他放棄反蔣立場。父親堅定地說,我已決定退出軍界,不想去台灣,請代我婉言陳復。還有一次,有美國背景的朋友,要他參加反蔣、反共的第三勢力,他也表示堅決拒絕。」中共方面曾電邀李默庵等北上,參加人民政協工作。但李默庵認為:自己與共軍作過戰,如今投向人民,並無微功實績可以自贖,僅憑一兩次聲明,混跡其間,有何意味?何且,既已決心擺脫軍政生涯,何必又去忝隨人後?因此,他選擇退出軍政生涯,過平凡的隱居生活。

1981年10月,鄧小平會見從美國來北京參加辛亥革命70周年紀念大會的原國民黨高級將領李默庵。

1951年,李默庵變賣家產到阿根廷定居。李碧如說:「多年來,我的母親顧林也很不易,她16歲嫁給父親,父親征戰沙場,母親一直住在娘家過著平淡節儉的日子。即便父親後來升遷較快,母親也沒有驕矜自傲。他們相濡以沫走過62年。母親為父親生養了8個子女,除二女兒碧清英年早逝,其他子女都自立成才。」

1981年10月,李默庵夫婦與女兒李碧如在北京長城合影。

1964年,李默庵全家移居美國。他多次在美國中文報刊上發表文章,並和其他黃埔同學宋希濂、侯鏡如等在華盛頓發表宣言,呼籲軍校同學發揚黃埔精神,為促進統一而奮鬥。 1984年6月黃埔軍校同學會在北京成立,李默庵和宋希濂、蔡文治等聯袂回歸,李默庵任黃埔軍校同學會副會長。1995年6月,李默庵擔任黃埔軍校同學會會長。李碧如告訴記者,「父親晚年回來一是希望葉落歸根,再有是聯繫在台黃埔同學和袍澤,推動第三次國共合作;父親也希望把自己投身民主革命的經歷和對新舊的體會記錄下來,以教後人。」

1985年,在黃埔軍校第一次會員代表大會上,鄧穎超親切會見李默庵,與他握手。

2001年10月27日,李默庵因病在北京逝世,終年97歲。李碧如說,「父親的人生經歷和選擇,也真實反映了那個時代的政治風雲。他曾說『鑒史知今,每當他回想到忻口作戰國共合作的經歷,便對至今海峽兩岸尚天各一方,遙相對峙的分裂局面感到痛心。他希望後人能珍惜前人用生命和鮮血換來的今日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並為把祖國建設成為世界強國而繼續奮鬥!』」

更多精彩內容,歡迎轉發推薦!

原創稿件,受法律保護,轉載請聯繫後台!

傳承力量 精彩回顧

環球人物YOLO精英

全球精英影響力平台

慢讀生活

更多精彩商品,進入YOLO商城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