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醫藥圈清除積弊迫在眉睫,新醫改哪項能治「葯價高」?

醫藥圈清除積弊迫在眉睫,新醫改哪項能治「葯價高」?

原標題:醫藥圈清除積弊迫在眉睫,新醫改哪項能治「葯價高」?

《人民的名義》結束后,最近一部醫療劇《外科風雲》被熱議,劇中最複雜的可能要數仁合醫院胸外科主任揚帆這個角色,一方面堅守醫生救人的底線,另一方面卻為了名利忙著評職稱、和醫療器材公司合作,忽悠病人使用先鋒公司的醫療器材拿回扣。

然而,比起電視劇,現實更加複雜詭譎。5月10日,財新網報道,一個網路黑客團伙非法獲取醫院藥品數據,並將其倒賣給諸多醫藥代表,現該團伙已經落網,這一事件在廣州醫藥圈引起震蕩。

此次事件中,廣州部分醫院的藥劑和採購部門有人牽連其中,涉案的醫藥代表來源廣泛,有部分人來自知名葯企,廣州諸多著名醫院涉案。

藥品回扣已經是業內常態,從出廠開始,經過層層加價,最終到病人手中的藥物價格已達數倍。中間的加價包括醫藥代表的利潤,也包括給醫生、科室主任、葯械科主任、葯事委員會、藥房採購的「公關費」。國內的醫療環境積弊已久,亂象叢生,廣州醫藥圈被揭,並不是個案。經過長時間的運作,醫藥圈內已經形成了完整的鏈條,從購買信息到醫藥代表和經銷商的中間運作,再精確到醫生以及藥房,長期合作如流水線般有條不紊地運行著。

過去國家多次降低葯價,反而導致藥品質量下降,或者用同類低價藥品替代。長久以來,藥品價格虛高積重難返,直接原因不在出廠價,而在於中間環節的醫藥代表和最後醫院為「以葯養醫」而形成的藥品加成,但是培育出如此現象的則是醫療體系的行政化大環境以及現有藥品採購制度。

2016年底,國務院制定和實施《「十三五」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規劃》,逐步取消公立醫院行政級別,完善公立醫院管理體制。取消藥品加成,通過調整醫療服務價格、加大政府投入、改革支付方式、降低醫院運行成本等,建立科學合理的補償機制。並且實施藥品生產、流通、使用全流程改革,扶持低價藥品生產,保障市場供應,保持葯價基本穩定。深化藥品流通體制改革。

今年5月5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印發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2017年重點工作任務的通知》,關於藥品採購提出以下兩點:

1.推進實施公立醫院藥品分類採購,培育集中採購主體,鼓勵跨區域聯合採購和專業醫院開展藥品、高值醫用耗材等聯合採購。

2.落實國務院醫改辦等單位《關於在公立醫療機構藥品採購中推行「兩票制」的實施意見(試行)》。2017年年底之前,綜合醫改試點省份和前四批200個公立醫院綜合改革試點城市所有公立醫療機構全面執行「兩票制」,鼓勵其他地區實行「兩票制」。

通過一系列措施來加強藥品供應保障和綜合監管。「兩票制」、取消藥品加成、 禁止醫藥代表從事藥品銷售,看起來能夠直接從流通環節控制藥品成本,但是這裡有一個需要注意的問題,「兩票」是指從藥廠賣到經銷商、從經銷商賣到醫院,開兩次發票,但是在市場經濟環境中,很多情況下不可能只走一道經銷商,所謂「兩票制」直接作用是限制市場中的非法經銷商掛靠走票的現象,有助於藥品合法流通和安全管理,精簡經銷商隊伍,重新劃分流通環節的利益分配,而難以影響到最終的藥品價格。

政策中關鍵的一點,取消藥品加成,結束了「以葯補醫」的時代,那麼公立醫院的補貼就只剩政府補助和服務收費兩個途徑。原本藥品加成就在公立醫院的收入中佔了巨大的比例,甚至撐起了半邊天,沒了藥品加成,一方面政府的壓力會增加,另一方面其他服務的收費也會上調。

要解決這樣的困境關鍵在於「三醫聯動」。每年國家都有巨額的醫保支出,但是很多都沒有用在刀刃上,甚至很多沒有進到老百姓的手中,在政策嚴格監控下,這筆醫保支出將會發揮出應有的作用,取消藥品加成和醫保改革緊密相關。

醫事服務費的設立,讓藥品負擔分攤到醫務人員的技術勞動價值,調動醫務人員的積極性,也減輕了大批患者的用藥負擔,同時也有助於實現患者分流、分級診療和醫療資源的合理利用。小病買葯,大病挂號,力求保證醫院正常的運營秩序,緩解緊張的醫患關係。如果改革能夠全面落實,完全取消藥品加成,那麼文章開頭提到的廣州醫藥圈的灰色利益鏈便能在終端掐斷一截。

在藥品流通環節中,「醫藥代表」是個神奇的群體,發揮著巨大的樞紐的作用。醫藥代表是醫藥行業暴利的重要受益人,身上覆蓋著許多灰色烙印。本來這個職業能夠將新葯通過更多的渠道推廣出去,將先進的藥品信息傳達給醫生、藥房、經銷商等,但是現在市場不規範導致的行業亂象已經讓醫藥代表成為一個老百姓深惡痛絕的職業。雖然兜售藥品、推高葯價、牟取暴利等眾多行為均有醫藥代表參與,但是醫藥代表是聯繫各方利益的紐帶,並且影響著藥品的供需流通,對於這類人群的監管和凈化並不容易。

4月份,國辦印發相關意見,要求凈化醫藥代錶行業隊伍,只能從事學術推廣、技術諮詢等活動,不得承擔藥品銷售任務,將藥品推銷和學術推廣區分開來,但是目前許多醫藥代表並不具備專業的醫學知識,而是一直作為營銷高手而存在。顯然針對個人醫藥代表進行嚴查監管並不現實,只能通過下游的醫院和用藥機構來主動阻斷藥品利益分割,這又回到了藥品加成的問題上。

事實上,對醫藥代表進行監管如同「兩票制」一樣,僅僅是規範市場的舉措,對於藥品價格並沒有太大的影響。醫藥代表的利潤收入被擠掉,轉行、轉型的情況也會不斷出現,整個醫藥代錶行業也面臨著改革。

醫改大潮之下,雖然在根據實際情況緩慢穩步推進,但仍面臨著許多隱憂。例如,醫事服務費能否長久執行、以什麼標準來設定、如何對醫療技術的價值進行評估?未來如何避免醫事服務費的推高?此外,健康的醫療生態形成之前政府對公立醫院的補貼壓力,改革是否徹底,藥品流通格局洗牌,醫療體系和醫院經營方式的轉變,醫院、醫藥代表的轉型以及各方矛盾的解決和利益平衡等等,都會衍生出更多的問題。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