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城市︱寶雞在哪裡?

城市︱寶雞在哪裡?

文丨張勳(方塘智庫區域戰略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

1

被遺忘的炎帝

寶雞,古稱陳倉,「陳倉」地名源於伏羲,秦末以「明修棧道,暗度陳倉」而聞名歷史,唐朝中期因山上有「石雞啼鳴」之祥兆改名寶雞。

寶雞是華夏始祖炎帝故里,周秦王朝的發祥地。姜炎農業文化基礎上的周秦農業是西周的禮樂文明和秦制度文明產生的經濟基礎,而西周的禮樂文明和秦制度文明又成為傳統文化的源頭。如果將周秦漢唐的長安文化比作中華文明的參天大樹,那麼,寶雞的先秦文化就是大樹的深厚根基。

在世界歷史上,並不是最古老的國家,在今天,我們也不是領土最大的國家,然而卻是世界上唯一文明延續5000年,歷史悠久的穩定疆域國家,其原因之一在於先秦文化的活水之源,以儒家思想融入民族延續的血脈,無論統一與分裂,以漢族為主體的多民族政權始終存在。以炎帝和黃帝部落統一后的華夏族為核心形成了漢族,以漢族為基礎不斷吸納和融合其他少數民族形成中華民族。 「」一詞最早出現在1963年出土於寶雞的「何尊」之上,因此,寶雞渭河流域成為中華文明的破曉之地。

今天,在國內外城市競爭日趨激烈的時代背景下,其表象是經濟的差異,根源是文化的觸碰,我們認為寶雞具有獨特魅力的價值符號應該是炎帝文化,這一融入中華民族血脈的民族之魂。然而,寶雞似乎對這一城市品牌沒有深入挖掘和營造,沒有將其打造成寶雞最具影響力的品牌價值。

被遺忘的炎帝陵(張勳 攝)

寶雞炎帝陵直到上世紀90年代才由寶雞市渭濱區神農鄉和寶雞橋樑廠共同修建,炎帝陵公祭也未產生國內外影響力,以至於山西高平市的莊裡村,湖南酃縣目前都參與到炎帝陵符號的競爭之中,1994年湖南酃縣甚至改成了炎陵縣,寶雞卻一直在等待和觀望中坐失炎帝祭祀與城市品牌文化復興的最佳時機。

在2017年清明節的炎帝公祭中,陝西和寶雞政府主要領導均未參與,而湖南炎帝八世榆罔陵祭奠由省委宣傳部部長恭讀祭文,陝西的絕大多數人甚至對寶雞炎帝陵知之甚少;湖南省專門成立了炎帝陵管理局,而寶雞炎帝陵據說還是寶雞橋樑廠在管理;寶雞的高鐵站沒有炎帝陵的宣傳和直通公交,市內通往炎帝陵的公車沒有炎帝陵的站牌名稱,很多群眾對炎帝陵在哪裡的問題都是充滿茫然,寶雞人似乎已將炎帝遺忘。

被遺忘的還有周秦的歷史,對周原和雍城的保護和開發基本上停留在遺址階段,城市開發建設也未融入歷史元素。我並不是說對歷史的認同需要多麼宏偉浩蕩的工程,而是當你走進寶雞,走進周人與秦人的故園,你感受不到他的文化、他的氣息以及子孫對他們的敬仰,總覺幾分惆悵與失落。

炎帝陵遠眺寶雞市(張勳 攝)

與此同時,在當前「一帶一路」國家戰略背景下,沿著古絲綢之路向西開放已成為發展的重要命題,寶雞也已不是內陸城市,而是向西開放的前沿陣地,以文化相通實現民心相通,以民心相通實現產業融合是古絲路再度興盛的必然路徑。

寶雞位於關中西部,地處陝、甘、寧、川四省結合部,曾是絲綢之路的重要樞紐,在絲綢之路經濟帶再度崛起的歷史使命中,寶雞首先要做到的就是以中華民族源頭姜炎文化的彰顯舉起民族之旗,凝聚團結和創新的向心力,在此基礎上,對城市價值符號的深度體現需要炎帝成為靈魂之歸宿,需要周秦源起之歷史脈絡所彰顯,我們認為這與現代工業體系的構建同樣重要,而且,對城市的影響可能更加深刻

2

一座火車拉來的城市

在抗日戰爭爆發以前,寶雞一直隸屬於鳳翔府管轄,鳳翔在1941年隴海鐵路通車以前一直是關中西部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現代寶雞因路而興,在抗日戰爭最艱苦的年代,隨著隴海鐵路鋪設到寶雞,淪陷區大批工廠內遷,寶雞成為當時全國重要的物資集聚地。

建成了煉鐵、採礦、採煤、紡織、服裝、釀造、機器製造等20多個生產合作社,截止解放前,寶雞的工業企業達到85家。在1941年第九行政督察專員公署由鳳翔遷往古陳倉后,寶雞逐步成為西府的中心城市,因此,寶雞是當之無愧的火車拉來的城市。

解放以後,隨著隴海、寶成、寶中鐵路在寶雞交匯,寶雞成為亞歐大陸橋上第三個大十字樞紐,而後在國家「一五」和三線建設的工業化浪潮中,寶雞的工業如雨後春筍般拔地而起,形成了汽車、機床、化工、電器、電子等工業基礎,以西鳳酒和寶雞捲煙廠為代表的傳統產業更是聞名全國,寶雞迅速崛起成為陝西第二大城市。甚至一度傳言西安直轄后,寶雞將成為陝西的省會城市。

2016年陝西省各市GDP排名

改革開放以來,西安作為省會城市成為全球工商業投資的熱土,加上便捷的交通和區位優勢,雄厚的軍工基礎和科教資源,迅速成為西部的龍頭城市。2016年陝西省GDP總值19165.39億元,西安6257.18億元,幾乎佔據三分之一,寶雞1932.14億元,GDP排名陝西第四位,幾乎只有西安的三分之一。當前的西安因經濟總量偏低幾乎無法對關中城市群乃至西北各大城市進行輻射,而更因虹吸效應使得西北各大城市發展緩慢。

於此同時,寶雞是隴海鐵路與寶成鐵路的交匯,在陝西省內是僅次於西安的第二大鐵路樞紐,是四川北進陝西的門戶,也是甘肅入川的中轉之地。但進入高鐵時代后,西成高鐵將成都與西安直接連通,蘭廣鐵路直接讓蘭州與成都連通,都不需要再繞道寶雞。寶雞曾是進藏列車的必經之地,在未來川藏鐵路、滇藏鐵路修通以後,寶雞的樞紐地位一落千丈。

危機與機遇並存,寶雞是絲綢之路經濟帶重要節點城市,關天城市群副中心城市,在當前具有重要的國家戰略地位,在西寶高鐵2014年通車以後,西寶高鐵已經將寶雞納入了西安1小時經濟生活圈。2017年7月1日,隨著西蘭客專建成通車以後,寶雞到蘭州縮短到2小時,寶雞將以西蘭高鐵的貫通迎來歷史變機。

西安、寶雞、天水和蘭州都是重工業基礎雄厚的城市,但在改革開放后因國有企業體制機制、改革創新不足均面臨發展困境,在方塘智庫看來,西蘭高鐵開通以後,以上城市的國有企業可以進行優化整合,互通有無,以攜手發展、改革創新迎來新生。

寶雞進入高鐵時代(張勳 攝)

此外,寶雞給人的感覺就是工廠和住宅區,缺少商業氛圍,高鐵開通后可通過建設商業CBD,發展寶雞的企業總部、金融、展覽及會議、酒店和配套公寓、娛樂及高檔零售業等,補足短板,提升經濟可持續發展動能。

最為重要的是,銀川-寶雞-漢中快速鐵路已經作為列為國家中長期鐵路規劃的銀川-成都高鐵的一部分,寶雞可以聯合省政府協調寧夏與甘肅(銀川-中衛-固原-平涼-寶雞-漢中)新建一條時速250公里及以上的快速鐵路或者客運專線當做重中之重,這是加強寶雞鐵路樞紐的最大舉措,解決寶雞在高鐵時代北上和南下的問題。

3

寶雞將向何處去?

寶雞市生活節奏緩慢,對於我這個從西安來的人而言,還能明顯感覺到這裡的人走得慢、車開得慢,街道上人們悠閑愜意。想起去年一位寶雞朋友對我的感慨:「你們西安人的生活一點也不幸福,你看街道上人們表情凝重、步行匆匆」。是啊,當我來到寶雞,我突然發現這不正是我心中的理想城市嗎?慢節奏的生活、乾淨衛生的街道,沒有拉鏈路反覆施工的堵塞,我甚至懷疑經濟的發展是否與我們的幸福背道而馳。

寶雞人生活悠閑愜意(張勳 攝)

但這只是一種表象,慢節奏的背後是國有企業體制的「庸、懶、散」,是商業市場經濟的萎靡不振、是缺乏深化改革與開拓進取精神的重要表現。寶雞作為古絲綢之路西出長安的第一站,東連咸陽、南接漢中、西北分別與天水和平涼毗鄰,又是亞歐大陸橋在徐州、鄭州之後的第三個交通大十字,寶雞的發展不僅關乎1.82萬平方公里和377.5萬人的福祉,更是關中城市群和絲綢之路經濟帶向西開放能否成功的關鍵節點。

寶雞將向何處去?寶雞的未來又在哪裡?

寶雞高新區2016年GDP730億元,入區企業有寶鈦集團、吉利汽車、寶雞捲煙廠等知名企業,其中鈦材佔有全國85%的生產能力和市場份額,被譽為「鈦谷」,寶雞高新區距離蔡家坡汽車工業園約30餘公里。在方塘智庫看來,未來如能以鈦業等有色金屬為引領,以吉利、陝汽等汽車工業集群發展為突破,藉助西蘭高鐵、連霍高速與西安渭北工業帶進行資源互補,打造關中渭河經濟帶,以關中城市群的整體崛起輻射西北五省,將會形成向西開放的引擎和增長極。

寶雞高新區寶鈦集團(張勳 攝)

此外,全域旅遊目前是寶雞的一個短板,寶雞旅遊資源富集又分散,每個縣都有品牌旅遊資源,如扶風的法門寺、眉縣太白山、太白縣黃柏塬、渭濱區大散關,但由於交通不便、資源沒有整合,景區的集散功能較弱。因此,各景區需要協同發展,避免產業類同,挖掘特有優勢,如大散關可以開發關中西部戰爭博物館和實景演出;橫渠書院可以關學為引領開發國學傳統文化的富礦、岐山縣可以臊子面和擀麵皮為核心開發西府民俗小鎮。

近期新開工的西安至法門寺城際鐵路是關中城際鐵路網的重要組成部分,線路由西安北客站引出,利用在建西銀高鐵至乾縣站,新建雙線經乾縣、扶風、法門寺、眉縣、周至、戶縣,終點引入新西安南站,正線全長239公里。如果能將這條城際鐵路向西擴展到寶雞市區,經太白山、炎帝陵、大散關、 雍城遺址、岐山縣,將西安、咸陽、寶雞形成全域旅遊的閉環,這將是關中旅遊質的飛躍。

還有向東與天水聯合打造中華文化肇始之源文化帶,史前文明的三皇指伏羲、神農(炎帝)和黃帝,其中伏羲故里在天水、炎帝故里在寶雞,伏羲在卦台山創畫先天八卦、炎帝在陳倉創始農耕,這充分說明陝西和甘肅交界處的秦嶺山脈是中華民族的歷史發祥地,還有周人、秦人均在天水與寶雞之間發展壯大,先秦文化又是中華正源文明的源頭,因此寶雞和天水如果協同打造中華文化肇始之源文化帶,這塊神奇的土地將會爆發出不可阻擋的民族力量之源,這將成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文化源頭。

寶雞轉型,方始未興,五年為期,靜觀其變。是可謂我們此次寶雞之行、寶雞之問的初衷。

西寧的理想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