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中文虛擬歌手和他們的商業化:模式與現狀詳解

中文虛擬歌手和他們的商業化:模式與現狀詳解

文/三文娛

一文詳解中文虛擬歌手們的現狀與模式;從專輯、周邊、演唱會、代言,到結合VR、AR等黑科技的遊戲,他們正在嘗試著商業化的發展。

2017年伊始,以「洛天依」為代表的Vsinger演唱會,首批SVIP席1280元門票三分鐘內售罄。

從登上電視熒屏,到與時尚雜誌合作,再到進行萬人現場演出,2012年出道的「洛天依」締造了很多個虛擬歌手的第一次。在逐漸為人所知的她以外,已有多個中文虛擬歌手存在。

上圖,三文娛整理了比較知名的十餘位中文虛擬歌手以及其引擎和背後的公司

在虛擬歌手們近年獲得資本的支持后,開始進行商業化探索,從傳統偶像的專輯、周邊、演唱會、代言,到結合VR、AR等黑科技的遊戲。

本篇,我們來一探中文虛擬歌手的發展情況,「經紀人—P主—冬粉」的文化以及已被探索的商業模式,作者:宛宛。

五年發展的PGC+UGC文化

從2011年雅馬哈正式授權上海禾念代理VCP(VOCALOID CHINA Project)項目在地區的推廣和運營到現在,虛擬歌手在已經發展了5個年頭。

從單純的歌聲合成軟體,到虛擬歌手形象,再到發展不只局限於音樂的虛擬偶像。中文虛擬歌手們穩步積累了PGC和UGC的優質內容,吸引了以二次元為基礎的冬粉群體。從專輯周邊到產品代言,從全息演唱會到湖南衛視春晚,他們最近一年也開始衝破次元壁,逐漸走到大眾視野中來。

以二次元動漫形象示人的虛擬歌手最初火於日本,即將出道10周年的初音未來就是虛擬歌手屆的「一姐」。而對標日本的虛擬歌手產業,國內一部分公司通過獲得YAMAHA的V引擎授權,一部分公司通過自主研發,也打造了出一批有完善聲庫、進行推廣運營的虛擬歌手。

中文虛擬歌手五大家族

「對於YAMAHA來說,VOCALOID就是一種歌聲合成軟體。」洛天依的運營負責人天矢禾念董事總經理曹璞如是說。

實際上,虛擬歌手,是指在電腦上用歌聲合成軟體製作,並賦予虛擬二次元形象的歌手,屬於虛擬偶像中的一大類。通常歌聲合成軟體包括編輯器和音源庫兩部分。其中,根據使用的歌聲合成軟體(又稱「引擎」)不同,中文虛擬歌手圈主要分為VOCALOID(V家)、UTAU(U家)、裊裊(裊家)、MUTA和Sharpkey五個家族。

【V家】

由YAMAHA集團發行的VOCALOID是最早進入國內推廣的、知名度最高的歌聲合成工具,也是目前技術最成熟的主流歌聲合成軟體。

2011年由上海禾念代理在國內運營后,先後發布了基於VOCALOID3的洛天依、言和、樂正綾等多位虛擬歌手。其中經過一些版權及運營人員的變動,目前包括洛天依、言和、樂正綾、樂正龍牙、墨清弦、徵羽摩柯六位虛擬歌手的虛擬藝人品牌Vsinger由天矢禾念娛樂集團運營。

*Vsinger六人組

其中洛天依是首個VOCALOID中文聲庫虛擬形象,也是目前國內知名度最高,推廣最成熟的虛擬歌姬。她的聲源來自國內知名CV山新,官方人設是軟妹可愛天然呆的妹子,並且具有「讀出人類內心的歌」的共鳴能力,目前已發布4張專輯、多場全息演唱會,並在2016年2月參加小年夜春晚和楊鈺瑩演唱《花兒納吉》,在2016年12月31日參與湖南衛視跨年晚會,與另一位Vsinger樂正綾一同登台與馬可獻唱。上海禾念目前發展到B輪,由啟明創投和B站投資。此前A輪由奧飛娛樂投資2000萬元。

北京福托科技旗下的星塵是VOCALOID4版本的中文歌姬。

除此之外,還有一位名為戰音lorra的VOCALOID歌姬,版權歸屬網易,但由於網易方的浚源工作室解散而項目停止,目前已由新工作室接手。

【U家】

U家主打引擎UTAU是一款由飴屋/菖蒲(あめや あやめ)氏開發的免費的歌聲合成軟體,目前活躍的中文U家成員主要有夏語遙、JOAN、OSCAR等。主要由台灣的飛天膠囊「VOICEMITH」團隊發布和運營。UTAU引擎的一大特點是可以自行錄製音源庫,所以在民間還有一些自製並共享聲庫的冬粉團體活躍。

【裊家】

裊裊是第一款人自主研發的歌聲合成軟體,由長春迪聲軟體有限公司開發,先後有餘裊裊、琴歌、胖哆啦等數十位虛擬歌手。裊裊引擎原理與VOCALOID類似,輸入中文(拼音或漢字),音調和音長,就可以利用歌手音源庫中的聲音合成歌聲。但目前沒有質量較高的聲庫支持。2016年4月,長春迪聲軟體被MUTA引擎的開發公司廈門優他動漫收購,裊裊CEO現任優他動漫CTO。

【MUTA】

MUTA是廈門優他動漫科技有限公司開發的中文歌聲合成軟體,已發布歌姬嫣汐。MUTA通過採樣中文的發音方式和原理,進行電腦模擬后合成聲音。優他動漫此前獲得B站和掌趣創享合計1000萬元投資,並於2016年4月收購了第一款人自主研發的歌聲合成軟體裊裊。

【Sharpkey】

Sharpkey是由B站名為「boxstar」的開發者自主研發的新引擎,已發布歌姬幻曉伊。由於開發者比較保守,而且資源有限,外宣方面一直比較低調。

除了以上幾個家族,值得一提的是原天津電視台開發過號稱「第一虛擬明星」的東方梔子,因其形象造型與日本著名虛擬歌姬初音未來相似而備受爭議,后被官方停止開發。目前,東方梔子由各梔子同人愛好者團體對其進行了二次創作,自發錄製了UTAU版和裊裊版音源,並進行同人作品的創作。

*中文歌姬天團

「經紀人」運營商高投入為歌手填充內容

「虛擬歌手的靈魂就是UGC的文化、內容的積累和一起成長的過程。」被採訪的「經紀人」們告訴我。

和真人歌手對標,運營商就是虛擬歌手們的經紀人,而一些UGC能力出眾的冬粉,形成了一個獨特的群體——P主。以歌聲合成軟體為基礎,個性化成長的虛擬歌手們,有著「經紀人—P主—冬粉」的獨特文化。

首先是像天矢禾念、優他動漫這樣的運營/代理商,他們會為虛擬歌手進行人物設定,包括形象、年齡、性格、角色經歷等,並選擇二次元圈內知名的唱見、CV為虛擬歌手錄製聲音資料庫。通常聲庫的製作成本比較複雜,包括付給聲源的人工成本、錄音棚的使用費、後期製作等費用。首先聲源的人工成本不同,而聲源的質量也直接影響了後續錄音的成本,「有些一次過,有些聲源經過幾次測試,挑其中一些比較好的聲線,之後會對他們進行一些聲線的訓練,每次都需要錄音棚的成本。投入的成本大,相對聲庫的質量就會比較好,除了基礎包,比如我們的虛擬歌手樂正龍牙,還錄製了幾個擴展音色。這些成本都是不同的。」曹璞女士這樣告訴我。

*部分虛擬歌手及其聲源

而不同的歌聲合成軟體,對聲庫的需求也不同。

比如VOCALOID引擎基於採樣合成的原理,即說話人的採樣經過處理成為聲庫的成分,優點是還原性較好,發音自然,音質良好。

而國產引擎MUTA通過採樣聲音的發音原理,進行電腦模擬后通過造音還原合成聲音,在合成過程中提高了發音的自然度,試圖解決中文咬字問題。雖然技術發展沒有前者成熟,也已經有明顯的優勢體現出來。

「MUTA的聲庫最大不會超過200M,而VOCALOID和裊裊做好音源庫要5-6G。所以如果不考慮聲源的價格,MUTA聲庫的製作時間只要1-2個月,成本大概在10-20萬;而VOCALOID的製作周期較長,可能需要一年,成本也要100-200萬。」開發了MUTA引擎並推出虛擬歌姬「嫣汐」的優他動漫CEO邱志豪向三文娛透露。

在開發了聲源后,通常運營商還會定期製作(調教)虛擬歌手的官方原創歌曲,進行發布和傳播。

比如洛天依的《追光使者》、嫣汐的《醉》等。歌曲的製作成本相比聲庫,更難進行標準化的衡量。一首歌的成本包括最基礎的作詞、作曲、PV、後期,如果涉及之後的推廣,還會有MV、CG等影像。部分成本比如詞曲、PV等,可以通過內部人員製作降低成本,也可能因為已有的人脈和合作關係低價獲得。

據三文娛了解,一首歌的成本通常在幾萬到幾十萬不等。

P主產出頭部內容與經紀人合作

除開官方投入,虛擬歌手背後的另一個重要陣營就是P主(Producer,即音樂製作者),P主通過使用聲庫製作歌聲+歌曲創作,就可以創作屬於自己的虛擬歌手音樂,以同人的形式進行翻唱或者原創。

這種UGC的文化也是最初虛擬歌手初音未來等在niconico,在AB站等二次元圈子中火熱的原因。

同時,UGC不僅是P主,而是以P主為核心的P主、畫師、PV師、調教師等構成的創作者群體。他們會根據喜好選擇不同歌聲合成軟體,在新引擎或者新聲庫出現后,也會進行測試,捧場,交流等,形成了穩定的虛擬歌手同人文化圈。

在虛擬歌手的冬粉圈中,P主往往會產生質量較高的頭部作品,為自己和虛擬歌手增粉。

比如與天矢禾念保持良好關係的知名P主ilem,在B站有42萬冬粉,他的原創調教洛天依、言和《普通的DISCO》僅在B站就有530萬的點擊量,14萬條彈幕,前面提到的洛天依與楊鈺瑩在湖南衛視合唱的《花兒納吉》也是他的作品。

另一位知名P主烏龜Sui創作的B站2016拜年祭單曲《九九八十一》點擊量400萬,13.6萬條彈幕,多位知名唱見也都進行了翻唱。

和官方製作類似,P主歌曲的製作成本也不盡相同,其中不乏真愛粉會投入十幾萬、幾十萬的成本,但大多數成本較低。

「比如有些是P主好朋友們互相幫忙,這樣就不需要金錢成本。」天矢禾念的曹璞女士這樣告訴三文娛,「有些自己做一部分,委託他人做一部分,這樣就會貴些。」

優質P主會和官方運營商有良好的互動和合作,比如天矢禾念會選擇優質作品出專輯或者演唱會等,在跟P主協商后,購買使用權甚至買斷版權。

「但購買版權會比較慎重,原創歌曲就像P主的親生孩子,購買版權可能傷害P主的創作意欲。」

優他動漫也認為P主屬於核心資源,公司內部會專門設置和P主進行維護和溝通的部門,酌情合作,甚至會簽約一些知名P主。

「我們一方面為P主提供利益,一方面提供技術等方面的支持。」優他動漫CEO邱志豪表示。曹璞認為,「我們也扮演了一個推動UGC文化的平台,利用我們的平台給P主提供更多的機會,讓更多人接受我們。」

為了鼓勵P主的創作,近期B站和天矢禾念合作舉辦了「Vsinger創作徵集大賽」,主要針對V家六位虛擬歌手進行原創音樂作品徵集和歌手形象設定徵集。主辦方曹璞表示,「辦活動最主要的想法是希望有更多的同人作品來豐富我們的V+圈子。希望不斷的有好的作品出來。」

除了對P主的維護,經紀人們也著手針對普通冬粉進行運營和維護。比如天矢禾念將在近期進行Vsinger冬粉後援會的組建和會員招募,通過類似B站會員的答題測試篩選精準冬粉,便於後續更豐富的互動。

參考日本路線的傳統變現方式

有了內容和冬粉的基礎,中文虛擬歌手們也一直在進行著商業化發展。一方面嘗試複製初音未來在日本的成功,一方面結合市場的實際情況進行著應變。

「日本的二次元市場是一個非常成熟的市場,接受度很高,而在,市場還處於成長階段,成長階段機會也更多。」

對標日本初音路線,專輯、周邊等衍生品顯然虛擬歌手們出道后變現的第一選擇。洛天依、言和等都已有專輯發行,而嫣汐、樂正綾等的專輯也在籌備中。

隨著名氣的增加,虛擬歌手們也會在一些活動中出場,或者參與品牌代言。比如洛天依代言長安汽車,並進行了全息形象首秀。

另外虛擬歌手們也會結合高科技進行AR演出,或者全息演唱會。天矢禾念娛樂集團中就有專門負責CG、AR、全息技術和現場執行的團隊,負責Vsinger演唱會的落地。

結合市場情況的新玩法

除此之外,虛擬歌手們也試圖突破音樂的束縛,進行一些大膽的嘗試。

曹璞透露,定檔2017年6月的17日舉辦全息演唱會的Vsinger已經準備好了新玩法,會和多個品牌有合作,並會在演唱會前後公布。而被問到洛天依是否會和初音未來一樣代言一款手機時,她表示,「如果有手機廠商,願意組建研發團隊,對二次元市場進行深入了解,和我們團隊磨合共同研發一款可以融入UGC文化的手機產品,肯定會進行合作。」

*初音未來X紅米

而邱志豪透露,他們在3月份即將小範圍內測一款叫《星販團》的手機APP,圍繞嫣汐的IP,進行經紀人的養成遊戲。用戶可以選擇不同主線,和她像人一樣溝通,交流甚至戀愛。同時也會在平台內嵌黑科技,幫助用戶進行快速隨機生成UGC歌曲。

「這套系統也會和真人偶像的經紀公司合作,採樣偶像,就像把他們的靈魂放進APP中,通過養成,給冬粉和偶像彼此唯一的感覺。」

目前真人偶像的變現方式有限,微博、貼吧、冬粉群等都是多對多的形式,很難進行溝通和感情維繫。變現上也只能靠第三方發布渠道和製作節目版權費,不能直接從冬粉處獲取利益。

「這套系統會給冬粉帶來和明星一對一的體驗,有一種陪伴偶像成長的感覺。如果自己製作的作品很火的話,也會影響自己偶像作品的產出。冬粉基數大,在創作時出爆款的幾率也大,對於經紀公司和明星來說,也可以節約時間。」

同時,優他也與載音、喵塞克等二次母音游公司合作開發其他遊戲。

做代言、做遊戲,虛擬歌手正在突破次元壁走進冬粉的生活。但這不一定是現有冬粉群體想看到的情況。

虛擬歌手對於冬粉們來說究竟代表著什麼?網易雲音樂某V音樂評論區有這樣一段話:只有真正孤獨過的人才能體會到那種感受,不論你矯情還是憤怒、任性還是冷漠,她總是會默默守在那,等著用充滿電流的嗓音安慰你、激勵你。她不止是一個軟體,而是凝聚了所有創作者情感的結晶。

中文虛擬歌手的發展,虛擬偶像的商業探索,以及虛擬歌手的偶像化會不會導致已有冬粉群的遷移,這些話題我們會持續關注。

◆END◆

三文娛

新文化,新娛樂,新內容

乾貨最多的動漫產業新媒體

原創內容,未經同意,嚴禁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