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失眠,就是被心火「燒傷」!千年古方滅火治失眠,只有中醫做得到

失眠,就是被心火「燒傷」!千年古方滅火治失眠,只有中醫做得到

(本文由「精誠名醫匯」原創,經平台全網首發)

本文理論依據:《辨證錄》、《傷寒論》

論岐黃之道,謀蒼生之福,歡迎走進「精誠名醫匯」。列位看官,今天要和你說上一病,乃是失眠。閑言少敘,先來看一則真實的醫案。

話說這一天,一李姓男子找到著名中醫學家、傷寒大家劉渡舟先生處求治。原來,此君身為報刊雜誌編輯,患上了嚴重的失眠。每到夜晚就心煩意亂,輾轉反側而不能入睡。到了心煩嚴重的時候,他只能跑到空曠無人的地方大聲喊叫,這樣才會覺得舒暢一些。就診時,此君每天晚上只能睡2到3小時左右,白天昏昏沉沉,整個人幾乎已經崩潰。

卻說這名醫看病,果然有不一樣的地方。劉師經過問診,很快發現問題所在。原來,此君作為編輯,素來喜歡在深夜時分敲字碼字,累了就喝一點咖啡提神。長此以往,竟然造成夜不能寐。再看舌象,此君舌紅無苔,吐出來顏色如草莓一般鮮艷。劉師揣度良久,投下一方。患者連服三劑而睡眠正常,又服了三劑,失眠徹底好了。

列位看官,這位患者服下的是什麼良方?在這裡,「精誠名醫匯」為您列舉——

黃連12克,黃芩6克,阿膠10克(烊化),白芍12克,雞子黃2枚。五味葯,對,就這麼簡單。

列位看官,你可不要小看了此方。此方既然為名家所有,必然有其來歷。它就是化自《傷寒論》里的黃連阿膠湯。它是幹什麼的?張仲景總結道:少陰病,得之二三日,心中煩,不得卧」。後世醫家總結,它是治療心火上炎、心腎不交所致失眠的重要方劑。

列位看官,卻說這失眠一病,原因雖然多種多樣,但心腎不交是其中最重要,也是最為廣泛的一種病因了。所謂心腎不交,指的是腎陰虧虛,不能上濟心火,使得心火獨旺而導致失眠。你看陳士鐸《辨證錄》里就說道:「夜不能寐者,乃心不交於腎也……心原屬火,過於熱則火炎於上而不能下交於腎」。就這名患者來說,經常思考,導致心火獨亢,心陰耗傷,腎水難以上濟。再加上喝咖啡助火傷陰,腎陰虧虛更加嚴重,終於導致這嚴重的失眠。他的舌面無苔,鮮紅好似草莓,就是這心火獨亢的表現(心開竅於舌)。

在這裡,「精誠名醫匯」要插上一句,當代人心火獨旺的現象實在太普遍了。不停思考、精神壓力大、熬夜等因素,讓很多當代人的心頭都燒著一把火。而失眠,恰恰就是被火「燒傷」的表現。

這個時候怎麼辦?應該說,這黃連阿膠湯可以幫我們大忙。

且看前兩味葯,黃芩和黃連,它們是幹啥的?兩味苦藥,專入心經,用來去心火。且說黃芩,性味苦,寒,入肺、膽、脾、大腸、小腸經,功在清熱燥濕,瀉火解毒。那黃連,性味苦,寒,入心、脾、胃、肝、膽、大腸經,功在清熱燥濕,瀉火解毒。這兩味葯,專門用來瀉心火。

接下來我們幹什麼?我們要滋腎陰。這壁廂清降心火,那壁廂滋補腎陰,這才能讓水火既濟。用什麼?用阿膠和雞子黃。阿膠這味葯,性味甘,平,入肺、肝、腎經,功在補血滋陰,潤燥。可以說,滋腎陰,補腎水,這阿膠是非常實用的。《本草綱目》就說:「阿膠,大要只是補血與液,故能清肺益陰而治諸證」。還有那雞子黃,這味葯很有意思。它性味甘,平,入心、腎經,功在滋陰潤燥,養血息風。《長沙葯解》解釋說:《傷寒》黃連阿膠湯,用之治少陰病,心中煩,不得卧者,以其補脾而潤燥也」。這算是雞子黃的妙處之一。另外,還有分析認為,雞子黃作為蛋黃,位於雞子中央。這就相當於心臟中央的心神。所以用雞子黃,就像藥引一樣,可以滋補心血和心陰,專供心神享用,從而讓心神自安,睡眠恢復。

最後,我們看看白芍。此藥性味苦、酸,微寒,入肝、脾經。由於味苦,它可以助黃芩和黃連來清心火。由於味酸甘,所以又能化陰而滋腎水、補陰液。看來這白芍一味,兼顧心腎兩端,妙處自不可言。

總之,這樣一番調理,心火獨旺的問題可以得到很好解決了。這就難怪臨床大家將其應用於實踐,治療失眠而屢顯佳效了。從此案和此方中,我們可以感受到經方的魅力,以及中醫對疾病的獨特認識和思考。列位看官如果想對上方借鑒應用,可以請中醫師辯證指導,隨症加減,以求最佳之療效。

全文完,您有何高見?請在評論區暢所欲言。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