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男閨蜜非要合租逼我怎麼拒絕

男閨蜜非要合租逼我怎麼拒絕

必須承認,我也想和司徒濤上床。否則,我就不會順著他的堅持而堅持。大家都覺得,異性同租也沒啥。尤其是,我與司徒濤這麼「鐵」的哥們。我也不想當他哥們,只是緣分過於殘忍。他有女朋友的時候,我單身。我有男朋友的時候,他失戀。總是,早一秒或者晚一秒。就這麼,生生錯過。

「張莉,你真好!」 當我同意,與司徒濤合租之後——他如此的歡呼雀躍。他與女友,本來準備結婚。剛買下新房,結果卻發生了這樣那樣的事而分手。據說,女方在劈腿。而司徒濤,不過是你愛的替身。無論怎樣,作為朋友的都該出手幫助。雖然,我只是他的異性朋友之一。

我也準備結婚了,只等林志遠援藏回來。那是很偉大的行為,我應該全力支持。只是,這兩年很是難熬。有些時候,電話都打不通。那邊的信號時好時壞的,讓我極其擔心。也不知道,林志遠在那邊過得怎樣。他身體本來就弱,他嘚瑟的表示:「就是去那邊鍛煉的。」可我呢,他就那麼放心?

拍拖兩年,林志遠對我深有了解。當他知道我與司徒濤合租,沒有任何意見:「他照顧你,真好。」林志遠過於單純,以為男女之間也有純粹的友誼。沒有,至少我沒有做到。望著司徒濤,我有千言萬語卻三番四次欲言又止。終於,司徒濤打破可怕的寂寞:「如果,咱們在一起。你說,多好。」

「沒機會了!」「誰說的!」他用他的吻,代替了所有的答案。我要用我的愛,彌補這個曠日持久的遺憾。婚前出軌,很是可恥。但我不想後悔,我想給回憶留下最美好的印象。該發生的,不該發生的都要發生。青春無悔,與愛的人做愛的事——別問,是緣是劫。司徒濤,他也無條件滿足了我。

雖然是司徒濤的主動,但我不答應他能霸王硬上弓嗎?不可以。我與林志遠如常聯繫,也說著將來結婚的種種打算。司徒濤安靜的聽著,然後安靜的抽著煙。不然怎樣?那也是個好男人,司徒濤希望我能幸福。而他不認為,自己能夠給我帶來幸福。多麼可笑哦,我就這麼背負著感情的債。

與真愛的人,相忘江湖。與次愛的人,相濡以沫。真的,真的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