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古人為什麼不「待見」蛇?蛇年災害多荒年多

古人為什麼不「待見」蛇?蛇年災害多荒年多

從現代考古發現來看,人早在遠古時期是非常「崇蛇」的,並將蛇當作民族圖騰。但從秦漢以後,蛇卻漸漸變成了不太招人「待見」的動物。但凡與蛇有關的諺語、成語、歇後語等大多都含有貶義,甚至認為蛇年是凶年、屬蛇的人「命」不好,在12生肖中屬蛇的人被稱為屬小龍……

古人何時起不再崇拜蛇?

1958年,在距今約5500年的甘肅省甘谷縣西坪遺址上出土了一件彩陶瓶,瓶的腹部有一條用墨彩繪出的人首蛇身神怪。此後,在甘肅武山、定西、臨洮等多個地方,都陸續發現帶有這種人首蛇身圖像的文物。這些文物的出土,說明上古時期的人對蛇是相當崇拜的,中華女性人文始祖女媧被設計成蛇身人面,當是當年崇蛇風俗的直接反映,如果那時人討厭蛇的話,是不可能將老祖宗設計成這副怪模樣的。人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討厭蛇的?就考古出土文物中古人對蛇的態度變化信息來看,是一個漸進的過程,應該與「龍」的地位被大大提升有關。

網路配圖

在上古三代時期的夏朝,是絕對崇蛇的時代,但是在到了「禮崩樂壞」的春秋戰國時期,文物中的蛇圖形不再是可愛和令人敬畏的單一面貌了,出現了在今人看來對蛇「不尊敬」的現象,特別是戰國時期文物中,這種現象更明顯。1982年發掘的湖北馬山一號楚墓中出土的絲錦繡上有一幅「鳳鳥食蛇」圖;1987年發掘的太原金勝村晉國趙卿墓中出土的銅器上,出現了「鳥踐蛇」;1992年發掘的山西侯馬晉國鑄銅遺址的中,發現了帶有「獸踐蛇」圖像的陶范。民國時期還出土過被認為是楚王墓的安徽壽縣李三孤堆中的一件「鷹捉蛇」銅器:是一隻張著口的兇猛的老鷹,腳下夾著一隻掙扎的蛇。這些對蛇不再崇拜的現象,學術界概稱為「踐蛇」,即用腳踏或糟踐蛇的意思。「踐蛇」,是古代人征服對手、戰勝邪惡的文化信號,是蛇走下神壇的標誌。「踐蛇」現象的出現,應該是人「厭蛇」的開始。

後來,在稍晚些的文物中,還出土了打蛇和啖蛇的圖案。1978年在江蘇清江市(今淮安市)城南鄉高庄戰國墓中出土的銅器中就有一組打蛇動作的圖像,打蛇者一手高舉,一手提著剛抓到的一條蛇,往蛇身上打;在四川一座東漢墓中,曾出土一件「打蛇石俑」,俑人一手執鏟,一手拿蛇。而在先秦以前,特別是夏商時期,古人視蛇為神靈,是絕對不可能打蛇的,更不會吃蛇。

蛇年為什麼會被認為是災年?

在古代,人們真正開始討厭蛇,應該是蛇與吉凶福禍聯繫到一起時。而這與十二生肖的出現,幾乎是同步的。包括蛇在內的12種動物,是何時被用於紀年的?民俗學家並沒有給出確切的時間點,在先秦《詩經·小雅》中的《車攻》篇里,有「吉日庚午,既差我馬」的說法,但這是不是後世所說的「午馬」?學術界有不同的理解。直到1975年湖北雲夢睡虎地秦墓和1986年甘肅省天水市放馬灘秦墓出土的秦簡《日書》中的「十二獸」被發現,生肖文化出現時間才被大大提前。「十二獸」與後來的十二生肖極為相似,證明生肖被用於紀年,至遲在先秦時。而廣泛運用,最遲不應晚於漢代,東漢王充《論衡》一書中已記載了與如今完全相同的12生肖。奇怪的是,自從生肖開始紀年後,人們發現,每逢蛇年和龍年的時候,年成就不好,災害多荒年多。如北宋趙禎(仁宗)當皇帝期間,龍蛇年便多災,旱澇不均,詩人宋代蘇舜欽《吳越大旱》一詩開始兩句就是,「吳越龍蛇年,大旱千里赤」。吳越一帶本為江南魚米之鄉,這樣的地方大旱,可見年景有多麼恐怖。至今民間還流傳著「丙好吃,丁難過,龍蛇無糧要挨餓」的諺語。類似的說法,在湖北一帶叫 「蛇年不收花,龍年光塌塌。」所以,比蘇舜欽晚一代的蘇軾《冉過超然台贈太守霍翔》亦稱,「昔飲雩泉別常山,天寒歲在龍蛇間」;南宋詩人陸遊同樣相信「蛇年不好」的說法,他在《人日雪》一詩中說,「非賢那畏蛇年至?多難卻愁人日陰。」因為蛇年收成不好,氣候不調,人們把這種自然災害造成的不幸和苦難,統統記到蛇的頭上,進而討厭之。

網路配圖

甚至,在過去算命先生的眼裡,蛇年與龍年還會影響到人類的健康,命數中所謂「歲在龍蛇」,就是這種觀念的反映。據《後漢書·鄭玄傳》,此語出自東漢經學大師鄭玄之口,其本人即身亡其年。實際上,這對蛇和龍都是不公平的,以氣候來說,其變化有一定的規律性,壞氣候的出現周期可能與蛇年、龍年碰到了一起,並無科學依據。民間公認的「牛馬年,好種田」、「羊馬年,廣收田」,認為牛年、馬年、羊年是好年頭等,其實也並不盡然。

涉蛇成語典故為何多為貶義?

蛇的天然惡性影響到多數人對它好感,或許也是一般人多畏蛇的原因。蛇是爬蟲類冷血動物,與其他有足動物形成巨大的反差。雖然大多數蛇並無毒,也不咬人,但因為和人類不親近,最後形成的人文語言環境,使得涉及到蛇的成語或是口頭語大多數是貶義——佛口蛇心、蛇眉鼠眼、龍蛇混雜杯弓蛇影虛與委蛇打草驚蛇虎頭蛇尾春蚓秋蛇蛇蠍為心、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強龍難壓地頭蛇等等,將惡毒、狡猾、可怕、貪婪、難纏、自私、不負責任、心術不正……幾乎都當成了蛇的標籤,貼到蛇的身上。古代人何時拿蛇來開涮?從一些成語出現的時間來看,也集中在先秦時期,這與考古中發現的「踐蛇」現象出現,竟然有時間上的巧合。有個成語叫「封豕長蛇」,便出現於先秦。據《左傳·定公四年》:楚國後裔申包胥去秦國搬救民,求被伍子胥攻下的楚國,申包胥對秦王說的理由是,「吳為封豕長蛇」。封豕,指野豬;長蛇,即大蛇,二者都是對古人有重大威脅的壞東西。後來,「封豕長蛇」一語成了貪婪者的代稱。有一個俗語叫「人心不足蛇吞象」,也是先秦時出現的。這個可以從戰國楚國詩人屈原《天問》中找到印證,裡面有「一蛇吞象,厥大何如」一語。這些都是古人「厭蛇」情緒的在語言學上的反映。

「虎蛇如刀斷」是怎麼回事兒?

人們將對蛇的反感還「連累」到生肖,屬蛇的人一般不會說屬蛇,而稱「屬小龍」。更有一些愚昧迷信之人認為虎蛇「犯相」。所謂犯相,就是兩個不同屬相的人結婚生活到一起是否相宜與和諧,如果不和諧,就稱「犯相」。民間流傳的歌訣是這樣:「羊鼠相逢一旦休,不教白馬見青牛;金雞不與犬相見,兔子見龍不長久;虎見蛇如刀切,猿猴見豬淚交流」。有的地方簡而言之:「白馬犯青牛,羊鼠一旦休;龍兔雲端去,雞狗不到頭;虎蛇如刀斷,亥豬怕申猴。」這意思是說,羊鼠、馬牛、雞犬、兔龍、虎蛇、猴豬屬相的男女不宜走到一塊,否則不會幸福。如何不幸福,民間還有具體說法,如「白馬怕青牛」,具體解釋是「只為白馬怕青牛,十人近著九人愁,匹配若犯青牛馬,光女家住不停留」;「羊鼠一旦休」,則是「羊鼠相交一旦休,婚姻匹配古人留,諸君若犯羊與鼠,夫妻不利難則久。」顯然,這是將動物界的利害和共存關係,挪到人們婚姻上面來,純屬滑稽。

網路配圖

「犯相」說是人類對動物的厭惡情緒在民俗學上的反映,其理論來源是傳統的五行相生相剋原理。相對應的,還有最佳結合,如,屬蛇的與屬虎的不適合,「虎蛇相鬥」,但屬蛇的與屬兔的結婚,在民間看來卻是絕配,在山西、陝西、甘肅一些地方,便有「蛇盤兔,必定富」的說法:「喜珠石榴蛇盤兔,榮華富貴必定定」。具體來說,「男屬蛇,女屬兔,男女配婚好姻緣」。所謂「蛇盤兔」,本是堪輿學的專用術語,「風水寶地」中一種地勢叫「龍盤兔」,傳說祖墳葬在這種地方會發家,於是「蛇盤兔」概念被移植到了婚俗上來。應該注意的是,不只是人厭蛇,西方人對蛇也不是太喜歡。《伊索寓言》中那個《農夫與蛇》的故事,就是西方人厭蛇情緒的代表性反映。西方人的厭蛇情緒由何而來?這與西方人的宗教信仰有關,因為蛇曾引誘過西方人心目中的聖女夏娃,所以認為蛇很壞。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