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官員數十年「守身如玉」,退下來之後開始貪了?

官員數十年「守身如玉」,退下來之後開始貪了?

撰文 | 孟亞旭 編輯 | 張偉

5月18日上午,浙江省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江蘇省委原常委、秘書長趙少麟單位行賄、騙購外匯一案。

經審理查明:2007年至2014年,趙少麟在充任其子趙晉實際控制的公司總顧問期間,夥同趙晉請託他人為其公司非法經營房地產項目提供幫助,并行賄價值人民幣444.895萬元的財物;幫助趙晉採用偽造對外貿易合同、虛構向境外支付費用手段騙取有關機關審批文件用於騙購外匯並匯至境外,共計美元4170萬餘元。最終,趙少麟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

趙少麟

2007年的時候,61歲的趙少麟已經退居二線,不再擔任省委常委。也就是說,經審理查明,趙少麟是在退居二線之後才開始貪的。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縱觀目前已經宣判的落馬官員,像趙少麟這樣從退居二線之後才開始貪的非常少見。但大家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這些老虎是從當官的哪一年開始貪呢?

失守的時間

根據法院審理查明的情況,落馬官員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貪腐的並不在少數,比如下面幾位:

姓名職務法院查明的貪腐開始時間獲刑
申維辰科學技術協會原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1992年,山西省體育運動委員會主任無期
季建業南京市原市長1992年,江蘇蘇州市吳縣縣委副書記兼太湖度假區工作委員會書記15年
白雪山寧夏回族自治區人民政府原副主席1994年,寧夏銀川市郊區副區長15年
毛小兵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寧市委原書記1995年,青海省錫鐵山礦務局副局長無期
何家成國家行政學院原副院長1995年,華星物產集團有限公司總裁9年
陳安眾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1996年初,湖南省衡陽市委副書記12年
陽寶華湖南省政協原黨組副書記、副主席1996年,岳陽市委書記11年
栗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1996年,新疆輕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12年
李東生公安部原副部長1996年,中央電視台副台長15年
姚木根江西省原副省長1998年初,江西省政府辦公廳副主任13年
楊剛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原副主任1998年4月,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事廳黨組書記12年
譚棲偉重慶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1998年,重慶市南岸區區長12年
韓學鍵黑龍江省委原常委、大慶市委原書記1998年,黑龍江省貿易廳副廳長12年半
李春城四川省委原副書記1999年,成都市副市長13年

這種情形當然與落馬官員的年齡有關,當時他們正是三四十歲的年齡,崗位也升到了一定程度,有些人就開始把控不住自己。

說到崗位,政知局的兄弟公號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還刊發過《這21隻老虎,當多大官就開始貪了?》一文(關注政知圈回復20160508可見),文中提到,不少落馬官員的貪腐崗位多集中在廳級。

但也有一些老虎,幾乎從進入仕途的一開始就開始貪。

比如公安部原副部長李東生,法院認定, 他在1996年擔任中央電視台副台長時就開始謀取不正當利益。他1978年從復旦大學新聞系畢業后就進入中央電視台,此後歷任新聞部時政組副組長、政文部副主任、新聞採訪部主任、新聞中心主任等職務。副台長是他在中央電視台的最高職位,如果聯繫到他之後在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中宣部、公安部的仕途。那麼,中央電視台副台長僅僅算是他仕途的開始,也是由新聞人向官員轉向的一個節點。

還有寧夏回族自治區人民政府原副主席白雪山。法院認定,白雪山的受賄,始於1994年擔任銀川市郊區副區長時。白雪山從1984年開始在銀川市郊區第二建築工程公司工作,於1993年到了銀川市政府駐上海聯絡處,而「銀川市郊區副區長」職務,是他進入仕途的第二個崗位。

也有一些官員,忙忙碌碌半輩子守住了底線,卻在最後一個崗位上栽了跟頭。遼寧省政協原副主席陳鐵新便是如此。陳鐵新在團口(共青團瀋陽市委副書記)、企業(瀋陽國際經濟技術合作公司副總經理)、市直機關(瀋陽市旅遊局局長)、政府一把手(丹東市長)等崗位上歷練過,於2008年到了仕途最後一站——朝陽市委書記,5年後退居二線。法院查明,正是在2008年,陳鐵新於朝陽市委書記任上開始受賄2195餘萬元,獲刑13年9個月。

陳鐵新

空降與企業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有一些官員是在空降后開始貪腐的。法院認定他們開始貪腐的時間,正是作為「空降兵」履新地方后的第一個崗位。

姓名職務法院查明的貪腐開始時間空降時間
冀文林海南省原副省長2000年下半年擔任四川省委常委辦公室副主任時2000年4月從國土資源部空降四川
金道銘山西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2007年上半年擔任山西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時2006年8月從駐交通部紀檢組組長任上空降
楊魯豫濟南原副書記、濟南市原市長2004年擔任濟南市委副書記時2003年5月從國家建設部空降山東

大家都知道,國企高管「商而優則仕」是常見現象。但有些人是在管企業之前就開始貪,有些人則是在國企任上開始貪。

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寧市委原書記毛小兵是在1995年擔任青海省錫鐵山礦務局副局長時開始貪,十幾年後的2009年,他似乎迎來了一個仕途高峰,從西部礦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任上轉任西寧代市長。而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栗智是在1996年擔任新疆輕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時開始「失守」,上海市委原常委、副市長艾寶俊也是在2000年擔任寶山鋼鐵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時開始貪腐。

再舉兩個例子。2004年是國務院國資委原主任蔣潔敏仕途的轉折點,那年4月,他剛剛從青海副省長任上調入中石油。正是2004年,蔣潔敏在中石油副總經理任上開始收錢,也是那一年,他為他人開展經營活動提供幫助,致使國家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再比如國家行政學院原副院長何家成的受賄始於1995年,當時他剛剛從國內貿易部政策體製法規司司長調任華星物產集團有限公司總裁

何家成

不過,也有人在離開國企之後才開始收錢。比較典型的如2008年在山西省副省長任上開始收錢的太原市委原書記陳川平,他當年剛剛從太原鋼鐵集團離開。

一把手和實權部門

擔任市委一把手時開始收錢,是不少老虎的「通病」。

比如安徽省原副省長倪發科、安徽省政協原副主席韓先聰、安徽省原副省長楊振超等,收錢的起始崗位,都是擔任市委書記時。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發現,也有不少老虎長期在一個部門工作,一步步升任領導后,開始伸長了手。

比如一審獲死刑、二審維持原判的內蒙古自治區政協原副主席趙黎平,法院查明他從2008年至2010年利用擔任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廳長的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利,非法收受2368萬。趙黎平於1990年8月進入內蒙古公安廳,此後歷任刑偵處處長、辦公室主任、副廳長等職務,最終在廳長任上開始受賄。

黑龍江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黑龍江省農墾總局原黨委書記隋鳳富,也是如此。法院查明他收錢始於2003年擔任黑龍江省農墾總局九三分局局長時。隋鳳富自1977年開始就在黑龍江省農墾總局工作,從八五七農場二十九隊職工干起,歷任十五隊隊長、農場場長等職務,當上九三分局局長之後,他開始貪了。

還有一些老虎,是轉到實權部門后開始貪腐。

陝西省政協原副主席祝作利自2006年開始貪腐,當年他剛由陝西省委副秘書長(正廳級)調入省發改委擔任副主任。

山西省政協原副主席令政策是2001年擔任山西省發展計劃委員會副主任時開始收錢,他是在2000年剛剛從山西糧食局調入那裡的。

山西省委原常委、秘書長聶春玉的貪腐始於2004年任呂梁市委副書記時,而2003年他剛從山西省政府改革與發展研究中心調入呂梁。

廣西壯族自治區黨委原常委、南寧市委原書記余遠輝2006年擔任梧州市市長時開始貪,當年他剛從共青團廣西壯族自治區委員會書記任上調入梧州。

資料 | 新華社 人民網等

校對 | 李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