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小說:怎麼花錢你才最有幸福感?

2017/06/17

第1章:陌生而危險

「顧晚,這把剛好輪到你,敢不敢玩一把刺激的?」身邊,劉明推了推顧晚,問她。

聞言,顧晚挑唇,聲音冷艷:「你的意思是?」

「現在看向門口。」劉明慶指了指酒吧入口處,說:「稍後會陸續進來人,那麼遊戲規則是,從現在起進來的第一個男人,你要上前去解開他的襯衣紐扣,贏了,我喝掉這瓶白酒,,反之,你喝。」

「幾顆?」有同學起鬨。

「最少三顆……」

聽到這個提議,顧晚第一時間是打算拒絕的,顯然,劉明也料到這點,先一步開了腔:「怎麼,顧晚,你該不會是太在乎你的未婚夫,所以膽怯了吧?」

在乎么?

她和他沒有半毛錢的感情,又談什麼在乎?

可要說沒有感情,卻又定過婚。

劉明剛剛的提議很大膽,不免讓人有些緊張,但輕易服輸又不是顧晚的風格,她穩了穩心神,轉瞬,是一抹明媚的笑:「好,等著。」

眾人的情緒被勾了起來。

顧晚起身,朝門口走去。

她很高挑,身上透著一種獨有的氣質,清純,甜美,冷艷,優雅,集齊了多種元素的融合,叫人一眼看上去,就能有種十足的驚艷感。

迷離的燈光閃爍,有人走了進來。

他剛毅的線條倨傲有型,性感的唇微抿,英挺俊美的身材,還有全身散發的優雅氣質,高貴而疏離。

「先生。」

穩了穩心神,顧晚叫住了他。

男人挑眉,看向顧晚,黑色的眸子中隱隱浮動著不見底的深邃。

「你襯衣上的紐扣格外別緻,能否讓我看一眼?」這個穿著深色西裝的男人,就連裡面的襯衫都是深色系的,讓她有種感覺瀰漫。

似乎,他是個危險的男人。

顧晚覺得有些難度,但還是說出了口。

他剛毅的眉峰微微一挑,薄魅的唇不著痕迹地牽動了一下,似乎對於這個要求很意外,而感到新鮮,他抬步,朝她走近。

隨著男人的一步步靠近,不知為何,她的心莫名的慌亂起來,周遭的空氣彷彿凝結,似乎,她可以感受到來自男人身上淡淡的煙草氣息。

終於,在距離顧晚一步的距離,他停了下來。

「你想怎麼看?」他薄唇一扯,淡淡地問她。

顧晚下意識的看向他,「解開。」

他眯眸。

下一瞬,顧晚被他環在了懷裡,那好聞的淡淡麝香瀰漫而來,陡然,她的身子一顫,因為她的手被男人抓起,放在了他的胸膛上,男性氣息將她緊緊包裹著,陌生而危險。

「放開我……」下意識的,她抗拒的想要推開他。

「不是你提出要求的?」他的氣息低低揚起,就像清風吹拂水面,低沉而邪魅,矜貴而優雅:「怎麼,現在怕了,想要退縮?」

「我沒有。」顧晚否認,心跳抑制不住的加快,她的長指被他帶著纏繞到紐扣上,有那麼一瞬,接觸到他的肌膚,心中立刻激起驚顫。

「看來,你並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麼奔放,而是骨子裡深深流淌著女孩的青澀。」過於低暗的聲音中透著一絲笑謔,不輕浮,反而沉穩深邃。

籠罩在屬於他的氣息里,顧晚清晰感受到他的心跳聲,沉穩有力!

她下意識避開男人炙熱的氣息,長指快速的挑動,解開了他的三顆扣子:「謝了。」

舒緩了口氣想要離開,然而卻被男人一把拉住。

顧晚一愣,水眸泛起疑惑對上男人深邃暗烈的黑眸。

穆天爵看著懷中的女人,她身上有種淡淡的香味,是那種致命的女人香,令他胸腔處騰起男性的衝動,他俯頭,薄魅的唇近乎貼在她的耳畔:「我幫了你,你拿什麼來作為回報?」

「什麼?」

「還是說,你想做我的女人?」

顧晚倏然瞪大了眼睛。

此時,她更肯定了這點,眼前的這個男人是頭黑豹,高度危險。

見她驚慌,他沉眸。

這邊有人恭敬的朝他走來:「穆總,他們已經在樓上等您,是否現在過去?」

聞言,他眉峰微微挑動,下一瞬將她鬆開來,開口的話語意味深長:「我們還會再見,而且——不止一次!」

他說完便往前走去,沒有給顧晚反應的餘地。

還會再見的?

他的語氣似乎很肯定,有種運籌帷幄的感覺,更是讓人感受到一股子……神秘感!

顧晚看著男人的背影,他上了樓,側面的臉部線條清晰分明,他的眸精光深邃,具有強大的磁場,能夠讓人輕易吸進去,高挺的鼻樑儼如精心雕琢一般,還有那薄薄的唇如此好看,卻透著令人不敢褻瀆的權威!

指尖還留有男人的溫度,她勾唇冷哼,並沒有在意他剛剛的話語,抬步往吧台走去。

真心話大冒險的遊戲繼續著,好不熱鬧,因為是離別前的同學聚會,所以,大家都喝開了。

顧晚也喝了幾杯,微醉。

一樓不設洗手間,她踉踉蹌蹌的上了二樓,眼神一恍惚,她推開了包間的門。

霎時,裡面的人都看向了她這個『不速之客』,中間為首的男人看到顧晚,幽深的眸光一眯。

他健碩結實的雙臂看似慵懶地搭在沙發背上,高大的身軀散發著矜貴疏離的氣息,鷹眸中透著令人讀不懂的深邃,他揮手,眾人退了出去。

顧晚揉了揉眼眸,她似乎走錯了地方。

耳邊傳來了男人沙啞低沉的聲音,別具魅惑力——

「你來找我?」

第2章:心跳加快

「抱歉,我走錯地方了。」醒了醒神,顧晚脫口而出,她轉身就要走。

穆天爵薄唇輕挑,諱莫如深的聲音響起:「來了又要走?」他站起身來,高大的身影壓下,帶給人無形的壓迫感,讓顧晚一陣心慌,他說:「欲擒故縱?」

顧晚讓自己鎮定下來,淡淡的開口:「我想你誤會了。」未免男人多想,她解釋道:「我只是想去找洗手間而已。」

「一個女人想要解開一個男人的紐扣,你覺得,這個動作會不會讓人遐想?」他指關節分明的敲了敲桌面,節奏感很強,讓顧晚的心跳了跳。

她緩住情緒,清冷著聲音,十分的疏離:「剛剛只是因為在玩大冒險,所以上前,如有打擾,還請見諒。」

穆天爵英挺的眉峰微微挑起,深邃的薄唇勾動,聲音磁性而沙啞:「我還以為你在暗示我什麼呢!」

與男人過於沉烈的眸對視著,看著他那張英俊的臉頰,被燈光映得完美無懈可擊,顧晚皺了眉,她揚唇:「我對大叔不感興趣。」

這麼說,就能杜絕男人胡想一切。

扼殺掉他的非分之想。

「大叔?」穆天爵唇角微彎,那雙精光的眸子暗沉了幾分,瀰漫出一層奇異的色彩:「我看上去有這麼老?還是,現在的女孩子,都喜歡用這兩個字來調情?」

他跟老根本挨不著邊。

他只是成熟,優雅,具有絕對的男性氣息,而這些,都是女孩子喜歡的氣質。

顧晚不禁覺得他氣場太過於強大,不論她說什麼,對方都能夠輕言兩語的反駁回來,而且,堵得她根本沒話說。

攏了攏身上的衣服,顧晚不願再耽擱片刻,扯唇到:「再見!」

他彎唇:「你還想見?」

他笑起來的樣子十分好看,讓人迷醉,不自覺的沉淪……

顧晚皺眉,在離開之前冷艷的回絕:「再也不見!」

望著她的背影,穆天爵諱莫如深的眸子微微眯起,見或者不見不是她說了算,只要他想,隨時都可以見到。

譚助理走了進來,將資料恭敬的遞給男人:「爵爺,這是她的資料。」

「顧晚,唐明瑞的未婚妻……」藍色的火焰升起,穆天爵點了根煙,明明滅滅間看不到他的表情,能感受到的是那幽冷的聲音,異常複雜:「機票定好了嗎?」

「已經準備妥當,隨時都可以動身。」譚助理詢問穆天爵:「秘書處那邊已經定好了酒店,還是您直接入住到……」

「聽說最近他都住在酒店,沉溺在溫柔鄉里?」助理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穆天爵打斷。

譚助理清楚男人口中的他指的是誰,連忙開開:「是的,在南城酒店。」

「先去會會他。」他幽冷的聲音回蕩在包廂里,透出刀劍即將出鞘的光芒來,他起身,這一片燈光都被覆蓋籠罩,氣勢渾然天成。

轉瞬,已是次日。

航班很準時,飛機降落到了安城,拖著行李箱往外走,顧晚深深吸了口氣。

外邊,有人朝她走了過來。

「顧小姐,您好,我是唐家的司機。」司機介紹著自己,伸他手接過顧晚手中的行李箱,親和有禮的說到:「是老爺讓我來接您的,車已經在外邊備好。」

「謝謝。」顧晚微笑:「還是我自己來吧。」

「顧小姐您不必客氣……」

出了機場,司機替她將行李箱放到後備箱,隨即發動車子朝唐家駛去。

八歲,在很多記憶還沒有生成的時候,她就被唐慶生帶回了唐家,十八歲,她在唐慶生的指示下和唐明瑞訂婚,之後她出國留學,直到現在重返唐家,而且是以唐家準兒媳的身份歸來,這種感覺多少有些怪異。

路程大概是一個小時的時間,車子停好以後,司機恭敬的幫她取出了行李箱,顧晚看著眼前的別墅,抬步走了進去,玄關處,她還沒抵達客廳,耳邊,尖銳的女聲先一步響起——

「什麼?唐慶生你是不是瘋了?怎能引狼入室?」

「他為什麼就不能回來?」

「這麼多年沒有回來,偏偏這個時候想入侵唐氏,怎麼,難不成你想把唐家交給他個外人不成?」

顧晚擰了擰眉,她即使沒有看見人,也能聽出聲音來。

那道沉穩的男聲是唐明瑞的父親唐慶生的,而那道尖銳的女聲,則是遲娟的。

「入侵?外人?」唐慶生冷哼,「他是唐家一份子,不是外人,說到公司,他能力不可小覷,闖下一番事業,現在肯回來進入唐氏,我不覺得這是壞事,換句話說,他更能帶領唐氏集團邁向更高的一層樓。」

「唐慶生,你這麼看好他,該不該是想讓他取代明瑞的地位吧?」

「明瑞的職位還是一樣,至於他——」

遲娟緊張的看著唐慶生。

唐慶生開口,一字一句鏗鏘有力:「會接管我的位置。」

門口,顧晚很是震驚。

唐明瑞有一個哥哥?

待在唐家那麼多年,她都不知道這個消息,現在陡然聽到,自然是覺得太不可思議。

再聽到遲娟的反應,看來這位「大哥」並不是她所生的,而是唐明瑞同父異母的哥哥。

「什麼?」遲娟不可置信的看著唐慶生:「你是不是瘋了?」

唐慶生冷哼一聲,沒有再理會遲娟,他抬步朝門口走去,眸光一定:「顧晚?」

被發現她的存在,顧晚朝著唐慶生喊道:「叔叔。」

在唐家,只有唐慶生對她最好。

「什麼時候到的?怎麼沒進來?」唐慶生招呼著顧晚,面上有著慈善的笑,與之前的爭執相比,多了份親和。

看到顧晚,遲娟冷冷的坐在沙發上,顯然並不歡迎她的到來。

「剛到。」顧晚回應著唐慶生,她看向遲娟之時,並不在乎她的態度,只是禮節性的上前,淡漠的喊了她一句:「阿姨。」

遲娟譏諷的笑,並沒有理會顧晚。

幾年前訂婚這件事,遲娟是一百萬個不同意,可是唐慶生做了這個決定,因為唐家的繼承權,所以遲娟不想鬧翻臉,但這不代表,顧晚就能成為她的兒媳婦。

唐慶生皺眉不悅,他怕顧晚尷尬,便開口:「一路過來很疲憊吧?先上去休息休息,晚點我讓明瑞趕回來。」

顧晚要回來的消息,唐明瑞肯定是知道的,只不過未曾露面,這是在告訴她,這場婚姻,他唐明瑞是厭惡的。

正合此意。

顧晚此次回來,便有解除訂婚的打算。

「明瑞有事,一時半會不會回來。」遲娟冷厲的聲音響起。

唐慶生瞪了她一眼。

「叔叔,沒什麼事的話,那我先上樓休息了。」

顧晚進入了房間,這裡面裝潢很是奢華,精緻,華麗,不過她並沒有動半點心。

洗了澡出來,覺得渾身清爽了許多。

「咚咚咚。」

門敲了三聲后,不等她說話,外邊便有人推門走了進來。

第3章:是不是要防著點

遲娟的到來讓顧晚有些意外,還以為這個女人看都懶得看她一眼呢。

「阿姨,你上來找我,是有事?」顧晚淡淡的詢問遲娟。

遲娟眸子犀利,她揚了揚手中的袋子:「你去給我送樣東西。」

送東西?

顧晚看了眼禮盒袋子,輕挑唇角:「家裡不是有司機么?」

這些事,司機直接去做就可以了,來找她是什麼意思?

「這是明瑞等著要用的東西,你替他送過去。」遲娟略顯得刻薄的聲音傳出:「顧晚,別忘了你是想要嫁入唐家的人,怎麼,連我這個長輩都使喚不動你了?」

「可是您在樓下的時候,十分排斥我的到來,並沒有長輩的慈藹。」顧晚看似無害的笑著。

「你……」遲娟頓時憋了口氣,臉色不好。

捋了捋頭髮,顧晚接過遲娟手中的袋子:「地址在哪?」

不想再和遲娟糾纏下去,正好,她也有事要找唐明瑞。

見顧晚提著袋子,遲娟唇角一抹冷意的笑流淌過,她報出了地址:「司機會送你到酒店樓下,房間號是1202。」

「恩。」

顧晚提著袋子下了樓,她沒有興趣去看裡面是什麼東西。

司機將她送到了南城酒店門口,她自己進去。

十六樓,穆天爵雙臂撐開,俯瞰著下面的車水馬龍,猶如雄鷹展翅,霎時,他雙眸一眯,似乎看到了誰?

譚助理正在稟報著:「爵爺,唐明瑞就是個典型的紈絝子弟,成天泡在風花雪月里,不學無術,根本沒有和您抗衡的能力,現在他正在樓下的套房裡享受溫柔鄉呢。」

「這麼快又要見面了。」穆天爵淡淡勾唇:「有意思。」

「什麼?」譚助理上前一步,順著男人的視線看下去明白了過來,他疑惑的看向穆天爵:「爵爺,您該不會是對她有興趣吧?」

穆天爵似笑非笑:「怎麼,不行?」

譚助理愣了下:「可她即將成為唐明瑞的妻子,您是不是要防著點?」

「這婚,他們結不成。」穆天爵收回視線,他朝門口走去:「下樓去看看,她可能會受傷。」

譚助理心驚,穆天爵該不會真的對顧晚動心了吧?

這邊,顧晚還沒有敲響房門,步伐便猛然頓住了……

1202房間里。

叫囂的聲音響起,絲毫不曾遮掩,就這樣明目張胆的傳了出來。

彷彿,是要給誰聽?

「寶貝,舒服么?」一道低沉的男聲響起,如果顧晚沒有聽錯的話,是唐明瑞的聲音,她的結婚對象。

唇角,不由得勾起冷意的弧度。

只是多少還是有些局促,畢竟那臉紅心跳的聲音傳來,她不是沒有聽到,但更多的是……噁心!

遲娟讓她送東西來,就是這份用意?

只不過,她除了反感並不在意。

抬手敲響了房門,裡面的聲音暫時停止,有女人喘了口氣,嬌滴滴的聲音傳出:「明瑞,好像有人敲門。」

「不管她,我們繼續……」

男人薄涼的聲音響起,是一抹冷酷瀰漫。

顧晚反應過來。

看來今晚讓她來,就是想要故意羞辱她的,原本想和唐明瑞談談取消結婚的事,但現在,似乎是不太方便了,那麼就改天吧。

顧晚轉身離去,因為太過於匆忙,在走廊的拐角處,不小心撞到一人?

他的胸膛十分堅硬有力,溫度適中,男性氣息襲來,好聞而陌生,熟悉又危險。

顧晚抬頭看到穆天爵,很是意外:「你……你怎麼在這?」

「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剛剛是你撞的我。」穆天爵唇角揚起優雅的弧度,他魅惑了聲音:「難道是在向我……投懷送抱?」

只是簡單的撞到,卻被他用曖昧的詞語描繪了出來,讓顧晚皺了眉:「借過。」。

穆天爵隨意的瞟了眼顧晚手中的袋子:「給他送禮?」

顧晚沒有注意到他口中的『他』字,腦海中浮現出剛剛叫囂的聲音,有些反胃的揚了揚手中的袋子,轉瞬,遞到了他手上:「送給你了,回報為上次的謝禮。」

他不是說讓她回報么,剛好有件多餘的東西要處理。

穆天爵看到了裡面的東西,他取了出來,有些驚詫的凝著她:「你送這樣的禮物給我?」

聽到疑問聲,顧晚的視線朝著男人拿東西的手看過去,眸子一睜,心緒頓時慌亂。

盒子上清楚分明的寫了三個字——杜蕾斯!

後面,還有三個字在躁動著,是男人需要用的東西,預防女人懷孕用的……

來之前,她根本沒有半點興趣去看是什麼東西,直接想著丟給唐明瑞就好,卻沒有想到遲娟竟然讓她送這個來。

沒有半點隱晦,擺明了就是在告訴她,不喜歡她這個媳婦,對於自己的兒子與別的女人在外面亂搞,她全然不介意還支持,而唐明瑞也不喜歡她這個妻子,所以在她回來之際,故意給她這份難堪。

哼,還真是用心良苦。

穆天爵看著顧晚,剛毅英俊的臉頰線條感分明,深邃的墨色眸子沉穩至極,波瀾不驚,卻在見她一副小動物受驚的樣子之時,眸底深處劃過一抹奇異色澤。

「抱歉,這是個誤會……」

早知道,她就直接扔掉東西好了。

「既然東西都送了,要不要試一試?」

顧晚心頭一驚,她感受到來自男人眼眸中的訊息,那是一種深沉睿智,男性氣息十足的危險光芒。

下意識的往後退去,卻卻男人長臂一伸,將她整個人抱進了懷裡,好聞的氣息蔓延至她柔軟的耳周,「這麼驚慌的想要逃離?」

「我……」長長的黑色秀髮柔順的披散下來,襯得那雙水靈燦動的眸子更加迷人紅唇閃著迷人的光澤,似乎正誘惑著他,顧晚下意識的舔了舔水色下唇。

卻不知,這個動作讓男人喉嚨滾動。

下一瞬,他薄薄的唇壓了下來,含住了她的水色下唇,激烈纏綿……

顧晚瞪大了雙眸,她揚手,掙扎的推開著他。

「放開我。」

她躲開了他的懷抱,努力調整了呼吸。

看著她緋紅的臉,卻又奮力逃竄的模樣,穆天爵不由得眯了眸:「送給我這些東西,卻又讓我放開你?」

「這東西原本不是要給你的。」顧晚幾乎是脫口而出。

其實穆天爵知道不是給他準備的,但聽到她說出來,再想起她是唐明瑞的未婚妻,唐明瑞就住在1202房間里,這麼一分析便得出了結論,多少讓抬頭不舒服,不由得的冷了聲音:「送出這種東西,你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對他人投懷送抱?」

繼續閱讀請點擊【閱讀原文】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立即按讚,感謝大大無私地分享
寫了5860435篇文章,獲得22060
Line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

書名:喜劇作家作者:止庵出版社:中信出版社出版時間:2017年【內容簡介】《喜劇作家》內容簡介:學者止庵首部短篇小說作品,在五部小說中,重溫1980年代,選擇與迷惘,幻想與失去。1980年代,一個正從荒誕中突圍...
"痴人,你又非佛門女尼,勘不破愛欲,何罪之有?"少林方丈玄慈大師,面對甘為自己受罰的葉二娘,說出了這句話。竊以為,這句話甚至可以當做《天龍八部》一書的戲核,因為全書寫的正是一群贖罪的痴人。木婉清喜歡...
《魚尾紋》說的是2004年的事情。和現在,隔著十二年。十二年的光陰,叫做什麼?有叫一輪的,十二年間,我們可愛的值年生肖們從鼠值到了豬;有叫一紀的,歲星(木星)繞地球一周約需十二年,是為一紀。唉,無論一輪或...
生活中有些場景會讓人比較尷尬,比如說和男生約會,對方付了錢之後要求與你AA,就算不怎麼介意都會讓這個男生在女生心裡大打折扣。讓我們來看看哪些星座男吝嗇花錢要AA吧。金牛座:最愛財金牛座的人最拜金,讓他...
《痴人之愛》是一部妖艷的小說。香火與寺廟教堂與柏油馬路每個時代都會根據特定的訴求挖掘文學內部的資源,這就像今天流行的IP產業一樣。閱讀越往深處走越能表達讀者所處時代的理解寬度,質感很強。我們對日本文...
窗外謐靜,夜色迷茫,遠處暖黃的路燈,在不甚明朗的夜空下獨自綻放著寂寞的光暈。俞靜雅手裡拿著一本書細細品味著其中的一句話:「生命像流水,這些不快的事總要過去,如果註定一輩子要這麼過,再不開心也沒用。...
盡覽最美小說《小說月報》1980年創刊於天津,是創刊最早、發行量最大(最高月發行量曾達180萬冊,現仍居全國文學期刊發行量之首)的文學選刊。國家期刊獎獲獎期刊出版政府獎獲獎期刊最受讀者歡迎的50種期刊小說典...
我們相信小說是書目治療中最純粹且最有效的葯。有些小說的魔力在於故事情節,有些是它的文字以安撫或撩撥的方式治療了心理癥狀,有些則是有角色身陷類似的困境,而他們所提供的某種想法或態度具有療效。——《小說...
666~
則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