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國資委專家談美國正滲透巴鐵 中巴走廊風險重重

國資委專家談美國正滲透巴鐵 中巴走廊風險重重

祖國網消息,的一帶一路正在加緊推進,這一倡議對於沿線各國的經濟民生有著巨大的利好,同時也面臨揮之不去的安全風險。究竟面臨什麼樣的風險挑戰?在此,我想談一談自己的分析和見解。

首先,一帶一路要實現版的全球化目標,但當人和的企業走出國門后,就會有深刻體會,我們首先面對的是一個仍然被歐美主導和控制下的世界,這是一個已經被瓜分過的世界體系,它的這個世界運行規則和主要的金融、高科技、大眾傳媒、航道和各種主要是被歐美所主導控制,這意味著我們進入的是一個已經有一個既定的控制規則的體系,而且我們是這個體系的後來者。

第二,我們在提出一帶一路的時候,我們國內還有很多問是沒有解決好,我們看到很多問題,都與我們國內業已存在尚未解決好的問題是密切相關的。

第三,我們在一帶一路國家,比方中巴走廊,我們面對的是綜合風險,不是單一的風險。

第四我們面對的威脅是混合的威脅,我個人做了大膽的預言,未來的主要的國際博弈,都會是以混合戰爭、混合危險的方式,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原有的海外利益保護,包括以軍事力量為主會面對很多的挑戰,因為有些時候有力使不上,不是我們要面對的傳統的威脅。

俄羅斯現在也在研究這一塊,像烏克蘭的混合戰爭。下面以巴其斯坦為例,來重點給大家介紹我們面對的這樣一種複雜的風險挑戰。去過巴其斯坦的朋友都知道,我們說巴鐵、巴鐵,但是巴其斯坦的精英從骨子裡都是親歐美的,而且他們形成了一種政治的集團,就連巴其斯坦城市年輕人也受歐美的影響,所以說巴其斯坦城市的風險反而跟有些歐美很像,它很熟悉社交媒體,很熟悉媒體競爭化的選舉文化,但是它的失業率很高,年輕人對現實的挫折感很強,所以說首先像茉莉花革命並不是在巴其斯坦,我們也知道,這以運動黨為例的,對原來的謝里夫政府造成了很大的衝擊和壓力,而且謝里夫是剛剛下台。

第五是黨派鬥爭致使當地政局相當不穩定,目前巴其斯坦影響國內政局的主要力量集團:執政黨謝里夫已經下台,他們黨內已經推出了他的弟弟,作為下一屆的總理候選人;正義運動黨,這個伊姆蘭·汗,他在年輕人和知識分子裡面很得民心,但是他沒有執政能力,所以說他可以把很多事情攪亂,包括傳統的、人民的,當然在巴其斯坦真正最有影響的還是軍方,包括宗教勢力。

第六,去年巴其斯坦國內形勢很不穩定,有一部分人蠢蠢欲動,一些民眾希望軍方重新接管政權,包括軍方說這個事情跟他們沒有關係的。謝里夫卸任以後這個事情得到了暫時緩解,但是未來巴其斯坦軍方仍然能夠主導巴各派勢力前途。

第七,巴其斯坦各方政治勢力,巴國不像我們國家政府是一個強執行力的政府,中央定的地方會執行。巴其斯坦聯邦政府很難搞定地方政府,包括我們幾個重點項目,像我們的卡西姆燃煤電站,包括卡羅特水電站,都是巴國中央定下來,但是地方卻拖延我們的項目,這種情況以後會長期存在下去,包括腐敗和潛規則。

第八,綜合判斷,巴其斯坦未來政治上可能會有不確定性,第一個是謝里夫總理下台,而且中巴經濟走廊所有的項目其實都是在兩個謝里夫的任上所簽署,這可能會對我們項目一定會受到影響。

第九,巴其斯坦的經濟增長,但是財政情況很不好,它進入償債高峰期,如果它財政情況不好的話,它有沒有足夠的力量去控制當地的安全形勢,這是要打一個問號的。包括巴其斯坦受到一個很大的支持就是來自沙烏地、阿聯酋的財政支柱,但是我們知道未來中東會面臨重大變局,沙烏地面臨很多問題,它能夠給予巴其斯坦的財政援助可能會減少,包括中巴走廊面對風險重重,配套做的很不夠,所以說未來幾年中巴關係是一個相當關鍵的時候。

第十,就是第三國的干預威脅,首先是美國人的巧實力,美國人在巴其斯坦的分佈,主要能夠影響的是巴其斯坦的城市精英和中產階級,美國一是在政界和軍方培育代理人。二是通過它的智庫和NGO進行滲透。三是美國人很重視支持伊斯馬因教派,這個教派是穆斯林中一個相對比較親西方的教派,包括在塔吉克,在中亞,在巴其斯坦都有存在。

鄭剛 國務院國資委一帶一路風險課題組專家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