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講真,吃火鍋遇到你們點的這些菜,我分分鐘想摔鍋!

講真,吃火鍋遇到你們點的這些菜,我分分鐘想摔鍋!

最具爭議的火鍋菜

火鍋源於,

以川渝火鍋為標杆,

正宗麻辣紅鍋的桌上菜

必有鴨腸、毛肚、黃喉

……

蘸碟也絕不將就

一定不能少蒜泥、蔥花、香菜

……

處處精挑細琢

當你翻開食單

是不是總有那麼幾道菜

有的人愛得視之蜜糖

有的恨得視之砒霜

是不是總有那麼幾道菜

讓別個欲罷不能

卻讓你避之千里

……

火鍋還是那個火鍋



趕緊吃頓火鍋



趁天還沒熱,



圖據網路

很多小夥伴喜歡吃腦花,啥子烤腦花、火鍋煮腦花、燙腦花……那簡直是人間尤物。

大學的時候經常跟同寢的一個妹紙混,她是地道的成都妹兒,每次去吃火鍋都被她「要挾」到吃腦花:「真嘞好吃!不信你gao一下嘛」。

愛腦花者覺得腦花口感細膩綿軟,配上佐料味道十足。想象中的腥味完全消失了,總體口感跟那種樂山豆腐腦差不到太多,是燒烤、火鍋、麻辣燙的必選菜之一。

而恨腦花者一如團長,對它一直是無比畏懼,血淋淋的豬腦花想想都覺得反胃,更不說去吃了,沒吐就不錯了。

圖據:@大力扇包子

一直以來,香菜都是極具爭議性的食物了,雙方的人甚至可以為此打一架,香菜的世界如同折耳根的世界,只有好吃和難吃,絕對沒有中間!

對於喜歡香菜的人來說,那味道簡直是吃不夠的人間極品,吃火鍋的時候絕對加半碗香菜的節奏。雖然以前香菜的角色一般都是配角,而現在對於好多火鍋黨來說,香菜已經突破了自己本身的設定,作為一道菜上桌了,簡直是為深愛黨特製的。

對於不喜歡的人來說,那味道簡直是噩夢一般的存在,整鍋都是香菜味道啊喂。

@馮雪:香菜?原諒我一直不愛,總感覺吃了以後嘴裡瀰漫著打屁蟲的味道,表問我為什麼曉得那是打屁蟲的味兒,畢竟農村裡長大的誰還沒手逮過打屁蟲嘛。

要是這兩類人在一桌火鍋上遇到了,大概會引發一場捍衛尊嚴的決鬥吧?想想都覺得刺激!



反正從小我就排斥鱔魚、蛇、蚯蚓這類細長的東西。一直覺得像這些長年生活在水裡的,身上寄居了不曉得好多寄生蟲,對它們一直有種恐懼感。

作為火鍋菜,鱔魚是家家火鍋店必備菜品之一。為了讓食客吃到新鮮感,鱔魚基本是現殺,直接將帶血的鱔魚放進鍋里煮起。

剛破的新鮮鱔段,用筷子一夾,居然還沒死!!在盤裡翻來翻去,嚇得人把筷子丟老遠!有時候,鱔魚菜剛一下鍋,還沒捻上來吃,一會兒全部蹦到了桌子上了。(大寫的驚恐)

然而喜歡的小夥伴們絲毫不會畏懼這些,他們認為爽滑的肉質沒吃過的人不足以談人生!

@程子:土鱔魚很好吃啊,大愛,哪怕有刺也好吃。多煮一會兒,肉質更緊些。像那種肥大肉厚的類型看起很誘人,我個人還是偏愛小隻整條現殺的,巴適。

這位小夥伴,我們可能不能在一桌上吃飯了。

嫩魚片

魚片很好吃,團長很喜歡,光吃涮魚片我不得說你喃。如果吃火鍋,我反正幾乎不會點這道菜。

燙火鍋點這道菜,真的覺得是純屬浪費錢!不騙你們,每次燙火鍋,魚片下鍋后,過一會影兒都沒得了,等到你想起來剛才丟了魚片在鍋里,用漏勺去撈,結果全成渣渣了。

只要遇到同桌的有人想點魚片,我只能無奈地補充一句:「麻煩來個漏勺」。

如果說折耳根是蔬菜界的黑暗料理王,那沒有哪種腊味能像廣味香腸這樣「毀譽參半」的吧?

成都人們對待廣味香腸的態度,只有兩種:愛的,恨的!當然也許還有由恨生愛的,由避之唯恐不及到狂熱地喜愛,只隔了一次試吃而已!

廣味香腸黨的世界你不懂

廣味香腸沒有川味的辣度那麼厚那麼粗,多是細長細長、肥瘦均勻的,有嚼勁,蘸上油碟,十分可口,一口氣可以下肚好幾根,吃到後頭嘴還有股回甜,安逸得很。

@乖乖:非常喜歡吃廣味香腸,小時候放學到燒烤攤必點。那時候我們把它叫「甜腸」,只要有廣味香腸,就不會要其他的那種地步。

反廣味香腸黨

@吳小妹:我個人始終不懂廣東那邊人是咋個想的,川味香腸才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好嘛。

@王二貓:朋友喜歡吃廣味香腸,而我打死不會點,味道都不想聞,我最是受不了把應該做成鹹的的東西弄成甜味兒,倒甜不鹹的,怪迷怪眼,不喜歡!



薄荷是個好東西,聽說它具有醫用和食用雙重功能,既可以作調味劑,又可作香料,還可配酒、沖茶等。有些口味較重的人尤喜食薄荷,吃火鍋喜歡點上一盤,吃到辣乎乎的火鍋,整點兒薄荷,嘴巴頭一股清風拂過,巴巴適適的。

即使薄荷有千百種好處,卻因有股淡淡的「風油精」味道,讓有些人避之千里。

@嗚嚕:清湯煮完薄荷以後煮什麼都帶著一股淡淡的風油精的味道… 關鍵是薄荷燙一下就能吃…有時候撈不幹凈那一鍋湯就更風油精兌出來的一樣,風油精毛肚、風油精豆腐……

對於薄荷葉的愛和恨,雙方都很堅決和深刻吶。

折耳根

都說折耳根是繼香菜之後又一種極具爭議的食物。有人愛之如蜜糖、有人恨之如砒霜,兩方人互不理解。

在四川,折耳根除了涼拌還被穿到簽簽上,作為了一道火鍋菜丟到咕嚕嚕沸騰的紅油鍋里煮到稀溜耙,蘸滴滴調料,跟涼拌的折耳根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口感,喜歡的人真的就喜歡得不得了!

@xiaoyi:平時熬點稀飯,配上放了豬油小蔥鹽的折耳根也是好吃得不行噠!

@昔又白:看到折耳根,我可以多吃一大碗白飯(而且是只吃白飯哈),像平時的炸土豆,裡面的折耳根我都不得丟!

反折耳根黨坐不住了

@彤 sweet:在重慶上學班裡去農家樂,川渝的同學買了這個涼拌了一大盤,第一次見到的我一筷子夾了好多放進了嘴裡,那個感覺這輩子忘不了,賽過第一次。

@liuzw:最討厭吃的火鍋菜我一定毫不猶豫投給折耳根,怎麼吃都想die,這個屬於四川人的蔬菜,北方人怕!

@遭遇天堂藍:唯獨此物難以下嘴!迷之難聞!嚇死人的味感啊!

@遠在遠方的風比遠方更遠:折耳根這種味澀、腥、苦、甜,口感清脆,又如嚼草根,有種大地的感覺。 以前不愛吃,不知為何就慢慢接受了,只能說愛,真的需要勇氣…

金針菇

金針菇黨的世界你不懂

金針菇從來不是火鍋的主菜,如果你點鴛鴦鍋,紅鍋也好、白鍋也好,不燙上一份金針菇,簡直吃不到火鍋的精髓。

反金針菇黨

金針菇在吸收了火鍋的精華之後,就變成了一絲一縷超有脾氣的金針菇! 即使煮到耙嚕嚕得吃也嚼不爛,又辣又燙還要我整個吞下去。而且卡牙齒、卡牙齒,真的很卡牙齒!



圖據@悅食

肥腸在團長心中,也是一種神奇的食物,我曉得喜歡它的人愛到骨子裡,討厭的人也大抵是恨到骨子了。

個人本身非常討厭肥腸,在外面吃飯,甚至連帶肥腸兩個字的東西我看都不得看,也希望周遭的小夥伴提都不要提起。

每每吃飯旁邊就有人想到肥腸就條件反射性地開始咽口水,看到「肥腸」兩字,腦子裡就滿是噴香的紅燒肥腸、粉蒸肥腸、干煸肥腸、肥腸粉……可能對於他來說,只要不是肥腸刺身,其他的做法都是人間美味吧。

而且不要說是吃火鍋了,啥子都可以往下煮!



吃火鍋我真的不喜歡下無骨鴨掌,那種感覺簡直是敵軍直接扛著炮筒,由鼻腔登堂入室,直搗大腦,難受!嚼都嚼不動一口吞的酸爽我不想再感受。

是的,同樣的口感,有的人會覺得真是爽翻了,而另一些人,一如團長我只想呼喊,真被坑慘了!!難道我是牙口不好?

墨魚仔

火鍋店的墨魚仔基本屬於凍,才端出來,每個都是很大的塊頭,紮實!一隻只晶瑩剔透確實讓人很有食慾。

但凡跳入這一鍋紅湯后,幾乎都失去了自己的大體積,完全跟濃縮了一樣。成了「侏儒兒童」!!貌似要把它個人完全交給火鍋湯底,渣都不留,讓人找都找不到,滴滴大兒,我才懶得撈。

火鍋江湖:

這沸騰的紅鍋,宛若熱鬧的江湖

麻辣清淡,各取所需

這一鍋

包容了個各色各異的人

一頓火鍋

幾乎要吃個天昏地暗

吃一會兒歇一會兒

就像過節

……

管它啥子菜,愛吃不愛吃呢

只要是能在一桌上吃飯的人

才是真正的摯友

我曉得肯定還沒有吐槽完

就等你們來補充了

評論聊起

今日互動

團長一直在盡心儘力為你們送福利

只要你們要

沒有團長給不到

本期福利:「原木西烤魚吧」提供的10份價值200元的雙人套餐。

參與方式:在本文下面留言,說說你與小夥伴有爭議的火鍋菜,並附上自己的走心評論(記得,是走心評論哦)

團長將選出10位真愛粉

送出二人套餐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