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故宮博物院藏四僧書畫展」將於武英殿開展

「故宮博物院藏四僧書畫展」將於武英殿開展

人民網北京5月5日電 「故宮博物院藏四僧書畫展」將於5月6日在武英殿書畫館拉開帷幕,展期近兩個月,至6月28日結束。

「清初四僧」(以下簡稱「四僧」)是指活動於明末清初的弘仁、髡殘、八大山人、石濤四人。他們的書畫以先賢為師,兼容並蓄,既繼承先人的繪畫思想,又主張抒發個性和創造力,在實踐中不斷求真、求變。四人雖藝術風格各異,但基於坎坷多折的生活經歷,他們的書畫作品大多具有強烈、真摯的感情色彩,不但個性鮮明,而且藝術面貌獨特新穎,在極富藝術內涵的同時,也充滿了勃勃生機。他們的藝術特色對清代乃至近現代、當代書畫產生了巨大而深遠的影響,形成了一大批以「四僧」為師的書畫家群體。

本次展覽的展品數量為歷次「四僧」相關主題展覽之首,多達81件套,總計163件。以時代為序,力爭通過豐富的作品展示,將「四僧」最為典型的書畫面貌展示給觀眾,使觀者能夠對「四僧」的書畫藝術獲得較為全面的認識。

整個展覽共分為四個單元,第一單元「疏淡清寂——弘仁」、第二單元「蒼渾幽邈——髡殘」、第三單元「圓融冷逸——八大山人」、第四單元「縱肆清奇——石濤」。為使廣大觀眾更深入地了解「四僧」的書畫藝術,本次展覽在四人的名稱選擇上,以其畫史習稱、最具知名和主要款署名稱為原則,未使用較為冷僻的僧名。

在展廳策劃設計上,本次展覽以「四僧」僧人畫家的背景為基調,在整體色調把控、展廳亮點突出、景觀搭配烘托上均有不小的改變,如布置禪房景觀,突出了「禪」、「雅」與書畫的結合。這些改變突破了故宮博物院舊有的書畫展覽模式,以期為觀眾提供既優雅又貼合古代藝術家精神氣質的參觀氛圍。

在展覽期間,還會配合推出《故宮博物院藏四僧書畫全集》。此套圖錄是首次將故宮藏「四僧」書畫集結出版,輯錄文物數量達到180件套,除展覽文物外,還囊括了故宮博物院藏品中定為真跡,以及個別知名度較大,且老一輩鑒定家有爭議的所有作品,對於定為贗品偽作者,則未予收錄。本套圖錄將作品按時代為序進行編錄,以逢文必錄、逢印必釋為原則,除附錄詳細詩文題跋外,還附有故宮博物院藏「四僧」書畫作品印鑒輯錄,力爭為廣大書畫愛好者提供最為客觀詳實的「四僧藏品」信息。該套圖錄將於2017年6月出版。

本次展覽不單獨售票,憑故宮博物院門票可免費參觀。(姜娟)

重要展品簡介:

1.弘仁《古槎短荻圖軸》

此圖紙本,墨筆。繪香士陳應頎居所,具有寫實意味,簡陋的書舍與陳設襯托出主人品性的孤高,書屋內寂靜無人,內設几案龕燈,屋前兩株古樹相對而立,葉落待盡、寒枝舒展,所以給人以蕭條純凈之感。拾級而下一彎小溪蜿蜒流淌彙集成塘,周圍環繞著高低錯落的岩石,溪水寧靜無瀾猶如主人不逐名利的平淡心境。右邊短荻叢生,清潤可愛,為幽居的高士生活增添了幾許生氣。前景潭環石抱,潭邊的岩石用方折的線條空勾,幾無皴染,為弘仁典型的幾何形體畫法,潭水用大片的留白來表達,不擦一筆。整幅畫墨色枯淡,用筆簡疏,意境淡遠,虛靜、空靈之境油然而生。

2.弘仁《墨梅圖軸》

此圖紙本,墨筆。此幅作品畫枯乾臘梅,構圖奇突而又不流於怪誕,梅幹勁健,瘦枝挺出,梅花主幹從畫面底部傾斜而出,垂直向上延伸,至頂分為兩枝,一枝向左轉折而下,一枝直衝畫頂,落款在畫面下半部的正中間,緊挨主幹,構圖大起大落,如其胸中波瀾起伏,著筆無多,幹上梅花疏落開放,隨意點畫,富有裝飾趣味。畫面其他部分全留白,極蕭索之致,色調冷寒,更顯清高拔俗,自題句「庭空自無影,夢暖雪生香」更為生色。

3.髡殘《禪機畫趣圖軸》

作品以「高遠式」構圖,自山腳起勢,群峰蜿蜒而上,形如蛟龍。山下波渚曲折,溪橋上高士策杖徐行,竹樹掩映的樓閣上,有僧人獨坐,憑几遠眺。山左江面空闊,漁舟往來,山右村舍錯落,雲騰霞蔚。更遠處的主峰突兀於眾山之巔,雲靄繚繞,山間的樓宇似乎傳來陣陣梵鍾。

此圖與髡殘晚年常見的巨幛式、淺絳設色作品面貌略有不同,構圖取法黃公望,多以禿鈍、乾渴的筆觸勾寫、皴染,用筆沉穩。作品既體現了髡殘學習元人的傳統功底,也顯示出他寫實的優長,畫中描繪的山川景物,應該就是牛首山附近實景,反映了髡殘以自然為師,大膽創新的藝匠膽魄,是他繪畫成熟期以筆墨作「詩畫禪」的代表作。此圖作於辛丑為順治十八年(1661),髡殘時年五十歲。時值髡殘遊歷黃山歸來兩年,進入創作旺盛期。

4.髡殘《層岩疊壑圖軸》

作於康熙二年(1663),髡殘時年五十二歲。紙本,設色畫。此圖乃髡殘晚年典型的淺絳山水,取法王蒙,章法嚴謹,層次繁複,皴染多用短而凝練的筆觸,筆致老辣蒼勁,下半幅作為畫作的重心,集中了兩組人物,左側長松綠蕉環繞的茆舍中二翁對晤,庭間有童子洒掃;右側崖壁間凹一岩穴,崖邊松徑煙蘿,下有湍流奔涌,霧氣叆叇,洞中蒲團上端坐一僧,閉關入定。或許,這就是「中有幽人居,傍溪而臨流」的髡殘自我寫照。如果說寄身叢林是信仰,那麼安身幽谷林壑、優遊世外桃源達到「自證自悟」,則是他追求的理想和身心所歸。

此軸曾由近代龐萊臣、李瑞筌、張大千遞藏,經《虛齋名畫錄》著錄並有張大千「大風堂漸江髡殘雪個苦瓜墨緣」等藏印數枚。李瑞筌即大千之書法老師李瑞清之弟,大千不僅在研究、收藏「四僧」畫作方面受到李氏兄弟好尚的影響,他仿製「四僧」繪畫,也曾得到熟諳古畫鑒藏、做舊的李瑞筌的指導。

5. 八大山人貓石花卉圖卷

此圖畫貓、石、蘭花、荷花等,貓卧於石上作欲睡狀,極富意趣。此圖是八大山人的一件精心之作。花草荷葉等用潑墨法,墨色淋漓洒脫,石與貓則以墨筆勾勒,風格簡約,二者在視覺上以疏淡與濃密的對比,形成了空間上的層次感,將圖中各景物緊密的融為一個整體,既空靈又不乏充實之貌。

尤值一提的是,圖中貓卷卧於石上,雙眼眯閉,風格既寫實又充滿生活情趣,以寥寥數筆將午後艷陽下,欲睡之貓的形象刻畫的栩栩如生,也反映出八大山人對於生活的細緻觀察與感悟。此圖作於八大山人七十一歲,是其晚年時期,此時的八大山人生活逐步趨於安定,雖依舊心懷故國,滿腔憂憤,但心境亦漸入平和,對於生活和書畫創作的感悟已經漸脫鋒芒,繪畫風格上則隱現圓潤和清寂,相對於八大山人為世人所熟知的白眼向天,充滿反抗和悲憤的動物造型,此類富含逸趣的動物形象,在他眾多的花鳥畫作品中是極為難得的佳品。

此圖款署:「丙子夏日寫,八大山人。」下鈐「可得神仙」(白文)、「八大山人」(白文)、「鰕?篇軒」(白文),「遙屬」(白文)、」禊堂」(白文)。本幅鑒藏印有「雪齋審定」(朱文)、「文心審定」(朱文)、「寶賢堂」(朱文)、 「暫得於己」(朱文)、「所寶惟賢」(朱文)、「荊門王氏珍藏」(白文)、「蒙泉書屋書畫審定印」(白文)。

丙子為康熙三十五年(1696),八大山人時年七十一歲。

6.八大山人《行書十三札冊》

此冊為八大山人書札十三通合裝而成,皆以行書寫就,因是生活書信,所以書寫則更為放鬆,是八大山人最為自然的行書作品,札中字體大小錯落,結體不拘一格,筆法靈動,與他刻意創作的書法作品中,轉折方圓有度的結字風格,具有較大的區別,行筆縱橫之間,全無拘束,具有很高的藝術研究價值。

札中所言之事紛雜,言語殊奇,札中上款所言之「鹿村先生」、「西翁」、「僧舍方丈」等,皆為方士琯。方士琯,字西城,號鹿村,安徽商人,與八大山人交往密切,系八大山人晚年時期重要的書畫資助人以及代理人,也是八大山人最為重要的友人之一,曾代為八大山人銷售字畫長達十餘年之久。此札冊內容雖多為好友往還、借錢求助、索葯問醫、謝贈事宜,對於研究八大山人的生活交遊,尤其是與方士琯的交遊考訂具有極為重要的史料價值。

札中鈐有鑒藏印「文石審定」(白文)、「李文石所藏金石書畫」(朱文)、「王台」(朱文)等。附頁中有清李葆恂題跋數則。

7.石濤《搜盡奇峰打草稿圖卷》

如果要從眾多石濤畫作中只選一件他的代表作,那麼一定是這件《搜盡奇峰打草稿圖卷》。此畫對於石濤藝術成就而言,堪稱其繪畫的巔峰絕品,對於繪畫史而言,亦具有劃時代的標杆意義。這幅作品是石濤50歲時為友人所畫,此時正值他北游京師之際。此畫的創作既涵蓋了宋元傳統山水之技法,又囊括了畫家遊歷各地山川之精粹,構圖奇絕,氣勢恢宏,酣暢淋漓,極富個性,展現了畫家以「眾法成我法」的藝術境界和筆墨功力,是石濤山水畫的集大成之作。石濤更在卷后題語中,將「搜盡奇峰打草稿」的山水畫創作理論作詳盡闡述,從言辭中可以看出,石濤對當時京城主流畫壇摹古之風已有深刻的認識,也知道自己以「無法之法」作畫被批評為不守規矩的「縱橫習氣」。因此,他在反駁摹古派不識自然真山水的同時,也強調自己學古人是「不舍一法」的,而且自信自己對古人山水創作的理解,高於那些只知盲目摹學某家某派者。

8.石濤《山水人物卷》

此卷為石濤早年的書畫代表作品,是他從23歲到36歲之間陸續畫成的。畫中所繪石戶農、披裘翁、湘中老人、鐵腳道人、雪庵和尚五位,皆古代傳說中的隱居高士,其中前三位屬遠古、中古時代的隱士,而後兩位則是明代的。從石濤在畫上對后兩位隱士的題語看,似別有深意。他在述及鐵腳道人登祝融峰竟飄然而去后,感嘆自己說「猶恨此身不能去」;而雪庵和尚,傳為建文帝時大臣,靖難之役后逃亡至重慶,在大竹縣善慶里觀音寺出家為僧,他引屈原為知已,借楚辭以抒懷,尤為特立獨行。石濤描繪此人,似有同命相憐之感。畫中每段人物畫均配有一段題識,字體或行楷,或隸書,取法鐘王,兼有漢碑,唯獨沒有當時流行的董其昌書風的痕迹,這和他不喜歡董書的記載是一致的。此畫是研究石濤早期思想與藝術的重要資料,卷中人物刻畫傳神,山水古拙奇肆,筆墨紛披,線條洗鍊,已具大師風範。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